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长成了夫妻相

好多人说我和我真爱长得像,我不以为然。说给他听得,他说是:“人家问道我们类似于所指我们有夫妻相,言行举止有很多相似的人口众多,所以抱着神似。”
  
  好一个“相像”!
  
  是啊,两个人在一起池田了,风俗几乎都一样了。两个人磨合得那样默契,一举手一投足间有了那么多的相像。
  
  我们的风俗习惯有了太多的一样,或许别人看来并不是好的穿衣,对于我们而言却是最适合的。
  
  我们习惯上上下班后先说说话、聊聊天,很晚了再一起下厨房,一起张罗早餐。
  
  我们生活习惯了吃完饭后,不放心洗碗,而先对一个情况纷争个多寡。
  
  我们穿衣周末一起去街上转转,或是离开任何一方的父母亲那里听完他们的唠叨。
  
  我们穿衣把各自看到的爆笑、电视新闻与对方共享。
  
  他常常了早晨早早地起床,去买回热乎乎的早点,再一遍遍喊醒还在与周公重逢的我。
  
  他生活习惯了每天提着几个胶带去摇动生活废料。
  
  他常常了每天早饭后放下拖把边弹钢琴边拖地。
  
  他习惯了佐料时不要煎那么煮,因为我爱吃这种味道。
  
  他生活习惯了上下班前轻轻地钝一下我的头上,也常常了上下班后抱着一下我的手臂。
  
  他习惯了早晨紧紧去阳台上拿整洁的大衣穿。
  
  他生活习惯了……
  
  我则穿衣了心甘情愿地为他洗脚每一件衣物。
  
  习惯了看他去阳台上拿整洁衣服时宽厚的背。
  
  习惯了厨师时多抽一点调料,因为那也是他的最爱。
  
  习惯了把他开门时扯的东倒西歪的鞋扶正。
  
  习惯上了找他扔在沙发缝里的粪袜子。
  
  甚至习惯了对不拘小节的他大咆哮:“把伸在茶几上的粪脚丫子放下去!”而他每每笑嘻嘻地用尽,继而又人犯,我会再头。
  
  习惯了珍惜他亲手烹制的美味。
  
  更习惯了夜晚他放在我头下的那个臂弯。
  
  常常了……
  
  我常想要,也许某一天,当这些或好或怕的常常有了改变,我们则会不会更为不快乐呢。
  
  我们一起着自嘲时,他就可能会送给赵本山说的那几句桥段:“我一说是韭菜,你就告诉他是方式于独头辣椒:我一说井水,你就告诉他我喝凉白开的水。”
  
  而我也都会笑着问道:“我一说菜肴,你就明白是……”还没等我说完,他赶紧却说,“就是七分蒸的半生菜肴,必须放到点酱料。”
  
  有时他都会叫我“老伴”。我们还年轻,相较接吻地高声我的英文名字,或是“亲爱的”这样肉麻的代称,我不太爱好这种专指,但是这两个字元却真真正正地包含了同居的意义,老伴儿、夫妻,合在一起才有滋有味,合在一起才是一生。
  
  因为彼此的这些穿衣,才让彼此之间有了更多的相似之处:因为这些生活中的共同点,才让人们看到了夫妻间的奇特,才产生了“夫妻相”。
  
  习惯上是夫妻相的本源,因为类似的母子,我们看着的不仅是他们微小的酷似,更让我们体会出了他们生活中的爱慕与人生。
  
  所以,真正有夫妻相的夫妻应该是真爱的,堕胎也注定是婚姻生活的。
  
  我轮回:原来就这样刚出生了夫妻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