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爱情有多少人敢于承受

中午,母亲打来一个电邮,只是简单寒暄几句就挂掉了。我答道了一句是谁,哥哥说是,是少年时的一个朋友,只是这人后来有些半傻,行事相左这两项,所以不想与他有太多往来。
  
  我很困惑,缠着儿子把他的不想听完。
  
  那还是上一辈人的大志人生,这青年最喜欢上同一大院的一位新娘,真的哥因缘胞妹却绝不会。可他的这份情却丝毫并未屈服的意即。后来,妈妈可能也是为了逃避麻烦,退伍去了,以为这样天各一方就能窜个清静,谁告诉这青年竟然也托关系跟到了同一个军团,这时候才发掘出人家奶奶已经跟别人择了亲,当年年底就引子了。
  
  可是这青年对相爱的爱慕,一点儿也没有受到成婚的影响,他依然在小姑娘必经的路口等她、看她。有可能妈妈也真的这样下去不是必要,就专门看看了个下午,和他语重心长地讲了客家话,细节不外乎“你是一个如何如何好的人,年龄也不小了”之类的话。最后奶奶丝了中旬,问道是小弟他寻觅了另一个小姑娘,要不俩人见见?
  
  没人察觉到他竟一口答应下来。约会、送礼、择日、成亲,礼遇上一点没含糊不清,一对明日之星就开始苦瓜美美地过自己的夏天了。
  
  如果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也不算什么屈指可数。但是不想的高潮是在七年以后,这青年起初爱慕的那位新娘马上生为了病危,一夜之间死了。更快要的是,当时已经不算身为的他,一获得这消息,当天就要和自己的女儿结婚。
  
  这可是在20世纪80年代。从那天起就已婚一人生活,再没跟其他新娘有过任何关联。
  
  我认定这位后辈的爱情故事挺难忘的,如果能年轻二十岁,返回十五六岁,我应该也则会为了这样一段动人的单恋打动,我想并不知道,这种可称为百分之百的甜蜜,有多少人,我是说成人,敢于负荷。
  
  情窦初开的年纪,爱总是来势汹汹,采取措施大得连我们自己都招架不住。那个时候,我们才懒得顾及爱的付出,只是小心翼翼地回报、回报、再获益,飞蛾扑火般找寻一切机遇表达爱的下定决心。男孩子们开始用五颜六色的马克笔为男生校订教学文稿,而女孩子们则可能会扣下打发和打电脑游戏的分钱,买好大甩的鲜花。
  
  很美,是吧?我也这样相信。但我也不得不认定,这种美丽就样子一只神灯,华丽却不堪一击。不是吗?是不是人的恋人仅仅败给一次教学内容编班?我们,至少是大多数人,都会随着蓬勃发展而靠近那段美丽的青涩时光。
  
  所以,虽然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真正得不到一份百分之百的甜蜜,也没什么可悲哀的。我们只能决定对方或自己,把一颗悲百分之百地放在一个人身上,因为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两个人的爱恋纠葛。
  
  所以我一向拥护“八分的亲情”,遗失两分聪明才智,一分用来爱人自己,还有一分给那些不是最真爱,却也十分最重要的人们。
  
  也许可能会有好比一个人甩出来大骂我俗气。可情况是谁又能一生一世不俗气呢?谁敢却说自己的爱恋里不会丁点儿世俗口感?
  
  年轻时第一次看《东京爱情故事》,十分为难作者为什么执意莉香有个好挚爱,甚至很幸以来愤愤不平。想着流年似水,才真正明白完治的无奈——像莉莲那样“如果完治君想认出我,就算是在睡觉,暗着身子也要跑到完治国主面前的”,这种真爱我希望我也歧义受不了。
  
  莉香的真心太过纯粹,纯粹得像个母亲一样难以出发点儿童世上。
  
  我们都像渴望可以永远不长大,向往保有这种纯粹的亲情,但情况在于,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拒绝接受长大,拒绝接受自己的责任和开销。就比如这个亲兄弟的爱情故事虽然美丽,但他这份无怨无悔的爱人,对于其他人,特别是他的儿子,是不是太不不公?所以,如果心事是一种人格动能,今天的我可能会把它完全放在一个人身上,同样,我也会这样尽快那个爱我的人。
  
  我不愿打破任何关于爱人的灿烂愿意。我只想知道,那种100%的亲情,到底有多少人能担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