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三个晚上

—————— 第一个晚上———————

        我高中毕业后,回到河南省桐柏县月河林场。这里是革命工农,生活艰苦,但群山起伏,林木松树,美景很美,尤其让我精彩的是,我在此历程了最初的爱恋。
  我爱上的是一个杭州奶奶,她也是号召上山下乡号召带到这儿的。她有一根又粗大又总长的剪去,黒得像乌木,大家都叫她小铁梅。我们统称同一个总队,在一个伙上用餐,一来二去,真爱的果实就在心里播种了。只要看着她,我就想到一切都是快乐的,如果哪一次好像她,我的星空就布满阴云。我从她的笑容里也显现出了她对我的爱意。但我们的交流活动仅限于害羞的眼前,因为不让别人说闲话,我们还有意地回避着。
  爱情是浪漫的,也是痛苦的。从夏天到秋天,我都没有勇气向她爱上。如果我再不介入,很可能会被别人捷足先登。终于有一天,与她擦肩而过时,我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晚上在矿区等你。”
  说道忤,我低着头匆匆走到了,我害怕她拒绝接受,我觉得自己的书上滚烫滚烫的。
  尽管很狼狈,我还是看着她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我的工作是看场部,林中的小屋属于我,不会比这更好的调情区域内了。
  饭后后,我来到小屋,看著天渐渐黑下来。不会星星,林子里漆黑一团,仿佛上面扣着一口硕大无比的锅。这样很好,别人可能会看见她来场部,我也不能忧虑她看到我胆怯的神情。我坐着农舍里准备好着我的众神。继续前进的时光是那么恋人,秋虫在唱歌,气体中弥漫着果实的衍生物,每棵树都真爱得浑身。我想像力着她的一颦一笑,她美丽的大剪去,她都会言语的耳朵,她胸前像绸框上绷紧的衣物……多么幸福啊!
  时间过得太慢了。
  凉气上来时,我想要她这时来不会冷的,我要给她换上大衣。
  我并未怀表,不告诉他一段时间,我就只好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秋虫叫累了,韦勒了声,周围衡得能听见树枝飞舞的歌声。偶有狐子从树林里跑回过,叫喊很较重,但也能听确切。渐渐地,准备好的滋味逆了,不再是浪漫的,而是焦灼和烦躁。我心中想到着种种猜测,找到各种各样的为由为她加害。我确信她不会骗我,她不是那样的人。到了后半夜,我生气了。我不想,如果她这会儿来,我会却说她几句的,或者干脆不能容忍她,看她怎么给我说明。再后来,我就开始数落自己:你只差老几,你也配得不到爱恋?人家近于是看不上你嘛,你别自作多情了吧……就这样在自怨自艾中天亮了。
  她还没来。
—————— 第二个晚上———————亲情篇文章
  第二天在路上遭遇她,我询问她夜里为什么没法去林业。她却说她去了,大树里黑漆漆的,她不告诉我在哪儿,又不敢喊,就回家了。嗨,原来是这么回事,这都怪我,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我却说:“今天晚上再来吧。”她点点头。
  晚上,天还是那么白。我点上抽,一支相接一支地抽,烟头红红的火光在夜里很显眼,很远就能看到。这次一定会再有什么差池了吧。
  我不能抽烟,被香烟呛声了几次后,就不再把香烟往肚里鼓膜了,滴到口中就吐出来,只是维持烟头不败亡罢了。
  山脚下很清幽,许多秋虫演唱,一些小动物时不时地哑出一些小动静,有时让我导致幻觉,以为是她悄然回到了身边。
  我坐下大树稀疏的地方,这样便于她看到我手中小小烟头的灯火。开始我没只想要计算出来小时,我的脸红得很居然,像一头倔强的骑着在里面踢腾,我得让心地平静下来。恨平静下来之后,我已经挑了半包口含,潮气上来了,鞋子变得沉甸甸的。这时我有些惧怕,她不该来的,怎么还没来?为了量度间隔时间,我数自己的跳动,看脉甩多少次能抽完一支香烟,因为我知道一分钟跳动多少次,这样就能大致算出时间过去了多少。由于心中忽然间化作这样或那样的决心,量度似乎中断。一直到天亮我都没人数值清楚。
  她终究没浮现。
—————— 第三个晚上———————爱情篇文章
  白天我又碰到她,质问她夜里为什么没去。她熟着衣角,委屈地说是她去了,看见有人吸烟者,她以为换成了看林人,因为她明白我从来不吸烟。
  我说:“今天晚上我还等你。”她点点头走到了,眼里噙着啼。
  晚上,天还是那么黒。这次我不吸烟了,改为演戏,她都会顺着声响想到过来。
  一唱起歌,我才辨认出我会的曲太寡了,不是忘词,就是跑调,没有一首能唱零碎的。平时我和女生一起唱,滥竽充数还常是,现在自己单独演唱,就作难了。于是我就来个混合音阶,想到哪句唱歌哪句,东一榔头西一棒棰,着腔不着调的。我的嗓音惹得秋虫不高兴,它们想不到有人演唱得这么脱口而出还敢唱,就一阵一阵和我比着唱歌。后来,我把秋虫比下去了,它们不唱出了,只剩我一个人嘶哑着还好还在唱歌。我演唱得口干舌燥,嘴唇过热,还是没把有情人终成眷属唱来。
  天又暗了。
  白天我在路上堵住她,答道她夜里为什么没法去。她说是她去了,传来几个人在演戏,就回家了。我告诉她只有我一个人,她说是她哭着不是一个人的声音。我让她晚上再到场部去,她问道:“我被调至二郎庙中队了,今天就得去该班。”
  二郎庙旅一段距离这儿有五十公里,男朋友谈何容易。从此以后,我们竟然再也没法不知上一面。(真爱文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