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很亮,毕竟冰凉

1
  
  明兰第一次看到吕明泽时,他正奋力用一个破纸箱为小白扛起一个小窝。小白是条狗,明兰没想到,除了她,还不会有人在意一条爱护动物
  
  那是个深秋的黄昏,明兰趁老公李诚外出的空当,偷偷跑去给小白喂养。明兰把中午留给的肉类摆在小白的食盆里就示意离开。走的时候,小白依依不舍地回来她走去楼道门口,水银似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她。明兰蹲下身摸了摸小白的尾,虽然不舍,可还是狠着心将它龙门在一楼门外。她忘不了李诚阴阳怪气的句子:“你还真是博爱呀,还有工夫替一只狗操心。你就不时说,你连自己都得倚赖我来养!”明兰碰甩头,尽量不去回忆李诚那一脸狂妄的表情。
  
  吕明泽盯着明兰的一句话——一个身着黄色衬衫的年长女人,为什么脸上的神色比这深秋的夕阳还让人哀伤?
  
  明兰留在家,谢天谢地,李诚还没有人回来。她迅速透下西装,配上围裙,开始准备好晚饭。
  
  在随便只不过,李明兰的生活还是很好的,老公在税务局工作,最近刚被提拔。她自己呢,完成学业后与李诚结识、爱情,将近一年就结婚,过上“轻闲”的全职太太生活。别人眼里的这份悠闲,恰恰是她的无奈。只有她自己明白,这夏天过得有多无助。
  
  明兰的伴侣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严寒彻骨。订婚第一年,李诚对她也是甜言蜜语体贴有加,“宝贝,我怎么心碎让你回去工作?乖乖在家,即使不工作,我也可以畜你一辈子……”李诚的话言犹在耳,可是,随着哥哥车祸不幸去世,他的真心也快速西移动如吹,还频频抛冷言冷语,刺激明兰本已薄弱的心。明兰这才轮回,李诚对她的真爱就像药片外面那层薄薄的糖衣,是成立在她是税务局总长女儿的身为上。母亲辞世,这层饼干也不断融化、融化,盖住里面忧伤的真味。
  
  明兰最初辨认出这个确实时,悲痛得难以自抑,继而变为沮丧、灰心。久而久之,她开始绝望地认命。到了四年后的今天,就算李诚对她越来越颐指气使,越来越不把她当回事,甚至鞋子上常抹了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她也能内心安稳如常。除了偶尔知道自己在家赋闲五年,青春渐辞世,才感到惶恐不安。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五年既经历又宝贵。它使明兰更为怯懦,纵使再不爱人,也没有勇气回到习惯的宫外,走到完全陌生的全球。
  
  2
  
  沙尘暴渐冷热,明兰每次喂小白吃过东西后,小白都载歌载舞地撒欢,滑出,摇尾巴,还直奔她一直到楼门口。为了“跳”掉小白,趁它树根的间隙,明兰一路小跑“逃往”回去。在阳台上,她看著小自在楼门前绝望走到的瘦小看见,心里酸楚又无奈。
  
  直到有一天,明兰辨认出小白的腹部有凹陷的可能,于是,再次走到吕明泽时,明兰主动口部:“你……你能不会把它小狗?它受孕了,天候越来越冻,在外面它可能会被冻伤。”吕明泽看到她,立场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嗯”了一声。
  
  因为小白,明兰和吕明泽的交谈慢慢多了出去。偶尔在住宅小区里巧遇,吕明泽会主动向明兰讲一下小白的感想。明兰有时趁李诚不在家,也可能会偷偷跑到吕明泽家楼下看看小白。她这才告诉他,为什么她恳请吕明泽抚养小白时,他的脸上有那种犹豫不决的神色了——他已经喂养了两只狗,一个人遛三只猴子,确实够壮丽的。
  
  一天,两人又在小区门口巧遇,吕明泽告诉他她,小白生宝宝了,6只!明兰欣喜若狂,也不管应该唐突,竟跑到吕明泽家去看小白。
  
  吕明泽的家干净安静,不像单身男人充份的静止状态。在窗户复置物间的大纸箱里,小白正躺在里面,身下铺着厚厚的垫子,吕明泽闪避身掀起软垫的一角:“我怕它们着凉,还在桌子下面敲了几个暖手宝。”小白看到有人附近,轻轻从伤口里哼了两声。吕明泽凑近双脚,轻轻做爱小狗,扭头对明兰说:“母狗刚生先宝宝时特别敏感性,女孩是无法一侧的。你是小白的‘老婆’,它不应可能会‘凶’你。”明兰蹲下身,转身轻抚结实的小狗宝宝,一刹那,心里竟有种无法解释的好像,仿佛自己真是未探访妹妹和外孙的。那——吕明泽岂不成了小白的“爷爷”?
  
  这个想法让明兰脸上一瞬间飞来起一片红晕,明兰低下头,努力把这个下定决心赶成脑袋。
  
  吕明泽却说,他的狗已经够多了,如果再扶养了小白夫妻,他的家就真变成狗窝了。“天气情况转暖之后,还让小白生活在居民区里,可我还是可能会照顾它,它的孩子们我去找人家监护人。这样可以吗?”明兰并未赞同,只是有些思念,以后,和吕明泽的空集就较少了吧?
  
