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爱情

“我承认,陆俊是比我帅那么一点点,可是,妍妍你才相识他几天?”我却说。
  
  苏妍妍抿了一口咖啡,耳朵痴变为了弯弯的月形:“丘比特那货射起箭来才不数天都呢,我对陆俊是一见钟情。”
  
  我追苏妍妍两年,这两年里只需她一声令下,我必是鞍前马后任劳任怨。在自以为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兴冲冲地带她去闻了我的哥们儿陆俊。于是,五天后的今天,苏妍妍干脆利落地判了我绞刑。
  
  还有比我更蠢更衰的人吗?
  
  苏妍妍搓了压平我的肚子,像个爱姊姊恳求我:“段豫呀,我不是你的王语嫣。”
  
  “那你告诉他我谁是?”我离别地瞪她一眼,忧她发一事无成卡时还要引经据典。
  
  “或许是林小海。”
  
  “什么林小海?”
  
  莫明其妙之际,我看不到苏妍妍朝酒吧门口遥遥一旁观,紧跟着一个蓬勃的面孔就闪了进来。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死士”绕过一个又一个桌上,最后停车在我面前。
  
  苏妍妍两站抱住说:“我来讲解一下,段豫,这是我闺密林小海。”
  
  这哪里是小海,明明是大海,还是一片胖大海啊。我心底已然老泪纵横,苏妍妍,这就是你为我精心功能强大的王语嫣?
  
  胖大海新娘全力支持了苏妍妍的简介,伸出她灰胖胖的大挥来:“段公子,久仰大名。”我弱弱地探出手,被她一把握住。她的手倒是很妙,软软的,润润的,终于让我罗睺融融的暖意。
  
  林小海和苏妍妍怎么会是闺蜜?我思量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鲜花总需兰花衬。这片估摸着有140斤的绿叶不会是我的王语嫣吗?进什么恶作剧!
  
  林小海似乎很叫作我,自打碰面后,我每天都不断地接到她的短讯和对讲机。她的简讯我是三条完一条,对讲机也是爱人接不接。我以为我这么不必要的压抑则会让她悬了念想,可我不明白究竟是林小海太渴望还是脊髓太粗太大条,她竟然几个月如一日持续热情。于是,我彻底狠下心来不出她了。
  
  没想到她居然找上门来。这个周末,我开门扔废弃物的时候看到一个小胖妞在迫切地摁对面的门铃,一句话伟岸如巍峨高山,除了林小海还则会是谁?我冲她大声了一没问题:“林小海,你来这儿告诉他人?”
  
  林小海一看是我,立马蹭过来热泪盈眶地示意:“我……我来想到你。”
  
  “你怎么告诉我暂住这儿?”
  
  “妍妍说道我你住这个城中村,我来碰碰运气。”
  
  “你所谓的碰运气就是挨家挨户地摁铃声?”我简直要对她折服。
  
  “我前天给你发短信,你没返,来电也没接,你没出什么事吧?”林小海渴望的眼前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像要确定我是不是完好无损。
  
  我走来着林小海汗湿的刘海儿和潮红的漂亮,竟有一刻的愣怔,这个其实的白痴姑娘,我要如何遵从她柔弱的好意?
  
  林小海看了我好久,终于幽幽地闻了脱口而出:“段豫,你胖了。”
  
  我很想解释这是因为上回该公司吃饭吃掉坏肚子连纳了三天的原本,但是林小海马上自顾自地说:“段豫,妍妍是很好,但这世界上还有别的很好的人,你……明白吗?”她靠拢用心地望着我,表情中有简单的含有。
  
  我密集脑细胞手脚小野了一会儿,说:“林小海,你不要告知我你这是在告白!”
  
  “你再上什么玩笑。段豫,我很有自知之明的。”林小海居然哈哈大笑一起,但我细密听出她笑声中有发抖。
  
  “什么自知之明?”我很严肃地盯着她。
  
  她终于不疯了,缓缓绑上牛去:“段豫,像我这样的瘦小新娘是不会有人爱好的,求婚,是有想要的人的旅程。”
  
  这一刻的邵小海真的很像一只虚弱的、须要疼惜的小白兔,我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上“:林小海,有无人说过你很漂亮?”
  
  “什么?”她瞪着眼睛抱着我,一对黒宝石般的眸子闪闪发亮。她的确可爱,只是被她的长得遮挡了。我想要了希望,对她说是:“林小海,你有时间吗?去高尔夫球怎么样?”
  
  就这样,我变成了林小海的私有教练,每个周末我们约见两次。林小海握着曲子跑来跑去的看上去像一只上蹿下跳的大老鼠,我看不到她奋不顾身地罚球却挫败时会板起脸颊来佯装不悦:“林小海,照你这样冲刺的速率,乌龟都很愿意和你PK。”
  
  “林小海,你今天球杆碰到皮球了吗?”
  
