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她,就把她宠上天

半年前,碰到了该大学的时代的友人Debbie,恋情中的她出人意料地娇俏明艳。
  
  印象中的Debbie非常朴素,从大学了解她开始,我见她打过两次妆,一次是典礼,另一次是试音。但如今我却注意到,她的脸上挑染变成隐隐艳丽的铜黑,脸上搽的是RMK今年的新颊锦;她改戴了隐形眼镜,开始脱下秀断定体格的及膝人面裙子。
  
  她的改变,光说变美丽是不足以形容的,正确地说是,不该是她开始略带一种柔媚娇态,那是交归属于新娘的幽默感,甚至我敢煽情地问道,当她从你身边走进,你可能会幻觉自己嗅到从她身上飘来的香水味而安慰停下来,即使裹住她的只是刚刚洗完澡的肥皂香。
  
  “Debbie,恭贺你。”我安慰对她问道,“我不想你的陌生人应该很真爱你,让你懂怎么让自己美丽。”同时,我也发自内心地钦佩这个发掘出Debbie暗藏感染力的女人。以前有人说是,爱恋可以纯净女人的美丽,我觉得这句话只对了一半;这句话漏掉的部分是,爱恋的动能让男人希望自己美丽,也促使成她们的美丽。
  
  Debbie痴了:“谢谢你懂得,在这个人身边,我终于真是自己是个新娘。”
  
  “他是个讲意趣的人,也很嫌弃女孩。”Debbie这样告诉我,“他没自行天天陪着我,可是他一定拔一天假期,随身携带我上山洗涤温泉,甚至到溪户外活动。他不会在上班时间兴冲冲地打电话说道我他看到一道绝美的彩虹,小花五分钟知道我那美丽如何感激他,即便我不出身边,也想我仿佛亲见。虽然只是偶尔一次,但他也会因为我内心不好,请半天假在家伺候我听音乐、画画。”她顿了会儿,接着谈到:“我这辈子长三这么大,都不曾被人这样得宠过。”
  
  却说着,她又仿佛想到什么似的,仗娇羞地大笑了一下,那种不过份的任性身姿,连同是新娘的我都不禁觉得一阵酥软:“好好玩,他问道我媚,很都会任性。好怪,从前从没人这样说是我。”
  
  我也疯了。眼前的Debbie真的很媚,有种新娘独有的气质。我突然间了解到,原来,被宠爱的女人才懂体贴,当女人们只被要求独立、坚强的时候,她丧失的,正是体贴的公民权。
  
  我回忆起一个男性朋友们问道,他的男朋友很不易气愤,但是嗔媚的看上去简直是太可爱,让他无论如何都舍得盗她。我蓦地回忆起儿时的大姐姐。于是我也对Debbie却说:“可能会温柔的女人们是美好的,这样很好,你要想到,不要想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