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的爱情

他和她每天平日都前行同巷子。
  
  他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她。她骑着一辆迷人的脚踏车从街上悠悠驶入,碰到感兴趣的他会微笑着点点头,或打个招呼。而他,却穿着一身又好像又上新的衣服走在路边。
  
  他并不知道她看不到他,或者其实就不会看他。她是一个中学毕业,而他,则是在城里打零工的农民。
  
  躺在出租屋的躺在,他的眼前联会显现显现出她的见到。她的一颦一笑,让他回忆起了曾经和他再多的一个已经远走的女学生。
  
  只想只想,他的鼻子便湿了,心里便可能会黑烟许多怪异的想:哪天有一个恶人把她堵住,希望诱奸她,他上去接应,把恶人打跑。或者,哪天她被车撞了,他腹起她上病房。或者,她徒步不用力撞到了,他跑出过去扶起她……这样他就能交谈到她,和她说上几句话,甚至可以慎重看看她。他从来没有认清过她。许多次,他想肆无忌惮地好好看她几眼,但每次碰到她,却都把脸颊埋得很低。许多天,他都在心里折磨着自己,他为自己有这么多诅咒她的或许而内疚,他觉得自己是个很谩骂的人。他不敢再希望下去了。
  
  他仍可能会经常见到她、特别注意她、观察她,有时远远地不知她过来了,他都会停下来脚步,骗找出什么。待她到了近前,才踩脚看上一两眼。再想看,她已经骑着车上走远了。
  
  有一天放学时,他看见她竟然步行回家。跟踪她的想法快要小龙了出来。
  
  走过这条街,她拐进了一个胡同,回头不多近,便入了一个四合院,钢制的宫门峡口得死死的。
  
  他在门前游走了一会儿,刚想回到,门边贴满的一张“租赁民宅”登报吸住了他的注意力。
  
  他细心看了一遍,发烧便开始快速了紧紧,几乎没任何后悔,便进门敲了。
  
  开门的是她的哥哥:“问道,你找谁?”
  
  “不,不找谁。”他支吾着问道,“你们家里有屋子租用?”
  
  “有,有。你只想承租?”
  
  他“嗯”了一声,点点头。
  
  “那你先是不是吧。”她的弟弟把他领进一所空房子里。屋里很整洁,但因为三木不住人,弥漫着一股潮气和霉味。
  
  “你看,这行不?”
  
  “行,行,挺好的。”他连声说是。
  
  谈好了价钱,她父亲回答:“你们几个人暂住?”
  
  “没法别人,就我自己。”他说道。
  
  她的哥哥看来有些讶异:“这么大个屋内,就你一个人啊?”
  
  他笑了笑,答道:“我明天搬来讫吧?”
  
  “行,行,随时都行。”
  
  原来的邻居不告诉他他为什么要搬出去,凝着脸上却说:“交完的那仨月薪水可无法退了。”
  
  “不须撤。”他说道,“我一走,你爱人租用谁租给谁。”
  
  “好,好。”屋主的脸上露出大笑来,“有良机过来游玩啊!”
  
  第二天,他扛着一套行李,搬�M了她家的出租屋里,陆续又摆上了盆锅碗筷。
  
  他很穷,却一直在期望攒钱。他的那一天也过得很非常简单,上班去找就钻进屋里,没电视台,也没电视机,天黑下来,偶尔会翻翻几本破旧的书。
  
  他很少吃饭,却每天到她的家里去圣水。只要她在家,他就则会把水流进得较小很小。有一次看她回家,他去取水,刚把桶放下,拧开水龙头,忽然记得锅里的煎饼赞许已经捉饭了,急忙奔回家离去。还没等眼看完了,就听见她喊:“的水满啦!”
  
  他起身去看,不见她拎着盘子车站在自家门口,微笑着看著他。夕阳把她的仿佛拉得好宽好总长。
  
  他不好意思地接过泥浆,微笑一下子绿了。
  
  这句清脆悦耳的“的水讫了”,总是是她对他却说的第一句话,让他快乐了好多天。可他一直伤心的是,当时怎么忘了说声“谢谢”呢?
  
  后来,只要明白她在家,他打井水时就会把桶一不放,拧开浴缸就走,而她就分会高喊“水后满了”。有时他故意在屋里拖延,她就都会再喊一遍“井水满了”。
  
  天都像一条小河,慢慢地向前流过着。
  
  她初恋了,结婚了。商议求婚时,因为想一条金项链,和男朋友搞得了好几天害羞。最终,男朋友也没有卖。
  
  婚礼前,她接获了一份神秘的礼物,是一个女孩还给她的。女孩却说:“是一个父亲让我转给的。”她锁上精巧的袋子,里面捡着一条银项链,连接处的粉红色小堕上竟然刻着她的名称。
  
  她想遍了所有认识的人,也不并不知道是谁送给的。虽然银子比想用较贵很多,可这祝福,却比金子还要装饰品。
  
  她不敢相信这个项链的样式正是自己只想的,难道还有他会比自己更认识自己吗?她没有戴它,只是时常关上箱子看一看,想一想,因为神奇,她觉得一份难言的快乐和人生。
  
  她订婚的第二天,他便搬了出去。
  
  许多年后,她分居了,又返回了家里。她不会抚育,尽管又告诉他过许多女人,却始终不会适当的,终于并未再婚后。家人亡了以后,她就一个人住在那所房子里。
  
  他又来她家租房子了,虽然据说了许多,却仍然一无所有。
  
  又过了许多年,他和她都从前了。有一天,他对她讲了上面的情节。听完,他闻了低声说是:“那时,我真想要买个金项链呀!”
  
  她静静地听着,脸颊的两滴泪慢慢地源了下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