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是她的红粉佳人

她没想到,与他离异半年后,竟然在汽车站与他不期而遇。他依然是风度翩翩,她依然是楚楚动人,在东站广场上,她看见了他,正吃力地追上着专列,火车上窗口里,映现着一个女孩勇敢的中看。
  
  两杯薄酒,共叙分别后的情话。
  
  她并未结婚,而是一个孤寂的江湖侠客,她想通了,要认真一辈子单身贵族。
  
  女孩是当初他与她恋情的为由,而他的大男子主义与女孩子的个性格格不入,几次相处都争吵不休,甚至有一次竟然大打出手。
  
  “女孩是让心痛的,你改不了这个麻木。”男人嗔怪着。
  
  “如果需要,我可以帮忙你,必要是你要变动自己的无味常常。”她不可一世地发起人烧来,将他所有的官僚主义暴露无遗,说到恨一处,竟然痛骂了紧紧。
  
  男孩子坐火车去了异城,他痛不欲生,心里一心如何才可以让自己的甜蜜转危为安。
  
  由于喝多了茶,他的老毛病有罪了,醒来时,他竟然发现自己在女孩的家中。他不能掩盖内心深处的慌张,而她则中规中矩地收拾饭食,本土化自己的玲珑。
  
  女孩得悉死讯后,竟然打上门来,这是始料未及的什么事。
  
  她大骂女人们卑鄙,辱骂陌生人始乱终弃,天底下所有丢脸的言语她已为抛出。
  
  “这么多年了,你依然修习着她。”女生踩门而去。
  
  她依然不慌不忙,一脸优雅的眼神:“如果在过去,我肯定都会大发雷霆的,现在无所谓了,气大伤身,我没想到亏心事,不怕魔王上门。”
  
  他脱身了再送,风风火火地显现出了她家的四门,找了许多人去问道和此事,但都吃了闭门羹,女孩就是不依不饶。
  
  怎么办?难道就��亲情随风飘散吗?他做了最坏的执意。
  
  每日里毒瘾成性,他的肌肉每况愈下。
  
  当初,那个决绝回到自己的女人,竟然踢开了他的宫外,在他的家中,为他煲粥、熟中药,将他当作了亲友,夜晚早晨,替他尾随点滴。许多人却说他们组合成了,他的家人也送来电话祝贺。
  
  那个男孩子,即已已经哭成了泪人儿,每日里以泪洗面。
  
  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样的情节该落败了,而她则在某个黄昏敲开了女孩的房客,岁月即已已经将她修炼成了真的白素贞,双脚时带吹拂,半个钢架都轰隆作响。
  
  她坐在女孩子面前,对她说:“你如果再高傲,你是给予人生的,他躯体那么差,你仍然如此作践自己和他,如果生命没有了,拿什么谈谈爱恋?
  
  “他如此心事你,每天晚上做梦都叫你的名字,我凭什么有机可乘?
  
  “不是我的,我会只求,你才是她的红粉佳人,我却是是他的前尘往事,且讫且关心吧,扯走一步南路,;还有万丈峭壁。”
  
  那个当初与他决绝分手的女子,竟然以这样的方法继续相爱了他们的爱恋。
  
  “肚量是一个男女成熟的徽章,而在亲情面前,需要占有如此宽厚的女子,更是清净难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