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是双刃剑

妳的时候,子墨和华珍这一对闺蜜常常在一起沟通各自的感受。
  
  子墨的男友舒凡,理工科曾当过,他哪儿都好,就是学究气较重,有一点憨憨的好像。他追求子墨的故事情节让人啼笑皆非。那时子墨还在读大三,不愿女朋友,就对舒凡说道:“我妈问道了,念书期间不想谈恋爱。”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子墨就打电话江苏故乡父亲叫来的电话号码:“哎呀,不在乎从哪儿来的一个男伢子,尧在家里,却说如果我不答应你搞对象,他就不走去了。”原来,舒凡听得了子墨的不愿之词语后,当即去南站买票,坐着了一夜的火车上赶回子墨的乡下,费尽周折找出子墨的祖母,劝告她同意子墨谈恋爱。子墨的女儿还能怎么着?只好说道:“儿大可不姐,她的事情我管不了,如果她不愿和你说好,我不干预。”
  
  舒凡风尘仆仆留在北京,行李没顾上放就来找子墨,得意扬扬地说是:“你仔说了,她不管你,现在咱们天天吧!”子墨愣愣地盯着他,想到:这人怎么这么傻呢!或许,就是这股子与众不同的傻劲儿,让子墨想到挺特别的,一来二去,两人竟真的回忆说了恋。
  
  不过,子墨常常被舒凡的学究气弄得哭笑不得。有一次,两个人直奔Farm,子墨发觉了一只小家猫,可是舒凡说什么也不想要买,像理应一样说道了一通豚鼠不会随身携带哪些病原体,被感染的人易于得什么样的疾病,这些疾病不会分别造成了什么祸害……一直问道到子墨捂着耳朵留在杂货店才无可奈何。
  
  在自己的事业上,舒凡也实在得近乎僵化。他所在硕士的年轻一代都纷纷向那些有资历、有希望登记到国家级学术研究的博士生导师靠拢,唯独舒凡跟在很不得志的副教授后面,认真着很热门的研究课题,效劳孤寂和家境贫困。他有他的假说:做学问只能急功近利,如果不想升官发财,那就不要做学问。
  
  子墨有点儿仰慕华珍,华珍的女友齐鹏,无非练达做事飘逸,经营认真得左右逢源风生水起,尤其是有为女人们工夫,用华珍的话却说就是:和齐鹏在一起,他就有本事让你痴不停。
  
  结婚后,子墨和华珍相继怀孕生子,交谈就没那么时常了。两人偶尔聚到一起聊聊,毕竟就是子墨责怪舒凡怎么想尽办法她省心,不明白哄她伤心,华珍也抱怨齐鹏忙得一天到晚不着家。有一次,子墨对舒凡说:“华珍老公都进3家分支机构了,赞同积蓄了不少钱吧?”舒凡挠挠两头说道:“借钱那么多钱财有什么用啊?如果不会你和小孩,我真发愁我的月薪该怎么花完哪。”这话倒是真的,舒凡的工资卡放进子墨那里,自己都不记得密码学,也从来不向子墨拿钱小花,有时候子墨在他背包里抽个几百块,过了一段时间,找到那分钱还放到里面,其实没人摇动。
  
  子墨心里自己,这世上哪有什么完美的女人?舒凡这样的就不俗啦,他从来不所存私房钱,对她的双亲好,没人那么多就其,极其重要的是为人忠厚,让她很有安全感。
  
  有一天子墨打电话华珍的电话号码,说是想要和她交谈谈笑一聊。碰面之后,华珍的第一句就说是:“我真不想和齐鹏过了。”子墨吃了一惊:“怎么了,他有外遇了?”华珍却说,齐鹏没有丈夫,只是她渐渐觉得他那些当初让自己甜蜜的缺点,现在似乎都变成了好处。比如他做生意做得好,随之导致的类药物就是太忙。他都会硬是新娘伤心,过敏反应就是特别招女孩子喜欢,智能手机里三天两头就有小孩子接到微妙电话。华珍说:“和他在一起,就觉得自己一颗心地成天悬着,并未个做事的时候!”
  
  子墨叹了言词,说:“你怎么不想来他的那些好处呢,有钱多,明白和乐你好玩,人也长得不错……”华珍不想了想要,大笑说是:“也是,其实这些我都明白,你说齐鹏要是和舒凡合成一个人该有多好啊!”
  
  两个男人笑出去。
  
  回家的路上,子墨不想:每个陌生人身上都不存在不一两面,这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样,你要一个女孩挣很多买,相对地,他就没人那么多星期来伺候你;你不想让一个男人放很多间隔时间伺候你,他就没有心血去赚取很多钱财;你要一个女人们全然忠厚,那么他在这个社会上也许就不那么吃得开;你要一个女人们知情识趣,那么他的知悉识趣也则会观赏很多别的女孩……关键是,你真正称道的是什么,适合你的又是什么。不要太一味了,你尽情他的好,也要拒绝接受随这种好而来的种种不良影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