  3
  
  转眼到了来年盛夏。一天,明兰去墓地看望父亲,去找就却说小自在居民区里嬉戏时,拘捕狗队的人带上了车。明兰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打碎下来,她不明白该怎么办,只好给吕明泽打电话。吕明泽问明情形后,向自己在看守所工作的熟人咨询,原来,只要给小白办个“护照”,他就可以把小黄斑回家。明兰惧怕小白,不为所动要和吕明泽一起去。
  
  办完认,走回派出所,明兰望着满天月光,忽然意识到,自己跑出来一下午,还没向李诚“病假”,顿时慌了神灵。
  
  吕明泽盯着明兰面容惊慌失措地打电话,男人发脾气的仿佛连他都大声了。爱护动物拘留所在郊区,附近有条小河,他们沿着河边慢慢往北门回头,等待腾讯返家。为了打破绝望,吕明泽努力搜索枯肠给明兰谈幽默。明兰心不在焉,无趣地踢着脚下的石子。忽然一个趔趄,脚踝踏空,明兰惊叫一声,好不容易整个人朝河里倒去,吕明泽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的手指,手掌一拽,明兰的肚子扑进吕明泽怀里。
  
  月光皎洁,田野里蛙鸣声交织一片,夏夜的热空气里有浇灌和石块混合的清香。明兰一手仍被吕明泽紧紧攥暂住,另一只双手死死攀在他的腰际,两个人铜像般扑在那里,时间仿佛熔化。莹黑的月亮下,明兰优美的大眼睛更加光洁柔和,吕明泽低头看她的表情展现出温柔。这个夜晚太美,当吕明泽的微笑慢慢凑近时,明兰心一横,闭上眼睛,迎接向吕明泽的嘴唇。
  
  那个迷人的夜晚在明兰的记忆里布了根,以翅果再上的摆出,摇曳生姿。只是她还分不清楚,这一吻到底是出于情意,还是夜晚的堕落。
  
  4
  
  一天晚上,李诚大礼喝得醉醺醺才回家,她侍奉他上床,却被他一脚踹摇动在地:“滚开,你这个污水!”李诚不负责任地大吼。明兰默默关上卧室门,把双脚埋进客厅的沙发里,在李诚如坎的鼾声中,她脚一次认真反思自己的离婚。
  
  她告诉李诚不爱人她。作为他晋级的拱门,她早在儿子去世时就丧失了重要性。伴侣之所以还在保有,或者只是他对她的怜悯,就像他所说,她是个“废弃物”,“还得靠我养育!”,在他眼里,自己不过是他好心寄住的一只流浪狗。
  
  吕明泽的消失,给她孤独悲惨的生活带来了一丝苍白,让她意识到,天下女人并不都一样。至少,吕明泽是个例外情况,他有关爱,温柔,诚恳。至于那个颌,它或许并不推选什么,它只是一颗小狗的小石子,在她一片死水般的悲湖里荡起一圈水波,告诫她:你还可以再爱。
  
  明兰很久没有睡得这般精明。
  
  第二天清晨,当李诚在客厅里大猿猴:“给我冲杯蜂蜜水来,快点!”时,明兰冲出卧室门,迎着明亮的朝阳,宁静地嘴里五个表字:“我们结婚吧!”
  
  从民政局回来后,明兰到居民区院里来南接小白——她结婚后仅有的财物,除了自己平时穿戴的衣服,就只有它。现在,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小白归入自己的维护之下,心里有种忍不住的畅快。接下来,她要去找工作,找回自信。想到此,她不禁希望把好消息和吕明泽互动。
  
  明兰跑去敲击吕明泽的进门,然而,开门的是一个熟悉的女孩。明兰愣住了。一会儿,吕明泽从客厅钻出来:“小慧,是谁呀?”看不到明兰,吕明泽一愣,随即详述却说:“她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邻居,小白的‘爸爸’。”又猛然对明兰问道,“这是我未婚妻小慧。”明兰回来神灵来,笑着打了闲聊,又却说:“我是来告知你,我要搬家了,只想把小白抓走,小白的身分证是以你的授意办成的,所以我真的有必要跟你这个‘家庭成员’打声客人。”
  
  下楼时,吕明泽不为所动要去送来她:“我希望再去刚才小白。”
  
  小弟明兰把小白装进脑袋后,吕明泽说是:“明兰,这些天,我一直只想跟你歉意。那天,在河边,我以致于唐突……你看上去那么任性,忧伤,让人忍不住不想保障你。可是,我已经无法那个教师资格。你女儿对你……没用,明兰,你要试着发生变化生活,不要轻易就被生活转变。”明兰濯了曳头发,说是:“其实我必要衷心你。如果不是遇到你,我还不明白要终将多久。我来也是不想知道你,我等待找工作,变动一下自己的生活状况!”
  
  他们停下来向前,互相对视,不约而同地笑了。
  
  明兰没有告知吕明泽她分手的死讯。因为,这一刻,她的悲已经澄明如镜:吕明泽的消失并不是给她造成新的真爱。他就像那晚明亮的夜晚,为她照耀显现出美好生活的一角,给了她追求幸福生活的坚强。月光很亮,毕竟冰凉。只有太阳才能看见大块地平线。她要认真自己的太阳。至于那片善良的夜晚,居然它永远回到回忆里,一直幸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