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和最终的理想爱情

我一直不想想到一个理想的女友,结果总是很苦恼。
  
  5岁时,我爱好一个叫四人的女学生,他不单单有两颗虎牙,当他手里有两个红橘的时候,不会把那个大的给我吃到。现在我再碰到他时,他手边有一个5岁的男孩正在叫他老婆。
  
  13岁,我爱慕隔壁两班一个叫阿昆的女生,阿昆长得像三浦友和哥哥,为了见到他我每天绕过去洗手间,一直坚定不移了两年。15年后我们再次邂逅,他长相得像牛,而且也已经出了淘,他看着我就像看白天鹅,我终于并不知道自己当初有多丑了。
  
  16岁,我想到自己真的在爱一个人了,我喜欢上了我们的生物体教师,他瘦瘦的白白的,身上总有莫名的气味,他体育课路过我的身边时,我好像自私地腺着他白衬衣上的口感。他发表意见我,我100%地张口结舌,还似乎特别柔情地看他,他说道,考不上的大学你就傻眼了。结果考上大学我也傻眼了,他结婚了,我寂寞了。
  
  19岁,我正儿八经开始时光的初恋,大一时有个女孩子每天为我占公共图书馆可容纳,留给我卖炒饭不吃,另外,圣诞还送去我才行玫瑰花。我白衣飘飘地坐下他的越野前上演着花样年华。结果呢?就读我们各奔东西。学院的热恋往往是黄粱一梦,并能水到渠成的不多。想了只想,最是动人他晚自习送给的拉面。
  
  23岁,我变得聪慧而风流紧紧,不想告诉他个“四有入团”,就是有型有款有车有房,或者干脆说是就是李泽楷那样的。但那样的人不是给我打算的,于是我降低要求不想改嫁个小富人。后来看了太多富翁任性的情节,我又被迫降低标准,没钱,个子较高长得帅也讫,至少养眼。这样的陌生人相恋了几个,结果长得比我可笑的被我跳了,比我长得很漂亮的擦了我,陌生人女人们均是好色之徒。
  
  25岁,我终于定下恨来想要去找个知冷知热的女孩舍不得,毕竟人间多是柴米夫妻。但这也枉,我遇到一个总是和钱有仇的女孩,他总怕一夜之间港币升值似的,迫不及待地把买兰花出去,用他的话说是,这点钱娶个嫂也够,去趟欧洲剩到那里,回去的银钱就没了着落,还是不吃了喝了吧。这样的人我能嫁吗?当然无法。碰到的第二个男人霸道到让我忧心,我想要他们后裔没准全部都是是簿记,他不才行的东西不买来,清洁用品用完了哭泣拥挤,挤完了还要用捏剪开,天啊!我害怕娶他一条内裤也要脱下10年,所以,还是快闪。
  
  27岁,我完美的女友前提一直在增加着标准化,却仍独守空闺。我仔说道我这人太固执,我问道我这是渴望令人难忘,和偏爱是两回事。
  
  30岁,我的生子必需简单到和5岁时一样,我想有一个像四人的女孩子,如果手里有两只红橘,他可能会把那个大的给我吃,如果我爱吃,他就全都给我,如果我指为剥费事,他就替我脯,如果我直言吃掉费事,他就把它们榨成糖浆。这种陌生人兼具一颗总是爱的情,这就充分了。若得此君,什改何求。
  
  人生就是这样,走去了那么多路,只是在原位分设了个圈。很难和你相守一生的人并不一定是和你尤其轰轰烈烈的爱恋,只有那种平平淡淡的心事才是最真,也是最长久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