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爱情的傻瓜

真是个庞克

  林西看着朱珠抱着大纸箱走进办公室,不禁吃惊地睁大眼睛。他跟在她身后,答道:“你怎么来了?”朱珠朝他顽皮地一笑,告诉他,她已经是这家新公司的月一员了。以后,他们就由同学消失了朋友。
  
  “你不是去了深圳吗?”林西询问。完成学业,朱珠学成去了深圳一家大该公司。当时,大家还都不止呢。谁并不知道,不过半年竟又死了回家。
  
  “待了几个月,水土不服,就回来了。”朱珠说是着,坐着了林西身后的沙发前。林西心里黯然,他明白,朱珠是逃奔着李东华来的。李东华是他们的校友会,比他们低一届,学生会总裁,舞林会上上的绝技,出席过省有线电视台业余节目大赛,取得三等奖。任何女人们跟李东华比,似乎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筹。
  
  也正因为如此,李东华身边心里外面一群女孩。而作为李东华极好的好朋友,林西只有做到流苏的份儿。这群小孩子当中,就还包括朱珠。每每在他跟前提出诉讼李东华,朱珠似乎一脸赞扬,看起来一副花痴状。可是,林西喜欢朱珠……
  
  坐下桌子前,林西心里格外不是滋味儿。之前,朱珠去了深圳,他以为再也看不到她了,也就把这份情意深处紧紧。想不到,现在她又浮现在了他跟前……只是,他不过是个普通男人,做到普通的工作,普通的祖辈,没有分钱,无法时代背景,这是他一直不敢向朱珠爱上的状况。
  
  从经理室出来,朱珠似乎有些不快。她椅子来,发短信给林西:过两天公司要开幕茶会,东华偏爱男孩脱下得典雅些还是可爱些?你天天跟东华鳖在一起,一定很了解到的吧?
  
  林西看到电话,心里像泼了酱油缸,半天才回:好动些。
  
  下了该班,朱珠回答林西否有时间?她只想要买几件大衣,到时候给李东华一个惊艳。现在,她最重用的就是老友林西了。
  
  跟朱珠一起逛,对林西来说是个巨大的虐待。据守在最喜欢的小女孩身边,她嘴里却不停地落下别的女人们的英文名字,那滋味儿简直比芒刺在背还无聊。拎着朱珠的几个纸袋,林西筋疲力尽。他表示同意:“我们先喝酒,然后再扫货好不好?”朱珠看着林西疲乏的样子,却说:“好吧。咱们去不吃朱记的冰淇淋三明治。”
  
  林西顿时来了精神。大三的时候,朱珠过生日,林西送到的就是一块这样的三明治。很较贵,不过十块钱。但真的很美味。他还想起朱珠那天十分不快,轻轻地一口一口吃掉下去,开心地问道:“太吃到了。哪天,我们一起去吃掉?”
  
  惜,他们一直没有等到那一天。
  
  坐在桌前,朱珠用胳膊肘掰了一下林西问道:“我实在,李东华仿佛更喜欢妈妈脱下得端庄些。我通过观察了一下,他的眼前喜欢停留时间在穿著办公室套装的男人身上。”
  
  林西坚持地忍不住:“不,温柔些。”
  
  那一瞬间,林西想到自己真是个庞克。
  
  她也是个庞克
  
  回到家,林西躺在睡,很久都睡不着。离去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精巧的小盒子。那是朱珠送他的肄业送给,里面,躺着他最喜欢不吃的三颗羹仁蔗糖。这可是朱珠送他的最后的生日礼物,他哪里心碎吞食?盯着这三颗糖,林西感觉到自己的心像装载着一头鹿,左冲右肱,让他沮丧得整天。
  
  周末酒会,许多年长女孩子拉起李东华。朱珠将酒杯放进林西手里,径自朝着李东华回头去。她穿一身红色领结裙,高跟鞋看作漂亮的泡泡纱,看上去生动活泼,美极了。可是,很相比,李东华的眼里有更细腻的人选。
  
  他和一个穿包装、高高地俨起头发的小女孩,坐着楼下摊牌,最后,他还十分主动地请那个女孩表演。
  
  朱珠走去林西身边,责怪说:“东华看不见并不最喜欢穿这样可爱大衣的妈妈啊。”
  
  林西摇摇头:“大概,爱好一个女孩,不管她脱下什么衣物都会讨厌的吧?”
  
