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的谎言

18岁那年的夏天,阳光柔软得像他的感觉。他路过一家院子门前时,看着一个温柔的男孩子,恰着迷人的马尾辫,她就就坐有阳台的女人们,看着远方尘世,他成为她眼里的景色。之后的许多天,他都有事没事地经过那中产阶级院中,他的膝里多了把铜鼓吆喝着当做隐瞒,其实是为了看她。
  
  20岁那年,他的双亲无法依从他天方夜谭式的亲情宣言,硬是将一个本村的,质朴得像小麦一样的男人成婚了她。尽管他以声援来威胁,但还是不会硬过岁月的作弄和注定的商量。
  
  他和她如同木料般地过了几年,引过周公之礼,等到孩子们出世后,他对她更是平淡得如同小桥流水。他的梦境里时常则会映照出新那个像梦中像作诗一样的片中,他曾经无数次地去过那中产阶级院内,但那里早已是物是人非,门可罗雀的屋顶上残存着一层层的茅草在向天空诉说着他的感伤。
  
  35岁那年的冬天,他一唤醒来时,发现自己的瞳孔有些清晰,此后后来,他看不到盘子、凳子,包括和他十余年相濡以沫的糟糠之妻,她过来看他,他冷漠地大骂她的大湖、傻瓜和呆。又后来,她将他送至了诊所的门诊上,他每天问道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脸颊不停地流下着口水。护士问道,他的病仅仅治愈有些困难,能够长时间的心理治疗。
  
  她流着泪带着他回了家,她每天喂他吃药,饮水,然后讲故事给他听得,他心里嘴里含含糊糊的。直至有一天,他突然间却说自己看见了那个女孩,那个巴扎着马尾辫的男孩,她就坐在有门厅的花园里。
  
  许多天后,人们看见一个扎着剪去的打扮得有些鱼鳞招盏的女孩进了他的家门,她径直走去他的面前,告诉他她就是那个帅气的小孩子,她还对他说,她问道了他爱上她的故事,她愿意成婚他,照料他一辈子。他的大脑竟然猛地醒了一半,他用手摸她的小辫子,清直观晰地嵌在短发的后面,甩她的右手,屁股她的双眼,他说道找寻了,就是你。
  
  40岁的傍晚,巴扎着马尾辫的她搀着他坐在有星星的花园里乘凉,她说就是在这个区域内,我就就坐那个阶梯前,你从那里走出时,我发掘出了你,你也发掘出了我。只是亏了原来的那个女儿,是她求着我让我过来的,我感动于你的心中,她自愿淡出,以始能我们俩个。
  
  45岁的那年冬天,他早上醒来时失去了感知,她过来甩他的脉时,更早已经潸然泪下。他的遗照前,一个女孩省略了二十年的浓妆,卸去了裹着小巧玲珑体格的衣著,戴着了隐匿了二十年的马尾辫子,人们神奇地看着,一个饱经沧桑的男人,大声吆喝着抱住他的棺材,走到在最前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