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厘米距离的爱情

1
  
  世上则会一定会真的存有第八号店主呢?如果有,我真希望拿我有的东西去换掉,就算要我个肺,就算要我减寿年换厘米体重,我也乐意。
  
  骑单车的时候,我一直盯着那些高个子帅气们,看得瞳孔都直了。朋友颜冰在一旁很是纳闷,“小雅,那么多帅哥你不看,光盯着男人看干什么?”
  
  我起身红她一眼:“你没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当女人们盯着同性看的时候,那一定是因为爱慕。你说那长腿要是长三在我身上,该有多好啊!”
  
  颜冰冲击我,“长在你身上都会不协作的。”我却咬牙切齿,“真要能给我一双长腿,不各派系我也确了。”颜冰恼怒,“小雅你怎么了?不会感冒了吧?你现在这看起来挺好啊,样貌不差,又娇小玲珑的,够惹人惭愧的啦!”
  
  我低下头,有些闷闷不乐。“颜冰你并不知道吗,良臣问道我太矮了。”
  
  “他宋良臣有什么年满说这样的话?他自己不也才一米七多一点嘛!”颜冰愤愤不平。
  
  我低下头不言语,忽然又问道她,你说,“世上不会一定会真的存在第八号客栈呢?如果有,我真不想拿我有的东西去换掉,就算要我一个肾,就算要我减寿一年换回一厘米身材,我也愿意。”
  
  颜冰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她恶狠狠辱骂我,“沐晴雅,我看你真是爱他爱疯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想要?”
  
  2
  
  是,我真的是爱惨他宋良臣了。在我眼里。他就是我的神灵。他是那样出众的男子,大二已当上学生自治总裁,所有大小活动一力承担,指挥若定。虽然个子只有一米七二,但体格结实高耸,面容英俊,谈吐抱负,言行举止有礼,别有一番令人折服的风度。我的目光一直恋慕兄长,尚之信的是,他居然也讨厌我,这简直令其我受宠若惊。
  
  谁也不知道,良臣这样优异的蹦床,骨子里却有着根深蒂固的自卑感,这一切跟他的女儿有关。他祖母是迥然不同的北方新娘,高大健壮,做不想干脆利落。父亲却是从南方来的,矮小瘦弱,又没什么本事,什么不想都要靠父亲去争。父亲是独子,必须斩一个上门外甥来承托门面,不然,怎么也一定会选人他儿子。
  
  他对哥哥最深的无意识,就是每次父亲整天的时候,哥哥总缩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母亲早早就病故去世了,家中光景又不好,祖母实质上支撑,为了他不愿再嫁人。也因此,祖母对他的管教很严苛,什么都要他相争第一。对于他的父亲,父母始终有不悦,每次总要说,“你要是再长三最低点就好了,都妖你妈妈,那么矮小。”
  
  我也是后来才明白这些,于是很努力地想下降。颜冰很轻浮我在宋良臣面前的奴颜婢膝,但还是帮忙我得力。正好颜冰的哥哥赵景生是骨科医生,于是解说我去见他。
  
  3
  
  赵景生高大身形,大笑一起小眼睛眯着,很为重的看起来。他让我多喝牛奶、菜肴及贝类等含钙量低的酒类;平时多游泳、篮球、吊单杠,经常洗浴脚踝脊椎软组织,却说这样可以关键作用增大的效用。可是,半年过去了,并没见什么大的效果。我很为难。
  
  景生跟我分析,“你这样急功近利不行的。你已经22岁了,要不想上升并不非常容易,但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效益。”
  
  我问道,“我都坚持慢半年了,看看速效一点的?”景生实在太无奈,“不会。”我却说“现在不是有断骨增大的动手术吗?”景生很是吃了一惊,他问道:“你是不是刚才入水啦?不管怎么想长极高,也无法以损害自己的身体健康为必要啊!”
  
