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于明白拯救他的是爱情

我们的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一个人:相互影响又彼此转化,以为离得很近却永远只能附近,生命的方向上不断地接合,一个点,又一个点,最终却分道扬镳。
  
  对于宁子健来说,胡琪就是这样一个人。
  
  寂寞的少年时光
  
  第一次认出胡琪,宁子健17岁。因为亲眼了兄长被溺毙的步骤,宁子健罹患了轻微的忧郁症。他总是实在面前的一切都是橙色的:橙色的天,蓝色的大树,白色的的水……他从噩梦中一次次醒来时,痛苦扼住了他的门户,让他呼喊不出有。
  
  双亲小心翼翼地照料着他,他们没责备他,因为是他随身携带哥哥去河边玩水,才出新了差点。现在,他们就他这一个儿子了,可小心的呵护却让他的意识更加压抑。后来,他们背著他去看心理医生,也就是在那里,他认出了胡琪。
  
  她戴着黑框丝袜,很瘦,脸色苍白得连血管壁也可见到,唇抿得很紧很金人。每个星期有一下午的时间,他们都会邂逅——她从未婚夫的诊室出来,他走进医生的诊室。
  
  她轻飘飘地从他面前过去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会轻轻发出声音一下。他通晓这个神情,和他一样,无奈、哀伤、迷茫。他们尤其相同紫色的青春,不管再次发生了什么什么事,他们都能说明了彼此的忧郁。
  
  那天,宁子健从医疗机构出来的时候,看着胡琪站在旁边的店门口,店外里是各种各样的蛋糕。宁子健希望也就让就走到过去了,却说:“我请你吃吧。”他们在台阶上跪了好一会儿,各自拿着甜点,胡琪一直对着甜点发呆,而他则对着她发呆。
  
  他们就那样静静地坐着,阳光在他们身后拖出新两个忧郁吃力的影子。宁子健开始想起儿子被河水崩裂的那个瞬间,泪从他的眼眶里汹涌而出。他从来并未跟未婚夫讲过这些土话,他告诉没有人则会解读他的,直到遭遇胡琪。
  
  他大哭的时候,她忽然握了他的双手。那种灼热感让他震住,他抬眼望着她,正接长住了她极端美丽的眼神。她说道:“你恐怕蛇类吗?我很畏惧蜘蛛,我每晚都在想我的卧室里会一定会有蛙,越是这样不想就越害怕,其实显然就无法蜘蛛。”
  
  宁子健明白她的意为,有时候,一些什么事越畏惧就越难以面对着,只有忽视那些“蛙”,才可能会害怕。这个原理真的很鬼神,每一次宁子同在怕恐慌的时候,都会在心里或许自己,那就是“蜘蛛”。
  
  后来,他们在诊所遇见的时候,都会微微地点点头。有时候,他看完了未婚夫出来,可能会看不到她在门口等着他。他从来不问她要去哪里,就是跟着她,一前一后地回头着。
  
  她好像抽隐密的区域内,阴凉的区域内。即使走了更远,她也不会回头,因为她非常信服他一定会在后面回来。她背著他去的是旧书店或者音像店,又或者只是去看看开得繁茂的小百合。
  
  他们有时什么都不用说,只要她把音箱拉到他舌头里,他就明白那是他喜欢的颂歌。他也不会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递到她的手上,那一定是她所讨厌的序言。
  
  这段人生,是宁子健最安静的时候。
  
  宿命的邂逅
  
  宁子健坚持看艾比足足有一年,直到某一天他去的时候无法碰上胡琪,之后也无法,再也没,因为她不能再来看医生了。宁子健依然是家人所忧虑的女儿,害羞、孤独、悲伤、孤僻。随着年纪的下降,他把痛苦的感受掩盖屋中,对父母亲多了一些安心。他常常不会想起胡琪,记得那个苍白身材矮小的女孩。
  
  大三那年暑假,宁子健有意火车上去内蒙古,然后从那里到外蒙古,最后去俄罗斯。火车上是凌晨时刻班车的,他蜷着身子等在候车中庭,快要见到了胡琪。她穿布料服,带着一个结实的打包。他呆住了,不想高喊没事的时候,低沉哽住了,一种被生死约定的感受林村上心头。
  
  宁子健两站在胡琪的面前时,她愣了愣,大笑了。她的笑容,轻柔地落在了宁子健的心里。他握着手里的排队,不想问她:“你去哪儿?我跟你走。”可是话还没问道出口,旁边就有了另外一个声响,问道宁子健是谁。胡琪淡淡地却说:“好友。”
  
  宁子健只想过他们不会遇见,却无法想要过相遇的时候,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别的男生。他心里具有嫉妒,却把这种感受隐蔽得滴水不漏。他们就看起来辽东郡遇见的老朋友,非常简单谈论着这些年的种种。胡琪没上学院,在家里睡觉了两年后,开始给新闻周刊拍电影一些相片、所写一些文章来赚生活费。
  
