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鹤群起飞

她在黑暗中热切着凤的声响,那声响问上去好像哈哈大笑,它们是在取笑她吗?

  凌晨时分的草原寒冷刺骨,她不由得勾了凸大雪大衣帽的长短绳索。她疲惫不堪极了,腰、背和手臂脊椎都嫌弃得居然。她把外皮一团的军毯靠在墙外上,背朝干盐湖椅子。远处大桥上一辆汽车的霓虹灯逐渐消失在东方。

  卡尔不对了,她一个人还来这里干什么?是什么使她鬼迷心窍,半夜一点就寝长途跋涉几百英里前往这人烟之地?除了悲伤,她还期盼找寻什么?“我真是老糊涂了,”她自言自语,“都76岁了,还是个傻。”

  她还想起他们第一次来这里看凤的仿佛,那年她正好70岁。

  “我们家伙要半夜三更睡觉,驱车到那个连上帝都忘记了的旁边去看一群鹤?”她问道卡尔。

  “不行去?因为它们是沙丘鹤,老伴儿!几百只,也许几千只!想想吧,它们群聚成群,同时开展双翅飞向夜空,额头又长又正大,就像矛一样,腿部还在空中摆动!不行不去呢?我们都杨家了,还能看上几回?”

  他去看了五次,直到被前列腺癌尽失了生命。五年来,看薮已视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头天傍晚他们心里早早吃完点东西,看先六点钟电视新闻后就做爱。午夜早晨卡尔会忽然从躺在跳起起来,遥控器也不用,他似乎问道:“一个老头儿的输尿管就是他的闹钟。”他准备好咖啡和酒类,悉数放入箱子,然后把她睡着。他心里用他那双茂盛老茧的园林设计矿工的双手折她的痒痒,当她嗔怒着脚踢他时,他就威胁说是自己先前行,不管她了,就这样软硬兼施地把她从躺在叫了出去。

  第六次观鹤之旅还没有到来,他就先走去了一步,把她孤零零地扔给了无穷无尽的凶险孤单和辗转难眠的夜晚。她一次次回忆往事,一次次泪眼涟涟。

  他们开车去威尔克斯时,一路上谁都没人说出。沙漠的冬夜繁星点点,感染力无穷,他们不禁为之陶醉了。

  凌晨时分越过威尔克斯,然后向南驶离干盐湖。高速公路旁的小车位似乎机的,没有人可能会这么关怀鹤,在如此炎热的冬夜长途跋涉几百英里跑到沙漠里来。他们先在车里喝上一杯热咖啡,然后沿着墙外朝干盐湖前行去。一路上他们偶尔看不到远处某个生物发光的双眼,见到野狼唱的世上上最孤单的此曲,还有从干盐湖强光的黄色盐层上飘过来的大作。跨过墙外的一道门,他们前往一棵大牧豆树下坐着好,用毯裹住肌肉,等候鹤群升空。

  她背上包内,拿起军毯,沿着围墙走。她并不知道已经迟到了,因为她大声鹤群中有窥探,很快它们就要冲向谷地中的玉米地了。可是,她每多走去一步难过便似乎多了一分,她的双腿像田间了铅,眼眶里噙满了眼泪。她明白自己走到不到“他们的”那棵牧豆河边了。

  当第一线曙光浮现在东方,鹤群中都会下达不稳定的的沙沙声和鸣叫声。她和卡尔从半梦半醒中清醒过来,
他把毛毯营寨在她的肩头,两人快速离开了牧豆大树,他们的看到在田野上划一条长长的轮廓。

  “它们准备好了,玛吉!它们准备好了!”卡尔拉高歌声问道。

  当第一群鹤欢快着起飞,卡尔可能会高兴得直鸭子,他问道星空不快地问道:“它们空那儿去了,玛吉!看呐,老伴儿,那儿!”

  她却依然看著卡尔,这个80多岁的小老头儿使她记得了在盐碱里茁壮成长的肉叶钩花茎藜榕或是一株墨西哥刺木,除了溃烂所剩无几,春天里飘然上依然挂着几片茉莉并班车几朵猩红色的白花。

  她每年到干盐湖来都不是为了观鹤,而是为了看卡尔,她的欢乐就是亲眼目睹他的快乐。

  卡尔用视场望远镜追随着鹤群的踪迹,她的目光则追随着卡尔。当最后一群鹤消退在星空时,他们也许已经在一英里开外拜为得气喘吁吁了,然后他们手拉手前行回到牧豆树下。

  卡尔都会绽开再会满足地说是:“生命中总有一些有内涵的事情……”

  看著他疲惫不堪的眼神,惊慌失措的步履,她无法忍受地含泪,同时把他的手被绑得更凸了。

  他们倾在牧豆树下,不吃点造成了的食用,静静地等着太阳爬上东边的山峰。当第一缕金光洒向山尖时,她口中喃喃记住圣弗朗西斯的祷告词:“正啊,在黑暗身处的之外,让我看到光明。”

  卡尔则会接着却说:“配啊,在忧愁弥漫的区域内,让我看见欢笑。”

  他们在对方的抱着里熟睡,直到临近中午。然后他们碰见到威尔克斯吃午饭,一路上不快地交流活动着刚才的感官。有一次,一个30多岁的女招待被他们逗乐了,对他们说是:“我真希望我和我那口子老的时候也有这么多可说的……对不起,我指的是在你们这个年纪。”

  卡尔和她互相眨眨眼,对着这位心目中夫人哭了。

  可现在我已经杨家得连路也走不动了,她想,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她又一次在墙外前坐下,低下头企图祷告:“正啊,在厌烦弥漫的大多,让我看不到……”她怎么也忍不住“期望”二表字,在她离开梦乡以前能说出的最后两个同音还是“失望”。

  她哭泣自己在拂晓前横穿黄色的盐碱和紫色的鼠细粟苋带到湖边。当她探下尾去饮水的一刹那,太阳爬上山丘,她身体洒满缕缕金光。一种悲喜交加的心理弥漫了她。

  忽然,她周围浮现了十几只鹤,身形非常大,至少比普通的鸣大三倍,有些是白色的,大一些的是银色的。它们同时抢到歌喉,不是那种常常的鸣叫声,而是她听过的最动人的独奏。“守护者!”她高兴地放声高喊,“天使!”

  当她呼唤它们的名字时,群鹤扑扇着尾巴,一阵流星似的冲进夜空,阳光涂在它们身上,收到绚丽的火焰。它们在天尽头翅尖挨着翅尖排列成一个弧线,然后又扑来到她胸部上方,一起轻拍了一下它们的左翅为她祝福。紧接着,蓝色的、蓝色的鸣握着如矛一样笔直的手臂之后空向太阳。

  阳光温暖着她,天已经大暗。她微微睁开眼,朝干盐湖看过去。她知道自己缺席了观鹤,甚至连一两只散开者也看见了。一束荒漠垂花被吹着落入了她的毛毯上,她想想想慎重,但就是睁不开鼻子,淡淡的困倦善良地围困着她。她知道自己错过了看白鹤,但她并不伤心,还有一段时间,有小时看白鹤,有星期再次看它们在牧豆树下飞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