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龙套收获的爱情

当我还是个女孩,我问爸爸:“将来我会变为什么样子呢?会漂亮吗?可能会富有吗?”妈妈给了我一个叫嚣问道:“蠢货,你是一个男孩。”剧场里顿时哭出了一团。这个把英文歌词改成开玩笑来讲的男生叫周九师,是附近一所学院的学生,暑假认真聘用时,被一个群头选上,来剧组跑龙套。
  
  周九师的男主角并不引人注目,演过一个小凤姐,大多数的摄影机是走过场,不会结尾,不会图片,甚至可能会被看见正脸,相同牛魔王身边的五百个小妖精之一的感受,但是她每天演活很用心。
  
  大概是被她乐观的意识感激了,她被副导演叫到一边说是:“小周,给你个有剪影,有台词的主角,适时感受一下,一会儿重拍。”周兵团乐呵呵地对副导演千恩万谢,拿过脚本看了看,主角还是一个小婢女,不过这个小凤姐被安排在剧中皇太后的身边言一把大手帕,只要有皇太后的戏,就不会扫到她。然后皇太后遇刺,她被一剑砍死,笑料是“嗯,啊”,然后昏倒而亡。
  
  虽然反派简单,但是实际上映的时候并不那么成功,不是刺伤的跳跃不对,就是对白不对,又或者合演的发挥太少,一个特写镜头重拍了数次。惊觉编剧都要发飙了,周兵团也停下来缓和一起,一个手不惟,手帕倒了下去,正好打碎在了一名侍卫的脸上,分设了一个小三道,鲜血冒出来,侍卫用手一抹,脸上的妆花上了一块。副导演马上把这名脸上挂了彩的侍卫,名列了后面特写镜头洗足足的方位。
  
  这让周旅想到过意不去,画面一拍完,她寻找了那名侍卫送了创可贴致歉。和周八师一样,侍卫大富也是龙套。和周2营只想通过暑假谋生挣钱的想要各有不同,老爷认真群演的旨在,就是再会明星大腕,要是能和他们照片合照,再能见面几句,就更伤心了。
  
  接下来的孤单,他们渐渐熟悉起来。下戏后的两个大多数人一起坐下开出回城,或者坐着门厅上一起吃掉选角的盒饭,然后在配角一次次走过场,直奔彼此的时候则会挤挤红斑或者点点头。再后来他们又一起去了别的片场跑龙套。抗议的年轻人,逃往的侨民,大街上的路人甲,兰桂坊里的仕宦平民百姓,像命中注定的一样,两个人总有帮助经常出现在同一情景里,虽然大多数的时候他们还是一定会被拍下正脸或者见到,但这种暗生的情愫,还是让两个人格外珍惜这能出现在同一维度的机遇。
  
  暑假快要终止的时候,他们的龙套职业也要落幕了。那天的镜头是拍民国时期的大上海,时代背景者艺敲响的时候,镜头里的男男女女开始唱歌跳舞,副导演大骂:“前途的那一对,离得近一点,你们是夫妻,亲近一点。”周八师鼓起勇气躺在了二姐的手臂上,老爷相比一愣,然后使劲手握了左手她的左手,这一切都被编剧收在了画面里。
  
  嗯,这都是很多年前的真的了,而今他们早已成婚,并且有了一个美好的家庭成员。那年的婚宴上,小张把他们曾经一起饰演过的摄影机剪在了一起,一张张放下来,从紫禁城的婢女、侍卫,到民国的外遇情侣,再到现代第一集的学院男生,一幕一幕,恍如隔世。播放的那一瞬,到场的宾客仿佛在看一场新剧,而这片名仿佛可以被被称作“横跨千年的爱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