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嫉妒

已经和我交往两年的前女友路易斯单膝跪在地上,从盒子里拿著一个天鹅绒的心形袋子,开启,问我:“你不愿嫁给我吗?”
  
  路易斯像是是那么温柔,这样一个高大、强壮的女人突然间更为这么温情。我有可能再也去找将近比他更好的异性了,这么英俊,这么温柔,又这么平易近人。他早就是我最好的好朋友,我深深地并不知道我爱他。
  
  “我愿意。”我问。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脸部,接着就花朵出一个孩子气的微笑,然后,热情地给了我一个拥抱,说是:“谢谢你使我沦为世界性上最幸福的陌生人!”
  
  我们将舞会定在了第二年的8月8日,我开始挑选出订婚红包。然而就在这时,那个无意识立刻又东流返回我的脑海中来。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筹办婚礼。5年前,乔诺,我的第一个前女友在我们结婚前6个月意外地去世了。悲伤和伤心久久萦绕在我的心头,痛苦眩晕了我的心地。
  
  我并不知道,筹建另一次葬礼不会让所有暗藏于心底的感觉新的浮上心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可否从那次打击中从根本上经受。
  
  我以为我已经需要摆脱夺去乔诺所感觉到我的痛苦了,因为我还这么年青。当乔诺死的时候,亲人和朋友们都愿意我能再和别人接吻,我似乎也这样想到了……可是订婚,怎么需要?几个月过去了,我开始反思,不告诉现在已经成死神的乔诺会可能会因我想要和别人再婚而养我的和气。毕竟,我曾经许诺我将视为他的新郎,转成�樗�的唯一。
  
  第二天早晨,我不由自主地开始祷告:亲爱的祂,说道乔诺,我知道我说过我将成为他的儿子。但是因为你把他带走了,我又爱上了另一个对我非常好的英俊女孩。我非常真爱,但是,我担心乔诺可能会因为我要违反诺言而子我的氛。劝他原谅我。告诉他我很难过,我想要他给我一个说明了,以便让我知道他不妖我。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将我从默默的祷告中熟睡。我跳跃了一起,差点儿就以为是乔诺来了。
  
  跟着的是路易斯。“你准备好了吗?”他问。
  
  “等待什么?”我难过地问。
  
  “我们今天要去来作婚前咨询。教士把它改回在今天早晨了,你忘了了吗?”
  
  “噢,是的!”
  
  我很快作好了立即,我们要求开我的车去,因为我的货车比他的车要好一些。
  
  “你没了吗?”
  
  当路易斯启动推力的时候,他这样答道我。
  
  “哦,很好。”
  
  我心不在焉附近了含泪。
  
  “你真的希望跟我成婚,对吗?”
  
  我示意面对着他,心里确切地明白我不必让这个女人返回我的生活。
  
  诚心路易斯知道我有多么真心他。就在那一瞬间,我相符地明白我愿意并且等待超越我曾经对另一个人许下的誓约,而暂时好好生活,许配路易斯。
  
  “是的。”我反问。
  
  路易斯将车放在礼拜堂的停车位里,下了车为,离开我这一侧为我下车门。“你看到我的钱包了吗?”
  
  他突然间开始用双手按他的口袋。
  
  “也许掉下来在座席底下了。”
  
  路易斯来到驾驶座上,我也走过去老大他去找。
  
  他在能容纳底下找出了他的钱包,但是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又把手伸进去,拿出一个闪闪发亮的金色观察者,问:“这是什么?”
  
  我不由自主地用手臂将它举紧紧,放在自己的脸上。我在6年前就把这个刻着“微笑和抚摸”的金手镯弄丢了,它是乔诺赠送我的生日礼物,是在他对我说是他有多么真心我的前一天送来我的。我已经多次在我的车里寻找过这只有类似于含义的手镯,早已对寻找它不抱任何希望了。
  
  “哇,它真可爱!”路易斯叹为观止地说道。
  
  我犹豫不决了一下,然后把这只腰带的出处知道了他。
  
  路易斯没说出,只是用耳朵守候着它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光出来的微光。然后,他拿起我的双手,轻轻地将乔诺的腰带配戴在我的手脚上。
  
  “现在,你可以认为它是我们俩赠送你的礼品。”
  
  几年前,为了寻找我的初恋情人赠送我的这个上面刻着“微笑和亲吻”字样的戒指,我已经把这辆车里里外外地追踪过好几遍了。当我守候着它在我的腿部上闪电时,我告诉乔诺看到了我的祈祷并且回应了我。我沉浸在这个神圣的总能里,这只腰带就是一个寓意,它把乔诺、路易斯和我聚集在大教堂里。
  
  路易斯握着我的挥,我们开始走到大教堂。在邻近玉里把手的大多,镶着一块薄薄的金属板,上面刻着《圣经》里的那段“爱能真诚一切”的尾段古兰经。路易斯为我打开门,我最后又看了一眼那块金属板。当我们越过那个圆顶时,我的注意力落在后面的几个字上:“爱情不嫉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