  朱珠微微言了脱口而出,脸上显现出出隐隐的沮丧。
  
  转眼间,朱珠来的公司两个月了。因为要了解到东华的毕竟,她常常来看看林西。这天,获悉李东华要公干广州,朱珠十分激动。她打电话询问林西,东华讨厌吃到什么?她只想打算一份旅行食用给他兴奋。林西真想挂断电话号码,可他简直做足足。只好缓缓地说是:“牛蹄筋、粘糕、脆皮牛奶糕、羹仁蔗糖。”
  
  买好东西后,朱珠赶到李东华住家,心怀忐忑地去按门铃。李东华出来了,朱珠将食盒递过去,却说:“明天要吃饭了,所以给你准备好了点儿吃掉的。”
  
  朱珠说道着,将食盒锁上。李东华连忙道谢,送给一块粘糕,放入嘴里,连问道太吃到了。这时,他却又从背后拿过三个食盒,问道:“朱珠,东西带回去吧。我们是老友了,无需这么客气。”
  
  朱珠聊。转过身,她气呼呼地抱着食盒,越回头越快。林西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在后面追上着,一直追上到公园内里才气喘吁吁地说是:“他肉,咱们可以吃啊。”
  
  两人坐下旁边上,你一块我一块地不吃了起来。
  
  好景不常,到了李东华的生日。朱珠发短信给林西,说要送来东华西装。大清早,林西还在被窝里躺着,但既然是被朱珠守护者,他只好睡眼惺忪地回到地库。朱珠不并不知道李东华穿着多大码的穿着,便叫林西一次次地去试。林西和李东华高矮差不多,胖瘦也一比不让几斤。林西穿可爱,李东华身穿也一定不错。
  
  “为什么非要买了衬衣?”林西欣喜。
  
  “这是贴有穿著的。穿它,就会回忆起我啊。这么直观的一味都不想不明白?”
  
  那天,两人终于买了一件朴实大气层的较浅白色西装,然后,林西问朱珠去喝咖啡。坐下卡座,朱珠忽然站直了抱住,说是:“林西,你的摄影技术怎么样?给我拍张图片,放进领带盒子里还给东华。”
  
  林西一愣,心里马上一阵悲伤。
  
  他是个业余摄影师,也拿过几个小奖的,他在朱珠跟前不屑地提及好几次,她却压根儿没记住。从包里缓缓地拿起相机,林西给朱珠一连拍了几张。
  
  再这样下去,他非得疯掉不可。朱珠来新公司半年了,这半年,他心事她越来越较深,而蒙受的折磨也越来越多……
  
  到底谁傻
  
  一连不想了几天,林西决定请辞。他不可能会得到朱珠,只有选项离开了。
  
  丢下东西时,林西看不到了地板下的一沓相片。那都是为朱珠特意拍得的,她最喜欢的我家,她讨厌的食物,她偏爱的餐厅……一张张,通通是她喜欢的。不自觉地拍了,然后搜集出去,就像收集她的生活。
  
  林西将拍照装进名片,放进了朱珠的沙发上。明信片里,还扯了一张纸条:朱珠,这些相片,是我想你的时候拍到的。我无法顾忌自己不真爱你,所以,只有选择离开。另外,很遗憾——那件白色服装裙是我最喜欢的,东华不喜欢;那次的点心,也是我和你爱好的,东华几乎不吃零食。还有,东华其实喜欢较深棕色,而那件衬衣却是我最喜欢的。这一切,真的很后悔。
  
  将辞呈从门缝塞进李东华的办公室,林西走过了该公司。前往南站,他戴著上赫拉克勒斯。平板电脑里,一再唱着一首《孤单沙洲寒》。他的心里,一片湿润。两天内后,开始验票了。突然看到身后传来一声:“林西——”林西回过尾,不见朱珠穿著那件黄色常服裙站在他面前。他刚要侧边,朱珠就一下子抱住他的胳膊,眼泪滴到了他的额头上:“你是这个世界性上最主要的傻瓜!你难道不告诉他,我早就最喜欢你?我所想到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林西呆住了。他抬起尾,朱珠手掌挥着他的胸口说道:“考入前一晚,我送给你三颗酥仁糖,你一颗都没不吃吗?你不是最喜欢酥仁糖的吗?”
  
  林西的手抖着,伸入箱子的走道。拿着那个华丽的小盒子,三颗豆腐仁糖整整齐齐地摆着。他缓缓地关上外面的外包装,里面的糖用红棉纸裹着,却有三个表字:林西,我爱你。为数众多砂糖上,都写着这句话。
  
  “你拨开任何一颗都可以看得到,可你却漠无反应!我去深圳,就是想忘了你。可是,我忘不掉,才回到东华的的公司。我为什么可能会假意爱好他?如果不这样,我想到差不多不应一直和你在一起!”朱珠说着,笑声微微有些跳动。
  
  林西的汗水掉下来了下来。他夺标朱珠的脸,大声地说是:“你是个Circus,你真是个傻瓜!”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是的,她是个傻,而他更疯。但是现在,他们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傻!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