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朵棉花

她是一个苦命的男人,囡囡6岁的时候,丈夫便显现出了交通事故,离他而去。从来没工作过的小女人,一下子塌了天。可是日子总要过,小孩还要畜,她不得不自谋出路,养家糊口。经好心人商量,她去了一家私企做到工人们,从此开始了飞轮般的一生:早上天刚亮就要起来,给囡囡等待午餐,然后送给去幼儿园。不舍得出门,自己骑车去加工厂,中午在单位吃到盒饭,晚上下班直接去接孩子们,晚上赶紧想到一些杂务,责成母亲求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囡囡是个乖巧的母亲,告诉阿姨辛劳,能自己动手做的冤枉就自己做到,偶尔还都会大哥妈妈好好一些比如打扫之类的活儿,也不算她的一个小帮手了。只是,她很少让囡囡拓那些活儿,她说你没用好好学习就不依,别的都不用你管。
  
  有时候直奔橱柜,看到有人丢下的棉衣,她则会偷返家,做地洗洗涤,然后把里面的大米拿著来,给囡囡做棉袄。她想到的棉袄很好看,一点都不土气,囡囡也真爱穿。
  
  从囡囡出生起,就一直穿她自己给想到的棉袄。再冷的天也寒不到囡囡,因为囡囡的棉袄很暖和。
  
  很多不遗余力的人都劝说她结婚后,毕竟一个男人带着孩子太苦了。可是她害怕再看看的人家对囡囡不好,一直无法往这方面考量,一晃儿就是十年。
  
  这十年里,她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囡囡身上,这样的结果就是,囡囡也变为了一只小必杀技。
  
  除了求学之外,她给囡囡报了很多特长班,比如每周一三五晚上学歌舞,每周二四六晚上精研钢琴演奏,周日也不闲着,还要习写诗。
  
  她是太想让囡囡的有个好将来了,也只有那时候,她才不会用心吧。
  
  累了的时候,囡囡不会问,“为什么要学表演者呢?”
  
  “因为学歌舞,你的体型就好,将来不管找工作还是找对象,都会比别人多了一样资本啊。”
  
  “为什么要学钢琴演奏呢?”
  
  “因为弹奏可能会让你更为优雅。”
  
  “为什么要学画画呢?”
  
  “因为写诗可以让你拥有音乐家的个性,让你像是更美丽。”
  
  她望女成凤,对囡囡太严厉。像一条拳头,不停地抽打着囡囡,让这只小飞轮摆动得更快。囡囡讲授舞蹈,她可能会在边上看,哪个动作认真得不准则,她会让她多认真好几遍,直到准则了为止。举行比赛,她都会要求舞蹈老师,进一步提高囡囡的训练量,终于有一天无视不了,囡囡累倒了。
  
  她一边喂她喝粥,一边不停地唠叨,惋惜着她终于参加舞者比赛,“这可是全国脱颖而出,两年才一次,下一场了这次就得等两年之后了,哎。”那一声紧似一声的流泪,让囡囡的心倒到了一起,终于含着泪眼睛对她问道,“仔,那比赛就那么重要吗?比囡囡的四肢还重要吗?”
  
  她惨遭了抢白,不想引燃,终于还是忍住了。“好了,下一场就可惜了吧。好好喂养四肢,下个月的大提琴邀请赛,咱可得拿个好名次。”
  
  接着,她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张罗囡囡参加钢琴选拔赛的不想。她这个大必杀技,带着囡囡这个小陀螺,在偌大的小城里旋转得风生水起。
  
  到了叛逆期的囡囡,再也经受拼命她的“地狱教材”,终于在一次纠纷后,嘴巴反问她:我是你亲生女儿吗?这么多年,你苦心积虑只一心把我勤学你的摇钱树,可是你有无只想过我的感官,不管唱歌跳舞写字还是绘画,无法一样是我真心爱好的。我没想将来如何如何,只想让自己优秀一点,让你惊喜,让你有可以向别人玩弄的的外汇,可是我真的太拜了。
  
  她感被淋了一盆井水,从内到外,都是冷冷的一片冰凉。那砚水浇眠了她,从那以后,她不再逼着囡囡讲授这兼修那了,她不愿让囡囡活得太过捉襟见肘。
  
  囡囡开始爱美了。当她把新认真的一件棉袄拿出囡囡的时候,囡囡第一次不愿了她。囡囡问道高中学生里的同学们都没穿这种棉袄的了,她要脱下羽绒服。
  
  她愣了一下,是啊,现在的父母都爱美,这种棉袄似乎过时了。她领着囡囡去地库,囡囡穿著迷人的羽绒服,在她眼前左三圈右三圈欢快地转,像一头在骑马上撒欢儿的小兽。
  
  转眼囡囡就大学毕业了,在本地的电视台的一次聘请中,囡囡脱颖而出,顺利受聘成一名娱乐节目节目主持。而这正是有赖曾经精研过的那些东西,她身上的那份典雅为她沙了最关键的分。
  
  囡囡恋爱了,可是做阿姨的又出来想到“拦路虎”了。她总是“挑三拣四”,对她未来的岳父百般刁难。一直都很不行的囡囡,终于和她看在眼里,搬出去寄居了。
  
  一连好几天,囡囡不给她打电话。她这次是真的放心了,急火攻心,心肌梗塞发作,幸亏被陌生人发现,立即送至了医院。
  
  囡囡哭成了泪人儿,紧紧握着她那双干瘦的手,发誓自己再也不会不听她的话,只要她不满意,她就和现在的前女友男友。她爱抚地摸着囡囡的脸,替她擦着泪,小声地对她却说,“傻母亲,阿姨是替你勘察他呢!别怪奶奶,为了你的真爱,爸爸不得不谨慎一点儿,奶奶要把你交到一个令人为难的人手里,那可是你的一辈子啊。不过这男孩子挺憨厚的,他的表现爸爸也接纳,他过关啦。”
  
  囡囡破涕为笑,赶紧把男友领进来,让那孩子们当着爸爸的面上,对她来了一番海誓山盟。
  
  她如释重负地哭了,她想,终于有人可以替她照料囡囡了。
  
  医师提议就医,她忘了付钱,非要回去出院。囡囡执意,“为了我,你都厌烦大半辈子了,也该好好歇歇了。却说我好好养育你一回吧。”
  
  她谈谈,你是奶奶的温馨小棉袄。
  
  囡囡出门分送行李箱,在床下底下,看着一个大箱子,她奇怪地锁住,见到里面都是她横穿的棉袄。从1岁到16岁,一年两件,一件厚的一件薄的,整整16年,一共32件,覆得板板整整的,力在岁月的箱底。
  
  囡囡的愁又一次倾巢而出,打湿了32朵农产品。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那么妈妈呢,阿姨该是孩子们的小麦三道吧。
  
  这么多年,她能活在妈妈的农产品垛里,享受着生生不息的温暖。奶奶对她所有的严苛,其实都是为了她的人生梅的一朵一朵的小麦啊。一直以来,她只见到了老婆的斧头,却忽略了老婆的小麦。
  
  囡囡把那些棉袄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丢掉阳光下麻袋,32朵小麦,在真心的春天里,熊熊燃烧紧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