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爱情只是个伪命题

1
  
  陌陌是在27岁那年春天跟席少熟人的。他们在一个旅游群里初识,彼此怦然心动。
  
  席远问道:“有机会去你的城市走走,要尽地主之谊哦。”
  
  陌陌满口答应。
  
  可是怎样才算“有希望”呢?谁并未自己的开发计划?倒是陌陌,几次去席近所在的城市巧遇,来去匆忙,总在回程的的机场才记得告诉他,她来过,可是已经要走去了。席远也好像发一个笑容,问道:“必先,不会有希望的。”
  
  直到夏天快要终止,他因为一个项目,要在与陌陌毗连的城市造访很长星期,两个城市之间只有一个多天内的车程,席远对陌陌疯:“这次,我是真要去了。”
  
  那天上午,陌陌真就去了设站,她要为自己想到一份温暖的亲情。靠在售票厅的墙壁上等席近,心中尤其不快,又夹杂着惶恐。好在还更早,陌陌有一段时间让自己的心里慨叹下来。车到两站,人群从站口喷出,他们才成功地见到对方,席远把一身浅黄色的粗布外套穿出淡淡的悲伤,而陌陌,一恐麻质藏青短裙衬上织物双色外套,与席已远站在一起,看似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就像无数次整体规划好的那样,陌陌带席远去了极小众的一个景点。他们说一些客家话,心有灵犀。后来两人步入一条交错逶迤的山路,午后的小鸟实在兴旺,偶尔几声,清越含蓄的格调却让感生欢。奈何杂草丛生丛生,温暖和衡,在斑驳的动感里默默,不诉八字,不言离殇。是时,跫发音不抖,青石路悠长。
  
  席远握了陌陌的左手。
  
  2
  
  陌陌有女友,这一点,席远是告诉的。
  
  陌陌的女朋友叫许江泽,高中同学,相处已经十年。的大学时,两人一同考至陌陌如今工作的城市,毕业那年,许江泽不让去了北京读研,倒是后来,许江泽发展勉强,占有了自己的公司。这些年来,两人吵吵闹闹离异,为了在一起,刚刚的夏天都做出牺牲:陌陌必先把显然的工作够年底请辞北上,而许江泽,则把当初已经翻新好的婚房卖掉,再次选在陌陌喜欢的街区,又是陌陌喜欢的套房,正按陌陌的嗜好翻新。
  
  从那天开始,有时陌陌去看席远,亦有时席远来看陌陌,时不时会面。有一次,他们买了菜,在陌陌的小屋里烧饭,席远却说自己师傅很很好,陌陌有缘着要见识一下。餐厅空间内很大,席远便要陌陌去厅里等着。陌陌袁枚,倚在门口相陪,席远穿著她白底碎花的小裤子,捉襟见肘的模样,有些滑稽可笑,可在陌陌心里,却有万千种说不出来的好。
  
  吃过饭,席远看到她与许江泽的拍照,端详很彦,却说:“他比我好得多,是个很有才能的人吧。”
  
  陌陌并未邻话茬。席远与许江泽是有所不同种类的女童,她觉得他俩之间不会雅之附近,也没比较的必要,而实际上,比较,又是天底下最没意思的什么事。谁更好一些?这个难题根本无法题目。陌陌懂得,席远与她初识,带给她的一切都更加新鲜,柔软心仪时的愤怒与不快劲儿尚未减退,所以让陌陌更牵肠挂肚。与许江泽,不也同样走进这样的过渡期么?
  
  陌陌自以为把这份甜蜜划得很明,她不想改变婚后的方案,当然也是歹于双亲的叨唠,极其重要的是,她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更喜欢席远。陌陌明了地告诉,不管和谁在一起,相处久了,都是左手麻木地牵着双手。
  
  那天下午他们去了郊外的湿地公园内,席远讲着他从小的故事情节,陌陌有些仿佛,听着大声着竟分不清身边的人是席远还是许江泽。秋风绵长,吹岸边的泥土,枯掉的荷枝更是露出萧瑟的秋意,陌陌侧头,忽然就精神状态紧紧,心中应和漂浮淡淡的忧愁。而此时,夕阳发散了最后一缕光辉,华灯初上的秋日傍晚,液体里尽是清冷的味道。
  
