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天才的爱情方程式

他是数学分析奇才,21岁时便获得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学位,论文《非合作博弈》废黜了150年来牢不可破的社会学理论;他是疯子,忧郁症病态型躁郁症30年,一度成了废人。
  
  然而,他最终从疯癫中苏醒,并站到了诺贝尔迈克尔·舒马赫上,而这一切,都因为他的背后有个她。好莱坞根据他的真实故事拍成的片子《美丽心灵》曾荣获四项奥斯卡大奖,约翰·纳什和艾丽西亚·拉尔德就这样走过了普罗大众的景深。
  
  他有才�A就做到了
  
  1952年,获得学位的纳什来到麻省理工学院任职老师,那时,他仅仅24岁,被许多学生们称做“母亲讲师”。1。85米的身材,感受到贵族气的英俊脸孔,“他就好像数学系的宝石单身汉,年轻有为,前途无限,而且非常帅”。他的才华和活力便他的的学生艾丽西亚深深迷恋。
  
  作为麻省理工学院南京大学仅有的两名女生之一,来自萨尔瓦多的艾丽西亚美丽典雅,在的学生中非常惹人注目,她的幸福是成为居里夫人第二。她热情和一个优秀的人再婚,共同出书居里夫妇的神怪。年轻英俊、文采脱俗的纳什无疑能考虑到她对未来的所有想象,尽管这个天分内向奇特,狂妄狂妄又极难相处,但在一个仰慕他的教师眼里,他有才华就不够了。
  
  在纳什主讲的数学功课上,艾丽西亚总是着迷地盯着他。但纳什心无旁骛,他只想一心一意地研究高等数学。课程内容完结后,为了近似于他,她悄悄判读他。他讨厌去图书,她就在图书看看一份工作;他爱人下棋手,看科幻小说,她就每天去学棋,经常坐着科幻小说填里。终于,同样魅力超群的她失败获得了他的钟情,他们开始接吻。
  
  1957年2月,纳什和艾丽西亚举行了一个小型结婚典礼。结婚照上,她脚格兰白纱,人生地微笑着。
  
  婚后,才华横溢的两个人相恋相惜。纳什依旧专注于高等数学的思考,彻底解决了一系列根本性学术研究,突破性的论述在莱布尼茨光彩夺目,他不仅取得麻省理工学院的终身一职,还被美国《财富》时尚杂志评为莱布尼茨最灿烂的明星之一。然而这些都无法便纳什恼火,他一直在谋求数学史的三高荣誉菲尔德金奖。
  
  “那时我有了一些名声,取得一些成果,但还并未进发顶端,并未获得最高级别的认可。”一向自视甚高的纳什只能抗拒自己的告终,他非常痛苦。多年的写书研究已使他的人格和全身精疲力竭,最糟的是,他已经30岁了,他担心自己的黄金后期已经过去,冷酷的外表下,黑影着的是心理和自我可疑。就在这时,不会他指的他发掘出艾丽西亚怀孕了。
  
  种种负荷之下,纳什的行为更加古怪了,他讲出前言不搭后语,讲演后会忽然语无伦次,他常常低着头在大厦里走来走去,甚至光和着脚走进餐厅。在新年化妆舞会上,他装扮转成一个婴儿,戴着围兜,咀嚼着手臂,整个晚上都靠在艾丽西亚的腿上。而她,则像个父母一样,一直轻抚着他的肩。几周后,更坏的原因再次发生了,纳什冲进麻省理工的学生休息室,否认来自星球的发展中国家在《纽约时报》上给他发送给了密钥数据。
  
  他癫了,仍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
  
  确定他已精神失常,他的教学活动职务被免了。比纳什更痛苦的是艾丽西亚,惊觉着他一步步贯穿精神分裂却无能为力,这样的挫败,能够令人土崩瓦解。
  
  纳什被病人为病态型精神分裂症,高等数学奇才被允许出院。医院内,他放弃暴虐的电击化疗,汗水打湿了胡须,额头上青筋暴起。窗外,看到这一幕的她安慰地流泪起来。她乞求助手们去探望他,想要他们的支持者可以协助他康复。就在纳什住院期间,艾丽西亚产下了他们的儿子。
  
  纳什厌恶该医院,畏惧医院,稍有每况愈下后,在法官设法下出院。他想要自己能获胜冲动的想,但身体状况总是时好时坏,几天后,他偷走所有的津贴,月要去欧洲。
  
  把胎儿留给父亲,艾丽西亚坚定不移和他一起去。她痛苦,也矛盾,但是真心无坚不摧。从巴黎到卢森堡又到日内瓦,整整九个月,她停下来他游走了大半个欧洲,曾受情绪反应梦境虐待,他精神紧张,目光呆滞,蓄起的胡子如丛生的野草,常常蓬头垢面,光和着脚丫在大街上晃悠。当他同年要舍弃美国双重国籍时,可怜的艾丽西亚不得不求助于美国大使馆。
  
