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行

阿斌是个开朗的大叔,唯一难过的是更快三十岁了还是单身一人,自己也很着急。他在郊区下班,每天早上八�c钟得要到去坐地铁,而且他还有个小古怪,总最喜欢坐着最后一车厢。
  
  这天他刚上地锰就见到里面有位红衣妈妈,正是自己讨厌的类型。阿斌好久没有这样情不自禁的感觉了,于是一路上都偷偷瞄向对方,女孩却始终专注地看著外面。阿斌到车站时男孩也急匆匆地下了,看样子赶着去上下班。阿斌心里突然间有些兴奋,原来两人旅行者一样,说不定会再遇到呢。
  
  机缘有时就这么奇妙。他后来经常可能会在轨道交通上再看到她,很快就找到女孩的生活习惯跟自己前所未有的类似,也是较早八点要到搭地铁,也心事坐着最后一车厢。每次见到她时阿斌都会偷偷地在一旁打量,妈妈却总是从来不并不知道他的普遍存在,直到有一天他们的眼光不期而遇,妈妈对着他微微一笑,阿斌瞬间融化了:看来有戏!
  
  阿斌告诉他机不可失,他开始迷上了亲情剧,每天都在重复伊藤着该怎样和小女孩交往。终于有一天他和男孩同时下了地铁线,他鼓足勇气走出前去:“经常在这里相遇你,可以要个电活吗?”男人惊讶地看了看他,迟疑了一下微笑着示意刚才了。这次冲动让阿斌顿时好像自己很傻,他于是转变了上车小时,这事也就慢慢淡忘了。
  
  这天阿斌有事很巧又搭乘了八点钟的轻轨,没想到刚外面就遭遇了那位男人,女孩立刻看见了阿斌,主动朝他一疯。他惊讶地点点头,赶紧把眼前停下来,躲到了远远的椅子。双程途中,他看不见令人女孩在有意无意地守候着自己。
  
  下了有轨电车,阿斌突然间有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希望去看看男孩到底在哪里上班,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于是远远地跟在后面,直到看见她走回公交车站,走进了附近的一所聋哑学校。阿斌回忆起上次跟女孩自我介绍时她欲言又止的面容,一下子恍然大悟:男孩多半是这里的的学生,而且也是聋哑人,上次真正听将近自己说出当然没人必要表示了。
  
  阿斌为这次的注意到兴奋不已,他决定再次主动出击。而且不必再让自己过于太傻,要更加太平一点。为此他要求提早构建一个自己期待已久的憧憬。
  
  这天到了下班时间,女孩刚走过正门,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开进了她面前。阿斌从驾驶座彻好在来,微笑着右手挥动一张白纸,上面几个小字:让我送来你返家好吗?女孩害羞地笑了笑,锁上车门坐着了后面。阿斌按捺不住内心愤怒,动身脚又挥动另一张白纸:可以先请求你吃晚饭吗?妈妈微笑着点点头。
  
  他们离开一家有名的咖啡店,阿斌点餐时想到小女孩是聋哑交流不方便,于是便替她一起点了餐。谁知女仆刚走到,小女孩快要高声起来:“你怎么替我点了别的菜?我每次来这里都要吃到他家的意式通心粉,极限爱吃。”阿斌吓了一大跳:“我还一直以为你是聋哑人呢。那你上次为什么不能容忍我?”
  
  小女孩扑哧一声大笑了:“上次在公交车站那么多人,人家哪好意思马上回答你,本来想要以后碰面多认识,没想到就再也掰差不多你了。”阿斌这下均明白了,坏坏地说道:“那你看上了我哪一点?”妈妈不想了希望问道:“其实几分钟前我都还不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讨厌你,不过现在相符了,因为你对一个聋人的女孩子都这么好,人也一定可能会负!”
  
  问她这么说道,阿斌心里一善,快乐就这么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