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遗忘和怀念之间

我原以为,离开了那个有自述的城市,随着间隔时间的很短,我终有一天能将你消逝。

  可以轻轻地,慢慢地把你放在我心的椅子,珍藏起来。只是无意识是在心里,不管人到哪里,又如何能截断心里的那些思念呢?

  在消失追忆之间,我看看将近一个词可以准确的加以概念。

  窗外已是阳光明媚的四月,热水开始人情,在屋内,帕上天窗,依旧有寒意,一如我的心。经年往复,我在无数的矛盾中无助,伤痛,窜,茁壮……

  每个时期都以为自己是成熟期的,却总在多年后悲时辨认出当时的天真。

  渴望阳光,却害怕被炽伤,于是终日躲于诡异中,肆意自己的只不过无限加长。

  在消失与追忆之间,我考虑消失,却常常追忆。一直摇摆于贞洁与离婚之间,到了这般年纪,听闻人幸福美满,总难免仰慕,但丧父见过的太多出卖与真相,太多的貌合神离,使我每每无可奈何止步。

  方才,初识你那一刻,我便暗暗希冀,能共你一生一世。

  想要留心握有被你宠溺的人生感觉,亦想能陪伴你一辈子。

  从开始到现在,每当想到你,我的悲总会微微地痛楚,那是一种人生抽水的痛,我想要,这就是真爱了吧。真爱其实很直观,你相信是,就是了。

  我总设法将你消逝,可总适得其反。

  一个雨后的清晨,我终于找到,哀伤的根茎已经在我内心某个大多深深扎根,采收,似某种树上豆科植物般缠上我心室的每一个旁边。并不是为了验证我对你的友情有多深才迟迟不肯将你收紧,只是有太多快乐瞬间心里脑海中,让我欲罢不能。

  我原以为,留在那个有回忆起的城市,随着小时的很长,我终有一天能将你消逝。可以轻轻地,慢慢地把你放置情的楼上,珍藏出去。只是无意识是在心里,不管人到哪里,又如何能截断心里的那些孤单呢?

  我明白,我拒不消逝,是因为怕毁掉了你就失掉了甜蜜。

  我只想从此绝情弃爱,立地成魔,只愿意有一天你的仿佛都会慢慢从我的生命中淡去。总在深夜里绻在被窝里问着小美的颂歌,鼻子酸酸的,但任性的不许自己落泪。

  没法爱一个人和强迫自己记得一个人都一定会真爱,我也讲,可知易行难。

  挂念他的时候,帮助让自己宁静,慢慢让星期抚平过去,在快要淡忘的时候却担心,却又像淹死的人奋力希望逃跑最后一根木头般去回想跟他一起的每一个具体。然后又决心让自己平静,日子在这样反复无常中一天天过去。

  就这样,迪斯科于消逝与哀伤之间,我无所适从……

  也许我该做到的只是随意、随心、随缘…… (真爱短文)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