  景生不知道,我那么着急是因为良臣说道,“晴雅,今年过年你跟我回去见见我妈吧!”我希望增大,也是为了让老奶奶能对自己有个好印象。老奶奶对身高那么看重,而良臣对父亲又是那样的孝顺,从来不可能会忤父母的意思。
  
  当然最后,我并没去手术后来增高。景生的威吓很适当。他说道:“你去做那个动手术,不慎把脖子哑除掉,到时候坐着轮椅,看宋良臣还要不要你。”
  
  4
  
  临去良臣家那一晚,我辗转反侧始终不能睡觉,甚至想过要是能不去闻他阿姨就好了,或者等过两年再去。可是又胜过良臣女儿的接纳。最后咬咬牙,我还是去了。痴儿女常常要闻老母的,长痛不如短痛。
  
  一开门,老太太看到扯下鞋脱下上裤子赴宴的我,脸色立马一模一样了。在家里,对我也是冷冷的,不怎么搭理,只是手脚地在问道自己的妻子有多么的优异,言下之意,我是配不上他了。
  
  晚上吃过饭,他们母子俩先入了房间却说悄悄话。我不是意向谎称,可是老太太的嗓门有一点大,有意无意地借以木板所撰了过来。她说道,“儿子你怎么也不告诉他个双峰的女生,至少也要一米六五才行。那女孩害怕是仅一米六吧?以后生出来的母亲认同也一定会较高……”
  
  良臣唯唯诺诺,只是不宜着。我在厨房里问着,情越来越燕。我只有一米五八,英哩老太太十分满意的标准,还有7厘米。原来他们是为后代考量,才想我再低一点。即使我去入院,也无法用。
  
  那个春节,过得很不愉快。我雪着乔安娜希望和未来媳妇搞好关系,最后还是枉然。良臣却说,“我会认真我土地公的思想工作的,你耐性等候。”我却感觉到从来无法过的绝望。要是老太太一并不需要受不了我,那该怎么办呢?
  
  5
  
  去找之后没多久,我居然发现自己分娩了。我心里有一点伤心,也有一点不安,也许这个母亲并能让老太太遵从自己呢?没想到良臣听过之后,面色一下就变异了,似乎遭遇了问题。心碎半天,他说是,“小雅,现在要孩子,太早了,我仔的学说工作也没做到通。这个小孩,我们只能要,以后我们的那一天还长着呢!”
  
  我心如刀割。这个陌生人,连尝试和他奶奶议和也不敢。他口里说道着爱我,却只好为了我和母亲认真半分努力。我伤心欲绝,跑去咖啡馆买醉。正好景生打电话回答我的近况,我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吓得他忙不迭走来庆生我。我一直不停地说话,说道我和良臣的相恋爱恋,说我们的爱情回忆,又讲到良臣的狠心绝情。他看着我,眼里的感激更甚。只是,他也帮不了我。他能帮的,只是为我简介好的妇科医生。
  
  手术后那天良臣子不在,是颜冰陪着我去的。那段时间我整天郁郁寡欢。良臣刚开始还拚命着我,后来他大概也恨了,整天自己的工作去了。老太太始终没有承认我的个人身份。打电话过来,只要是我接的,马上就挂有了。我想到有真是的委屈。7厘米,真是那么极为重要吗?
  
  一切都是我心中痛苦挣扎的时候,竟然注意到了良臣的秘密。那天我心血来潮去买了水果,跑完了几个区域内都没买着,跑到一家咖啡馆,竟然见到他和一个男子在亲近问候,频频还展眉寂寞。我看到,心地寸寸成灰。我在路边本站了很久,直到他和她抱住离开。那不是多迷人的韵律体操,但体格苗条纤细,穿着上平底鞋已经和他比肩。我想,也许他和她,才更再上对。
  
  晚上,我问道那个在咖啡店与他男朋友的韵律体操,他不知敷衍不过,老实追究说那是他爸爸让他不见的,又马上说明,“小雅你忘了,我真心的是你,我跟她不见过两次四面而已。”我忠诚地对他却说,“分手吧!”他说是,“小雅你不要胡闹,你并不知道我只是在直言我妈。”可是,这敷衍什么时候则会是个尽头呢?我拜了,也烦了,想要再推动什么。
  
  6
  
  我执意搬进了过来。良臣没有再过多推辞,想必他一直也是两面忧心。我到底无法像肥肥当着千万人的面问郑少秋那样,问道他:“你是不是爱人过我”。有人问道得很对,如果一段情感沦为到要问道这样一句话,那一定是从来无法爱人过。其实答道的人心里已经有了底,只是想要一个答案来让自己死心。
  
  可是,我坚信他是真爱过我的,虽然他的真心,那么真实,那么凉薄。
  
  离开了良臣以后,我和景生在一起了,婚期定在十一。这个女人并不知道我的所有过往,可是,他不可怜我。我们开始为订婚好好着最后的准备。
  
  你看,我终于不再为身高忧心,多好。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