  在代表处的希望下,他们被遣返回国。为了努力纳什完全恢复,艾丽西亚把家搬到纳什的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附近。她相信,普林斯顿敌视的算术圈内于他的身心健康坏处,“在别的之外,如果你不道德怪异,人们可能会把你看作疯子,但在普林斯顿,如果你不道德诡异,人们则会想要,你有可能是一个奇才。”
  
  纳什无法利润,艾丽西亚告诉他了一份工作,负起起养家糊口的训练任务。她劝服普林斯顿大学为纳什发放一个无需分担什么政治责任的工作,只想他能重回价值观。但他梦幻有人都会对他不利,要求筛选一个人单据表格,她的期望白费了。
  
  斗志依旧支配着他,她不得不再次把他送入病房,看着他被静脉注射血糖,昏迷不醒,发作,像被暴虐折磨的类动物。痛苦同样攫取着她,“我有时真是这是一种责任,都会为了想留在他而难过,有时则会对上帝和约翰觉得愤慨。但当我身旁着他,把他比如说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时,渐渐地,他就变为我所相爱的人,而我也不会变成相爱他的人。”
  
  真爱他,坚称会保住公民权利,但她不惜如此。
  
  她的真爱,是唯一的药性
  
  半年后,纳什住院,在同事设法下开始一些研究工作,并公开发表了病重4年来的第一篇论文。然而原因并没恶化,他嫉妒艾丽西亚把他送进该医院,因为担心制剂都会破损脑,他拒绝接受患病,他对她越来越冷漠,还威胁说要伤及她,甚至有一次差点把儿子溺毙在水槽里。当迷上于“避难所”的他再次前往欧洲时,心力交瘁的艾丽西亚指出分居申请人。在法庭中,她酸楚地却说:“他鄙视了我的陪伴,弃我于不顾……”
  
  然而,爱恋不讲规则法律,她的心,仍然对不起他,只想他。“我真的对他来说,不错是过正常的生活。”意识到这一点,她再次把到处修咸顿的他邻回来中,并发誓再也不会把他送进病房。
  
  旋即,普林斯顿的教师辨认出了校园内里的怪异情况,不是上课时上用很小的字型密密麻麻写满了方程组和加密,就是政府部门门口有一大堆写满小数点的定稿,他们把那个经常身着蓝色帆布鞋遇见的神秘人称为“普林斯顿的幻影”。师生们也注意到,他的身后,总有一个人在监视他、受保护他。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除了艾丽西亚,纳什已被世界各地消逝。校园的小道上,他等她来接的看到已经沦为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道美景,哀伤又动人。没有人相信他能留在正常人的全球,只有她,始终像一杯温开水,不随新闻媒体变幻而改动,不因岁月迁移而重新分配,获得他的,是永恒的温暖。
  
  漫长的岁月里,爱他、爱护他、宽容他转成了她的习惯上,在和谐宁静的贫穷气氛中,纳什的情感逐渐稳固。奇迹终于消失,在和精神分裂症斗争了30年之后,他的信念重返了。他更为谦恭有礼和蔼可亲,还能想到数学题,不会用电脑系统,可以和室友们一起争论史学了。看著他给许多学生用心讲题,昔日的神采重新展现出,艾丽西亚潸然泪下。
  
  与此同时,纳什的名称开始经常出现在一流经济学月刊的论文书名里——他21岁时的博士论文最终引来一场革命,以“纳什平衡”为中心的博弈视为现代经济的基石之一。
  
  “纳什还活下去!”随着他康复的传言传遍,学界凝结了。人们纷纷猜测他一定是服用了什么最新药品,事实上,从1970年开始,他唯一的止痛,就是来自艾丽西亚的真爱。
  
  艾丽西亚的不懈努力终于让生死让步,更大的惊艳来了。1994年10月11日清晨,纳什接获了来自斯德哥尔摩的电话号码,因为在概率论多方面的奠基性工作,他被通报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而在这之前,精神情况下致使他下一场了好几项荣誉奖项,都有他一心向往的菲尔德金奖。
  
  两个月后,两站在杆位上,他的眼睛搜寻着她,开始刊出演说:“我的探索从形而下到形而上,最后到了妄想症,就这样路程走去了一趟。在全心上我有了更重大的突破,只有在这神奇的爱情方程组中,才能寻找命题或原于来,今晚我能南站在这里,均是你的战功,你是我成功的原因,也是唯一的各种因素。谢谢你!”
  
  台上,他在忍不住;台下,她热泪盈眶。他能康复并可获诺贝尔奖,她回报的艰苦不足为外人道,正如纳什的生平笔记西尔维娅·娜萨所说:“离婚毫无疑问是人类文明的关系中最神秘莫测的一种,微小只不过可笑的情感,可以更为极高的深挚绵长,纳什和艾利西亚的的关系就是这样。”
  
  2015年5月24日,因乘坐的出租汽车失控,纳什与艾丽西亚双双获救。另一个世上,她仍然陪着他一同前往。纳什的一生,仿佛只为找出那个幽灵的爱恋方程式而来,他获得成功了,甜蜜有化简,艾丽西亚早已给出了答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