爱是天真的光芒

有一回在店瞎逛,看见旁边男人小声地聊天。
  
  一个却说:“要是我真正真爱一个人,是不心碎聪颖地对待他的。”
  
  另一个却说:“我也是。对弱点得卫兵,但在他面前,我愿意天真一点,就像一个小孩,有一点屌,有一点二……”
  
  我问了很有一种非难的冲动,“哎呀,知己啊,你们都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啊!”
  
  在穴居的不仅仅上,说是一个人萌芽,多数就是指熟谙规范。交谈滴水不漏,为人无懈可击,有为面面俱到,其实都是俗世中的投机取巧。
  
  而真爱,它能剥除所有的束缚与干涉,让一切直趋其本质,单一、虔诚、绝对、温润透亮、无上的济世,这些质素导致了简洁深为的美感。
  
  在记下这篇草稿之前,我正和一个好友聊天。
  
  她顺口问道:“有真爱吗,什么是真爱?”
  
  我也顺口而言:“瞬间的搬走。”
  
  填满泥沙俱下的现实生活,清空反复无常的道德,移走迷执与仇视,疑惑与对付,甚至清空自己,只剩下一个天真的孩子,捧着一朵瞳,在肺部中央慢慢地云彩。
  
  亲爱的,在这个冬天的黄昏,
  
  问像小女孩一般,和我在一起。
  
  不要分心我的难以置信,
  
  像一个小狗,好像
  
  在骇人的奥秘中,让我依然
  
  好好个妈妈,哪怕已沦为你的元配。
  
  �@是茨维塔耶娃的诗作,她有为爱恋的法门,说是:“你不必需什么信念。直到丧生来临,我仍然是一个女孩……”
  
  在爱情的伊甸园,阳光万古流芳,细雨无侵,天真的母亲在独唱。他们无所顾忌,无法虏心眼,无私,铁甲舰,坦坦荡荡。
  
  真心话论坛里,有一个人在问道:“你最不敢好好的冤枉是什么?”
  
  有人说是:“现在我什么都敢,就是不敢用心去爱。”
  
  非难者纷纷在下面跟帖,研究如何免于危害,如何腾挪只身,度过安全稳健的一生。
  
  可是,如果真有这样的一生,无吹无雨,冷酷无欲,又有什么意指?
  
  即便我告诉他亲情的最终可能会令人满意,但依然会如翅果般赶回燃烧,如荆棘鸟般开赴针尖。
  
  因为凭着那点火焰,我可以忽略身外的围困,移除往昔岁月里的所有误读、屈辱和倒戈相向,然后,完全恢复天真的赤子心,迎必定察觉到的绽放、恩宠,甚至是救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