  她回答他:“那些‘蛙’还可能会来吓你吗?”她说是,她在印度习了禅修。她却说:“当你只是辨别自己的时候,你就可能会正视你心里那些不为人知的大多。”
  
  为什么会出发绕来绕去地回头?因为他爱情了,女友跟他的好友在一起了。他出了嘲笑。碰到胡琪,他明白了,这些年过去了,他依然还是那个赢弱的少年。
  
  是她,让他只想逃跑的步子退后了下来。
  
  她回到的时候,他仓卒地撕了一张糊,写上了自己的拨号。
  
  她考虑来回他考虑噩梦
  
  胡琪接到来电的时候,已经是那一年的冬天了。她却说,她在大理石,觉得景致挺好,询问他要不要去。他丢下高中课程和正在写的论文,平卧了几件衣物就去了。
  
  他到的时候,她在站相接他。她穿着粉红色的羽绒服,裹着黑色的领带,西风呼呼地吹,她的长发飘了出去,着实美。
  
  他们骑着越野去好去处,她在前面,他在后面,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他回来她,从来不回答她要到哪里。
  
  她说:“宁子健,给你打电话的那天,我看着一面镜子里的自己,突然间就回忆起了你,想要刚才你好不好。”她的笑容,烟波浩渺。他双脚双手来想搂搂她,可到底还是没有勇�狻�
  
  夜里,他们睡在同一张躺在,中间却隔着较远。清心的波涛,利亚得满屋都是。他哭着她浅浅的换气,觉得很美好。
  
  半夜的时候她苏醒过一次,正对上他的眼前。她浅浅地笑了笑,却说:“我跟他在中东晃荡的时候,他了解了一个女记者,想要安稳下来,所以我们分开了。”她已经在外面走到了好些年了,不能长时间地相隔在一个地方,那样她都会沮丧。她的生活就是走动,并不是为了看风景,就是为了走到很远的路口。
  
  没有人了解她这种平衡状态,宁子健却解释,她所有诡异的暴力行为,他都能了解。他们都是带着伤口的人,有所不同的是,他可选择了绝望,而她自由选择了行驶。
  
  他们是如此相似的人,彼此理解对方,但却终将含泪。胡琪可选择去非洲走走,他考虑回来所写论文和进修。家人就他这么一个兄长了,他一定得争气,所以他只能停下来胡琪回头得更少了。
  
  也就是在那次拜访后,他告诉胡琪为什么要去看精神科了,她是个癌症病症,吃不下东西。她在念完初中的时候被高年级的人欺负,她们扬言她吃掉狗屎,从此以后她一吃完东西就拔,再美味的营养都会让她觉得呕吐。
  
  宁子健把肉切开小块,想想见胡琪不吃一点,她不得已吃到了下去,然后奔到洗手间里呕吐,宁子健一下子哭泣了。
  
  他们终于像情侣一样了
  
  宁子健是医师,整天面对着的都是喉咙,他企图从那些伤口中发现究竟,他最喜欢这样一份安静噩梦的工作。
  
  双亲唠叨着他不该告诉他个男朋友了,他的里面就回忆起了胡琪。他们很少直接联系,偶尔他则会收到她寄送的一张名片,上面是她的走遍。他有过一千次一万次的念头想去找她,可每一次都暂缓了,他无法让家人担忧。
  
  再跟胡琪会面,是在医院里。她给他打电话说去找了,以后都不走去了。他已经猜到引发什么事了——因为癌症,她轻微营养不良,得了并发症。这些年她一直在前行,这是在提前结束着自己的生命,他知道这样下去她迟早会病的。
  
  他在医院里看着她时,她瘦了一点儿,是抗生素的作用让她溃烂了。
  
  走过病房,他失声痛哭。他很想和她在一起,从17岁开始,可是他们之间却永远是巧遇,分离出来,偶遇,转化。
  
  他依然回想那些忧郁的夏日光阴,他们默默地走在林村斑驳的街上,一路走到着走去着,却走将近天荒地老。他从来不会对她说过一句最喜欢和真心,但这份情意却像一把锁,紧紧锁着他。
  
  胡琪最后的孤单,他每天都去医院看她。他扶着她睡觉,给她修习报刊,给她烛。她总是暖暖地微笑,总是要记住他的微笑。
  
  有一天,她说道:“不如去看一场电影吧,像约会那样。”看片子时,他们的右手一直紧紧地握着,跟所有的约会一样。
  
  再后来,宁子健去了印度旅行。他上了10天的禅修两班,在黑屋子里,静静地守候着自己的情感。他终于明白,将他从忧郁症里救出出来的,不是医师,而是真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