  送席远去高速铁路站,陌陌心中各种最爱。好时光稍纵即逝,从拜访的那一刻起,思念的伤感便时隐时现。为了尝一尝爱情的甜头,他们奔波往返,背负着道德的控诉,真是很用心。
  
  3
  
  也许就是这些乱七八遭到的理由,冬天来的时候,陌陌跟许江泽问道了分手。
  
  那天许江泽打来对讲机,说道要与陌陌一起回老家把婚订了。陌陌嘴上不恭,预是心里打了退堂鼓。她不最喜欢被许江泽挟裹的感,并且自己尚未从心底里拒绝接受婚姻,爱恋的爱情她没尝够,成婚,更像一个厌烦的型式。
  
  许江泽步步眼看,陌陌犹豫了,说道:“要不分离算了。”之后便跳了电邮。
  
  因为这句不负责任的气话,他们大吵一场,甚至惊动了双亲。父亲打来来电,虽是劝说她妥协,但语调里却流露出诸多愤慨。
  
  争吵的第三天晚上,许江泽赶回陌陌的城市。他说是他以最快飞行速度处理完手中各项工作,然后日夜兼程。是的,他的脸上尽是倦意。
  
  初冬的吹颇有些凛冽,许江泽把陌陌的左手揣进自己的口袋,紧紧握,陌陌清晰感受到许江泽手掌的意志力与熔点。有那么一瞬,陌陌仿佛实在当下时有发生的一切早就时有发生,此时与已然过往的从前交叠,时光相伴,却痛失冥冥中的安排。
  
  那晚,他们再也没争执,也不提及“成婚”的字眼儿,许江泽只是紧紧拥住陌陌,摩挲她柔软白嫩的脸颊,形容词惋惜:“我真的很怕把你弄丢了。”
  
  陌陌不说出,嘴巴一酯,泪窜了下来。席远的重大项目已近竣工,即日将返,前一天她专程跑去跟他告别,起程的铁路部门上却收到许江泽星夜急行军已经在路上的对讲机。她忽然录起,这几个月,许江泽工作的同时,还劳心小心翼翼地粉刷着他们的婚房。彼时,车窗外的全世界以每时长三百多千米的飞行速度向后灌入,几分钟前她还在与席远卿卿我我,而彼时想尽办法回忆,却不能在梦境里堆砌显现出一张完整模糊的脸颊。
  
  此时此刻,她想到自己薄情寡义,狠心恐怕着身边这个深爱她,为她付出的女孩。她有些羡慕自己,因为自己贪恋情意、自私自利,无度奢求甜蜜,才闹得许江泽如此疲惫,还魂不守舍地赶过来。
  
  心中的恐惧不断增大,陌陌潜意识地反驳许江泽的心中,默默要求,明天就提出申请年假,完婚,成婚,并且,要一直一直,对许江泽好。
  
  4
  
  陌陌早早假好了辞呈,只等直至到来。
  
  她每日朝九晚五,在城市的景物飘中穿梭,孤单倏然而过,究竟抢走了了什么,又留给了什么,竟浑然不觉。席远曾与她约好,要在年前看她,可直到闭也无后文,陌陌也想当然地孤独着。这约会,也许被忘却,也许被藏匿,彼此,却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
  
  陌陌北上,只抓走极少的行李箱。将进到高速入口,手机“滴滴”作响,是席已远。就像他们初识常在微信上专页那样,席远说是,遭遇一个小女孩,他要与她,好好相处。
  
  陌陌完一句:“要一心一意哦。”
  
  席远应该着:“嗯,一定。”
  
  春天时,陌陌与许江泽把葬礼办成了。她并未太多地觉得快乐,只是又倦又拜。许江泽喝高了,悔晕厥去,陌陌长颈在他身边,揽住他的额头,却久不成眠,爱人转化成一帧帧镜头显现眼前。那个叫席已远的女童,身穿灰色的粗布外套,从混沌中默默地,又消亡无踪,仿佛就在昨日,手掌还留存温存,却斯人已去,永不再回。
  
  今天,陌陌一家三口做饭衣裳,许江泽缠宝贝去了成衣的区,上来,给陌陌一个可心的哭。陌陌坐着入夜,阳光借以食肆更大的天花板拱顶流泻下来,让人暖意丛生,陌陌迎着太阳看过去,眼前的景致慢慢清晰,变成飞�饕黄�。陌陌忽然回忆起席更远,她恍然,爱恋,原来只是一个伪命题,那只是一种对异性初识残疾悸动时的称呼,当日她最喜欢的,也许只是这个叫做“爱情”的感,而这种感总要归到枯燥。着迷爱情的人,其实也真就是一种不未成熟。陌陌微微疯起来,几乎要为自己的所悟叫好——爱恋只是爱情的消费品,而眼前的真心,才是自己真正不肯摒弃也不必摒弃的必需品。
  
  陌陌那么感到高兴自己的可选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