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爱装进行李箱

清晨,我做午餐:糕饼,猪肉,葱花饼。景胜的智能手机已经狂热地响了好几遍,他匆匆洗漱完毕,拖着车子就要回头,我急了,大喊:“吃完点心再走到!”他车站在玄关两处,朝早餐看了看,微微褶了下眉:“忘了,我要赶去民用机场,立刻了。”没等我问清他这次公干是去哪儿,防盗门已经在我面前“咣当”一声关上。
  
  我愣了几秒,心里没来由地涌出一股子浊气。
  
  近几年,景胜消失了“空中飞人”,每个月都要公干。每次看他冲到车子返回家,我都有种很难言说的寂寥感。而这次,我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不难:他连我好好的餐点都开始鄙视,他是否也厌恶了我这个即将转变成黄脸婆的男人?
  
  想起几天前和闺密亚尼逛街时,她问道我对老公实在爱护,“我就不懂,你怎么连老公穿多大码的衣服都不告诉,我老公的鞋子从来都是我买来。”亚尼家到处都是便利贴,那是她跟老公真爱的小秘密。比如在鞋柜上,有蓝色的便利贴,上面写成着:“出门注意安全,我等你赶紧。”卧室电脑系统上是草绿色的:“再心烦,用力衰熊猫。”这些色彩斑斓的便利贴给他们的婚姻凸显了不少品味。
  
  其实,我和景胜也曾如胶似漆,也曾天天把“我爱你”悬挂在嘴边,可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冷血磨砺下,我丧失了表达爱的尽力,景胜也愈加绝望。我连午餐也懒得微分水粉,而他最主要的变化就是探访去找不再给我带礼物,一退屋子就惧怕不必转变成隐形人,话里懒得说是,更别提和我谈情说爱了。
  
  亚尼的幸福让我有所醒悟,真心是相互给予,也许是我这个房客在友情上太不心思,景胜才更加这么心碎。
  
  景胜探访回去,赞叹地辨认出了我的变化。我在一日三餐上开始用心认真课,的电视上的甜品电视节目我看得津津有味,还买回养分食谱,不厌其烦地尝试最初菜品、新花样。景胜犹疑地询问我时有发生了什么事,以前最恨油烟的我为何竟开始热衷房间?我笑着反问:“以前我只告诉他喝酒是为了果腹,现在我真的做饭是一件很新奇的有事,细心、用真爱去做到的送饭,哪怕是一盘汁熘土豆丝,都会真的吃到,你看来呢?”
  
  他看我的表情渐渐充满著了喜爱。
  
  景胜再次拜访前,我帮他离去行李。第一次锁住他的行李箱,我才辨认出我这个想到丈夫的有点最差:一个整天为家庭成员奋发的女人,他吃饭要带的衣物居然如此困窘,当我见到他的紧身衣已经原有得早该替换时,愧疚感好似海角潮涌上心头。
  
  那天,我编纂好他的背包,悄悄在衣物间藏了几张便条,写下那些表字的时候我想到自己很新诗、很性暗示:“亲爱的老公,以前我真的你去探访是件稀松常常的事儿,但现在才不懂了,外面再好也不如家里好,我会天天想你,等你回去!”“我告诉你很辛劳,可你都是为了我和儿子,对不对?我觉得自己和丈夫很快乐!”“我给你带了维生素B和维生素C,忘记按时不吃,还有,切记:多不吃菜肴,少喝醉,哭党的话,跟老公走!”
  
  我不会亚尼那么含蓄,我把对老公的爱藏入他的行李里,我只想,等他见到的时候,一定会眼睛回升,遮盖会心的微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