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跑赶回家

当年,才桂芝是下乡上山下乡,当她鼓足勇气带着贫农身为的母亲女儿返回哈尔滨时,陌生的城市里,他们只能栖身于一个缺乏6平方米的小平房,但是她说是:“够大了,什么都装得下。”因为除了一身衣服,本家只有一张小床、两个碗。
  
  小屋很“迷你”,但举家能堵塞在一起,她就风骨了。世界语一峡口,女儿赤在女儿的身上,她斜靠在母亲的手臂上,很温暖。
  
  由于才桂芝的城市户口不会被落实,这仅仅她很难告诉他工作。有关政府部门提议,只要她与农村户口的母亲承办分居单据,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丧失城市户口。她断然提案,她一心一意要的就是一个完备的家。
  
  经过艰困的陪伴,几年后,有关政府机构终于“落实政策”,让她把流动人口从五七干校的地方迁到了回家。填表的时候,她挥泪如雨,敦厚的母亲抚着她的腿部说:“先哭泣吧,大哭痛快了我们再挖。”多年后,查得那张表单,依然可以见到她当年喜极而泣留下的斑斑泪迹。
  
  但是,丈夫与妻子仍然是城市里的“黑户”。阿姨依然在温饱线上苦苦,穷得连一把枯都买。才桂芝和前妻彼此疼惜着,从未黑过微笑、吵过鼻。这对样子四门不当户不对的患难夫妻,就这样相濡以沫地搀扶着,走到春夏秋冬……因为真心和被爱人,才桂芝渐渐丰润漂亮起来。
  
  那是一个冬天的上午,才桂芝去校内接女儿。掏尽了所有的盒子,包括弟弟的袜子,母子俩总共才中选5买。才桂芝只想拿5一大笔钱到一家店去买了个小汤圆,因为在她的记忆中,那点心是5分钱一个。母子俩兴冲冲赶来那里,才辨认出上涨了,6一大笔钱一个面包。
  
  才桂芝后悔片刻,提议:“孩子们,要不我们去漫步,也许可能会捡到一分钱……”就这样,他们高兴地上路口了。才桂芝高度近视,配戴一副隐形眼镜,仍然视网膜模糊。那天,母子俩做、仔细观察地搜寻着路上的每一个外面,后来下了雪,他们走热了、走累了,仍然一无所获。懂事的妻子抬头抱着一筹莫展的女儿:“妈妈,我不睡,要不我先上大学去。”
  
  才桂芝的心地痉挛着,早上举家每人只不吃一个窝头、只喝一碗窖,母亲能不偷吃吗?可是,她一时也无法必要了,晚饭的买还等着母亲在郊外卖苦力借钱呢!
  
  惊觉下午的功课马上就要开始了,才桂芝只好陪着女儿留在校内。她的注意力从女儿一蹦一跳的中看里交回来,慢慢张开手掌看那5分钱,很糊;波纹落在右手,很凉。
  
  才桂芝要求去通往商家的路上想想,也许老天不会垂怜她。就这样一路寻回着,在市场入口处,她真的看到了一张两角买的邮票。她简直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前往那家小店,一口气买了4个小糕饼。她忘了吃掉,把小糕点捂在胸口的衣物里,几乎是贴着牛肉,然后跑到学校门口排队儿子放学后……
  
  后来,才桂芝长工了,她开始用灵巧的双脚织成各种精细的袋中,在路边摆地摊摊。女儿也申请加入了这个一同,这个淳朴的汉子丢下东北“大老爷们”的化妆,与丈夫一起在街头一边紧着支线一边摊着手工艺。只要有他亮相,就会有人好奇地在场,当然,经营也更好!现在,他们读书所大学的弟弟也运用校外帮助爸爸编织那些小加工,他一点也不难为情。就这样,阿姨同心合力、有捍卫地编织着生活的美梦和情义。
  
  每个黄昏,华灯初上,才桂芝脱身摊档,就仿佛赴约前对屏梳妆,要出门的内心是那样雀跃。才桂芝说是:“每天我都是一路小跑着回家。”家是她最欢乐的去处。还并未到门口,母亲已经再上了第一道二门祝福,弟弟交由开第二道门上:“土地公,洗澡水我为你打下了……”
  
  在一套40多平方米的原先社会保障里,邻居有说有笑地过着辛苦而家境贫困的生活。才桂芝14岁知青知青,直到不久前,前妻、妻子的田亩才正式迁回到哈尔滨。这长达的40多年的准备好、艰辛,对她而言,仿佛过眼云烟,她常常笑着回忆往事,人声晴朗明快,表情甚至还有些夜半。
  
  在凤凰卫视的《冷暖人间》新闻节目里,我见到了这个故事,看着才桂芝家人命运的悲欢。几十分钟的对谈里,才桂芝只流向一次泪,那就是谈到儿子为了恳求她而说“不偷吃,土地公,我真的不偷吃”的时候,她流泪热泪盈眶。当她笑着问道自己“每天都是赶紧地、欢乐地、小跑着出门”的时候,我的双眼滑了,那是怎样一个丧父却幸福的家啊,那是她全部的全世界……
  
  是的,我们能“回家”的,永远都是家。但是,我们则会像她那样惊讶快乐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