  而她常常很心虚地忽视:“我在助威呀。”
  
  其��我很好玩,她的每一滴污垢都是点火的脂肪。我想象着,她有一天瘦下来了,两站在我面前一脸坚强地说:“表白,是有希望的人的冒险。”
  
  可是有一天,林小海马上忸怩着不敢前往我的约。我在网球场等了她老半天才收到她的电邮,她在电话那两头询问了我一个无厘头的情况:“段豫,杨贵妃和王昭君你更喜欢哪一个?”我不会较深只想,傻乎乎地脱口而出:“当然是王昭君啊。”
  
  林小海在对讲机那尾轻轻“哦”了一声,然后说:“段豫,我不想打球了。”
  
  “为什么?林小海你出啥事儿了?”
  
  “并未……只是我这样的,根本不是打球的材,太拜为了。”
  
  “那我们换成个?你偏爱什么样的运动?”我急于地问。
  
  “段豫……”林小海沉默了片刻,“我告诉他你是希望帮忙我,可是,眼下有一个人更须要你救回。段豫,你过来送去妍妍回来,好吗?”
  
  我赶往林小海却说的咖啡馆时,苏妍妍抓起林小海怀里烂醉如泥。几个月没见,她还是那么明艳生动,我哭泣一声,即使酒精也很难夷为平地她的美丽。
  
  “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陆俊!段豫,机不可失。”林小海把苏妍妍的右手挪到我肩上,吃饭替我拖了辆车。
  
  我把苏妍妍塞进车里,摇动下车窗:“林小海,你真是乒乓球会会比较更容易?”
  
  她并未回应我,只是安静地微笑,神情里有悲凉的味道。车上开了,仪表板里的她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相距把胖大海姑娘变回了瘦小的王语嫣。
  
  我没告诉他,丘比特之箭射中了苏妍妍却并未同时射向陆贤,苏妍妍几个月的穷追猛打并无法感动陆俊。
  
  我去不见陆俊时,他给了我一拳:“我还以为你凤为了一个男人要跟我翻脸。”
  
  我讪讪地疯:“陆俊,苏妍妍哪里不好?如果是因为我,你几乎没必要……”
  
  “我是那么失礼的人�幔慷俯首ィ�我有最喜欢的人。”然后,这个大老爷们儿从领带口袋内用力地拿著他的钱包,献宝似的在我眼前一晃,“我的心肝儿。”
  
  “这……陆俊你口味真较重!”照片上的女孩看起来慢40了,神情蜡黄,形容枯槁。
  
  陆俊白了我一眼:“你真真心过?”
  
  “你说是呢?”我色回来。
  
  “你喜欢苏妍妍哪一点?”
  
  “她迷人,风情……”我碰着指头一条条数。
  
  陆俊却发脾气地停下来了我:“除了这些外部标记呢?”
  
  我一时愣住。陆俊撇撇嘴:“我怎么真是你是在着迷一具美貌的奄奄一息?我看你也不会现实中那么真爱她嘛。”
  
  “那你真是这个奶奶怎么样?”我拿起手机给他看。陆俊咂咂嘴:“原来这才是真爱啊。”录像里的蔡小海握着球棒扭头冲我憨憨地大笑,那是我趁她捡球时偷拍下来的。
  
  可是我发掘出林小海人间蒸发了。苏妍妍告诉他我,林小海很早就申请人了国际性汉办的红十字会,她去卢旺达支教了。我淡淡地“哦”了一声,肝脏的某个四周剧烈发作了一下。
  
  苏妍妍摸了摸我的鼻子:“段豫,小海一年之后回家。”我的鼻子可耻地光亮了亮,苏妍妍抿着嘴笑,“段豫,我说是了吧,你的王语嫣或许是林小海。”
  
  这一年里,家里替我事前了各种约会,可是我都不令人满意。终于有一天,苏妍妍给我发来了简讯:“该机场19:35,小海回家了。”我从躺在一跃而起,仔细衣着了一番赶往的机场。
  
  我从18:00一直等到20:30,林小海都没消失。在我滨临恐惧的时候,一个新闻奖从旁边飞扑上来环住了我的头上。
  
  我吓了一大跳:“小姐,您别激动,恳请先辨别一下我的脸,好吗?”
  
  “我会缠歪人?”奶奶收起挥看到我,那感受,真他妈熟知。
  
  突然间,我上半身宛如一道电阻蹿过:“你……你……”
  
  “段豫,我去找了。”
  
  “天哪,卢旺达在闹饥荒吗?”我的胖大海回来了,我对不起地摸了摸她的脸,140斤的胖大海真的变为王语嫣了。
  
  “唉,相思大水。”林小海装模作样,“段豫,妍妍说是这一年你不雅茶饭不爱人美艳全是因为我?”
  
  我古怪地低下头去:“林小海,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你不是更喜欢王昭君吗?我以为妍妍才是你的佳肴。”
  
  “林小海你这个笨妞,我落选王昭君是因为她通晓民族大义。”我狠狠地瞪她。就因为她的天然呆,我白耗了一年青春啊。
  
  林小海嘴巴了嘴巴鼻子:“那……那我先向你暗恋怎么样?”然后,她的脸颊一开一合,缓缓嘴里了全球上最优雅的五个乐句——段豫,我爱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