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一站公交

初次与他碰面是在62北路公交线路上,聊天中她获悉他在秦路的建筑群该公司想到所设计。
  
  她的的单位离等车的指示牌只有一站北路,但她每日都在站牌下等车上。她说谎假装他,说自己的单位有两站路的半径。
  
  那天她又乘公交车,显示屏时正和他聊天,突然间有人拉起她朝外前行。她抬头,助手一脸抑郁地喊:“到南站了,你怎么还坐下得这么安逸?”没有来得及掩盖,她就被上司挡住了货车。
  
  她再也无法去坐下一站公交的自信了,心地像空了似的。一晃过了十天,她终于安慰,在一个清晨又南站在指示牌下等车。出租车停下的时候,没熟知的微笑和踪迹,靠窗的一段距离换成了一个秃顶的女孩在吞云吐雾!她询问车内宗教建筑公司在哪一站停车,车内冷冷地说:“抬错车了。”
  
  她一直抬了许多南站才动身天神来。出站,跳起上另一辆出租车,她行至建筑物子公司去。在该公司门口,她获得成功尾随了他,没丝毫后悔。等她站定的时候,他微笑着却说:“今后你愿不愿意和我同乘一辆公交?”她疯了,为什么不呢?这将是一段多么快乐的冒险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