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是心底搁浅的舟

分居那年,她27岁。那段时间她像一朵开花的飘香,在空旷里无助。
  
  她以为这辈子都会再见他的四面,争吵,流泪,像斧头一样刀刃的词汇,一地的刻字,她的悲也碎成了一片片。他显然不碍于她滑落一地的公义和低声下气、委曲求全的劝说,不为所动离她而去。
  
  她像保住树根依靠的桐,瞬间萎地。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浑浑噩噩,一心饮食,有心工作,如霜后的萝卜,病恹恹的。夜里作梦,恶梦到他冷冷地车站在那里盯着她,她张狂地转身去打他、擦他,可偏偏就是够不着。结实的心里,慢慢长成忧,忘他冷漠的样子,叹他全不心怀一年多的夫妻感情。发现自己一枕的清泪和一颗嗵嗵乱跳的恨,她立誓,此生永不见他。
  
  她怎么都只想不明白,他就那样追随着一个看上去哪多方面都不如她的排球而去,论长相、论本科学历、论曾当过,她都是很杰出的。可偏偏那排球,比她老、比她瘦、比她小人,她不甘心。她不明白自己输在哪里,所以死死捉住他不松手。他冷笑,爱不论早年、不论长相、也不论学历,心事就是真心,不会都应,你一辈子都不会懂。
  
  开始不断有好友给她讲解实例,也有单身的男人主动执着她。每一次去邂逅回去,她都会愤怒把火跌落东西,因为她联合会不自觉地把他当作参照物,长得太胖的,想到不会他规整洒脱;长得太瘦的像豆芽菜,真的无法他阳刚健美;谈吐文雅的,真是人家娘娘腔;讲出狂放不拘小节的,真的无法养育;毕业生太低工作欠佳的人,她看不上;毕业生太高工作好的又实在人家怎么会发觉她,毕竟自己离过一次婚嫁,冷漠在她的心中隐隐膨胀。反正和她外遇的女孩,她实在都无法他好,最后把所有的拢依旧都所撰在他身上,千错万错都是他的拢!如果他不跟她离婚,她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处在惊讶的两难境地?
  
  后来,她订婚了。几年后,她的生活里再也没有他的光环。女儿、前妻、工作、家庭成员,厌烦的她心中再也没他的前方,但是那个忧字元却不会轻而易举衰落。
  
  隙丈夫去花园秋千,在街边的自动售货亭给女儿卖矿泉,可投进了硬币,矿泉水却怎么也不肯自动出来。正在左拍拍,右想想,忽然一个歌声问道,让我试试吧?抬起头来,四目邂逅,竟然是他。
  
  他身穿一件大上衣,上衣裤子,已经微微有些发福,将军肚轻微胡广一起,左手拎着一个白色的材质盘子,手指踏了一个小小的人儿,三四岁的看起来,一副在家闲适意志的看起来。
  
  她忽然有些仿佛,这个就是自己当初心事得要死要活、别人都无法他好的女孩吗?这个就是再婚后叹了好几年,忘到夜里作梦都被咬他的女孩吗?
  
  他还是那样,谈起腔调来有些外向自恋的模样,回答她,这几年过得好吗?她点点头,努起儿子的牵问道,叫弟弟吧!他大笑了。两个母亲撑不认生,没有一刻的本事,熟了,跑到一起玩儿。
  
  她对他所有的忧,在那一刻通通冰消云散,还有什么猜忌的呢?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道别过去、关心现在、认清未来的操作过程。因为和他男朋友,所以找出了现在的真爱;也因为和他男朋友,有了现在这样一个魔鬼一般的妹妹,为什么还要恨呢?旧爱是心底触礁的浮啊!
  
  离婚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然转成了熟人,拉筹划不敢卡住,她和他也大度地目送。
  
  看着他身处的中看,她深感前所未有的释然。原来天那么蓝,我家那么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