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婚姻里都有一个统治者

老张坐着驾驶座,刚嘀咕了一句,这里到底该往哪边开,气密的老公已经吼起来了:“向左拐,听见没有,向左!”边却说边得心应手手脚上来,给了一个向左的双手。
  
  老公左右不分,恍如一个昏君。但是在底下认真“随便”的,最重要的还是要察明好意,千万别违抗了“诏令”。老张停下来妈妈的姿势,打了一个左拐,半分钟后,导航表明路径正确。妈妈一声不吭,忽然来了一句:“GPS赞许有难题。”
  
  “是是是。”老张随声附和。自从他常务理事跟爸爸在一起绝不背著脑子这斩后,生活比以前幸福多了。
  
  他们的婚姻曾经一度紧张到要分手的以致于。
  
  老张以前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青农夫,跟别人相处没什么难题,但是一回去疑虑就多紧紧,什么都有可能被选为牺牲品。他一开始没法想通,后来才明白,中产阶级就像一块领土,并未一件有事是琐事,每一件事情都是职权的斗争。家里买了沙发,老婆却说随便卖个廉价的吧,真的买了一个回去,又问道:“怎么这么漂亮。”
  
  老张上了好几回当,按女孩请示卖便宜的,每次都能激起一场家庭成员第一次世界大战。原来,他无意中触犯了一个女人的各个领域,有违了一条铁律:家里什么事都该让老婆为伍。
  
  真正的母女相处之道,根本没什么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外层有商有量,心里仅有是支离破碎的伤痛:“该死,居然都不听得我的。”
  
  老张爱好看一部美剧,叫《鬼怪之城东》,里面有个销售员,吼起自己的老公来,那叫一个山摇地动。那才是真正的甜蜜。这种同居,是绝不会再婚的。相反那种看似理性安静的妻子,多半会南北向结婚之路。太压迫自己的内心,太明白对方的体验,如果有一天鬼不了了,挣得的心理都会愈演愈烈,两人不用一拍戏两员外。
  
  老张惊觉着妈妈,从言语小声、神情安静的男孩,变为动不动一声大吼的配偶妇人,心中甚是感激。
  
  经过无数次天崩地裂的吵架,山摇地动的流泪,她终于奠定了自己的统治者重要性,家里全部她说了算。确定这一点后,老张很久没再跟妈妈吵过架。
  
  他终于可以安心认真一个发福的未婚女人,不须再忧虑如果结婚的话,该怎么继续下一步。
  
  不是感性难题,是现实情况。婚姻就是一场暴政,千万别以为里面能只剩什么两个人的自由民主,心仪相互�鄣睦碇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