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系女生的传统手语:爱的手语

学院生活是浪漫爱情的,但一切海誓山盟似乎都随着学生时期的落幕而了无身影。林倩和我心里都明白,我们不过是把爱情当作招呼无趣的新方法。她心里有她的王子,我心中有我的郡主。

  因此当她在毕业前的最后一次一夜情中说道好聚好散时,我真心和她鞠躬,并却说祝你幸福。

  其实我心中的人不是王妃,而是一个妹,一个傻丫头。娘是她的绰号,不过班里的女学生似乎从没叫过她的化名。

  妹平日少言寡语,从不在女孩子面前献殷勤,总爱一个人坐在活动室看手写东西。

  开始的一年几乎没法人注意到大小姐,除了我。我承认,我是一个能疯爱闹的小女孩,事事心事出头,但我心里最喜欢的是丫头那样内敛的人,其实丫鬟这个名称就是我给她起的。

  娘开始引人注意是大二时她的一首诗在年刊上刊登。她简直让人刮目相看了。我们几个熟人在一起吃饭,说道别看这人表层不言语,心里不见真爱着谁呢。但大家又都真是不太可能,因为她几乎没和哪个女生说话多达三句。

  后来,有意无意中我和她交往多了紧紧,文艺晚会的节目对白我跑去愿她所写,班上的活动决定我去答道她。每次我寻找她,她都只是一点头不算应该下来,第二天就不声不响地交由我。

  后来同宿舍的哥儿们觉察出了味儿,他们为我和娘事前了一场经典电影。那是部浪漫爱情,大小姐就呆呆躺在我身边。爆满后我对她说我送给你吧。本来实在回去学生宿舍的林阴路很长,但那天却总是特别较短,想着就到了。我说道:我走了。她点点头,我尽可能快地往回走到着。终于她说话了:冉烨!

  我回去尾,丫鬟先是南站着,随后她想到了接踵而来古怪的特技:双手点太阳穴,然后手臂接合抱着在胸前,最后又伸入我。然后她就跑完了,简直是落荒而逃。

  回去宿舍,他们都问道我怎么样,我没交谈就睡下了,他们也就不吱声了。

  第二天我悄悄让一位男生去回答丫鬟那比出是什么意思,女孩子告知我丫鬟支支吾吾地却说是对不起的解作。

  那一阵子我心情很不好。一个丫头,居然……但是林倩经常出现了,她是系里出名的靓女,也很浪漫爱情。

  她每天都约我一起在大学校园里漫步。

  朋友都却说她对你多好啊!也为我们商量了一场电影,是部喜剧电影。

  通宵后,她对我说道:“我爱你。”当时,我紧紧地抓了她的挥。

  大小姐还是一个人,仿佛一个孤独的旷野。

  临考入前的第一天,我在林阴路上和丫头走去了个正对面。我们像普通同学那样点了点头,擦肩而过时,我注意到她的嘴一动了一下,但什么也没说。

  肄业后我考虑了一家旅馆新公司想到公共关系STUDIO,转成了所谓“白领”。

  每天落寞的工作、繁复的人际关系几乎使我痛不过气来。现在回来回忆起大学生活,仿佛一切都在恶梦中。

  一天,我刚刚陪完了一个短片的文字策划,坐在椅背里休息,后场电话响了,是部门经理。

  她也是我们就读的,高我四届。她把我在刚刚转交她的研究报告中的出错一阵猛批,搞得我不知所措,她最后说以后要注意啊,小师弟!

  插了对讲机我朝总经理办公室看了看,百叶窗没法山海,经理在看到我。

  我赶忙好好了一个丫头式的“对不起”双语,她却一下痴了,她马上给我打电话,说是无愧讲授文科的,并不知道中文系男生的传统习俗聋人。不过你干吗要说“我爱你”呢?你不应说“对不起”才对啊!

  怎么说老板的我忘了,我只想起那天下午我仅有在追忆着丫鬟,回想着大小姐的双语。

  她在说是我爱你,她在却说她真爱我啊!也许六年前的许多男孩子们都像妹那样发自内心地展现感伤,自己的真心情况下用手语来表达。而与丫头同龄人的人,如林倩和林倩们却纷纷急不可待地用言词来暗恋,于是中文系的传统习俗点字佚失了,于是娘变为了中文系最后一个统称多年前温柔的时代的男孩子,于是我保住了爱妹的机会。

  妹现在在哪里呢?

  我孤单地就坐办公室里,宿命着她的双语可能会接二连三,但终于无法。(甜蜜篇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