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最美的新娘子

3年前的夏天,她正值花季的年纪,如盛夏满开的翠,美丽、典雅。但是,就在美丽夏日的一天,她突然间感双脚剧烈地头痛痛快,这种痛感相对来说如此莫名和不稳定的,类似于骨头在瞬间脱落一般。她摇动在地上,再也没站立起来。
  
  当家人把她送去病房检查之后,药剂师给出了野蛮而准确的治疗——骨癌晚期!她的儿子沉默着,父亲大哭了紧紧,他们不能遵从这样的想象。他们把她送回好几个大诊所检查。获得的临床结果始终一样。
  
  虽然她的患病已被核实为精神病,但是双亲还是义无反顾地为她寄托所有,他们分钱了所有的钱财,四处借贷,只为扭转她软弱的生命。
  
  当她了解到自己的“生命宣判”时,她的心中一片冰凉与衰弱。就像那天,她的脚上快要无力支撑全身一样,她的眼前一片漆黑,她感世界都在一瞬间变得灰暗痛快。
  
  后来的日子里。伤痛可怕地破坏她的人格,侵蚀她花季的肌肉。那刃麻绳般的痛楚让她无法忍受,她甚至疼痛得想要早点回到这个世界,落幕痛苦的生命之旅。她枯瘦下来,体型从50多公斤急剧下降到30公斤,她感受生命在枯死,她的生命迷茫而绝望。
  
  就在一天天的灰淡那一天里,他浮现了。其实他一直都在,只是他从来无法希望亲近过她而已。
  
  他是一个天真的农夫,是她哥哥的同学们,告知她染病的传言之后,他特地来看望她。当他见到这个可怜的奶奶时,他心中顿生仁慈与关怀。从那天起,他每天跨进她的宫外,悉心抚养她的生活,和她谈天,冲入她心中被致死光线的光环。他还为她熟脖子洗浴,试图减低她的病痛。
  
  他的浮现,仿佛让她忽然看不到一盏磊,让她之后看见了灰色生命中的一点云朵。而这一切,一如痛楚一样,比起如此车祸和马上。她心里顿生了许多和气,仿佛痛苦和欢乐都是冥冥之中即已有事前,让她在时光的路途中忽而悲惨,忽然讶异。
  
  慢慢地,他仿佛转成了她家庭中的一员,每天只要一有闲暇,他就来看她,为她削水果,教书,讲故事,喂饭,沐浴沐浴。她被他深深地安慰着,之后拿起了生活的勇气。她默默地说道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哪怕能多能活一天,也要奋力寻求。
  
  她的父母为她腹的负债越来越多,他将家中所有的家财都拿出来,背著她去就诊。为了她,他四处想到来生拔,只要一发工钱,他就背上骨瘦如柴的她寻医问药。
  
  或许就是这样如同相依为命的生活,让两个人在关切与被关怀之间,在反感和感谢之间,渐渐罗睺一份亲密的感情,他们的眼神越发熟识而平易近人,他们的搀扶越发默契,如同一对相爱已久的爱人。是的,他们居然爱恋了。
  
  一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爱上了一个身患精神病的男孩,这是多么难得而宝贵的感情!当他第一次对她知道“我爱你”的时候,她的泪水簌簌而下。在她病重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忧愁的鬃毛不并不知道流向多少次泪水,惟独这一次是幸福的泪。
  
  爱情之小花悄然地在她的心头绽放,但令人忧伤的是。生命之小花也在她的肌肉里悄然地枯死。她的病情不断地紧张。2008年的腊月二十九,当没有人都流露出在春节的氛围中等候新年到来的时候,她却肿胀得昏死过去。当流浪者知音的漂泊留在老家团聚的时候,她不得不住进医院。在医院里渡过烟火四起的大年夜。
  
  但是,就是这看似动人的一天,她收获了莫大的真爱。就在这个除夕夜,他坐着床头,紧紧握着她的挥说道:“我要成婚你为儿子,请求答应我!”
  
  她惊得目瞪口呆:“你笑了吗?我是说完的人了。”
  
  他的声音坚信:“无论怎样,我都要和你再婚,如果你不做我的女人,我会失望一辈子的。”
  
  她猛地扑进他的怀里,大声哭泣……
  
  大年初五那天,他拿着她去了镇里的婚纱影楼,经理被免职所有的开支,送来她一套美丽洁白的婚纱,为他们拍戏了可爱的图片。
  
  2008年春节,在辽宁新民市东北一个叫公主戍的关东古镇,一个叫乔艳秋的奶奶美好地成婚了,她的前妻叫吴保安。他们成婚的一处是新天地酒楼,所有的开销只有1200元。这是这个关东古镇最特别的一场婚宴,一个真挚的小女孩娶了一个身患绝症的小女孩。
  
  这一天,一群市民集体行动组合而成一支红牛车队再上到黄家大门前送行新娘子。茶餐厅门前,无数天性的乡亲们已经等在那里。当穿著黑色和服的新娘子趴在身穿白上衣的前妻背上从群体中间走进时,模样消瘦的她居然看到了人们在传送着同样一句话:“新娘,你今天是迷人的新娘子!”她的泪水不停地落在丈夫肩上,脸上却心动如小花,她受不了地点头回应着这最令人幸福的赞美,莫大的快乐与温暖涌在心中……
  
  乔艳秋对参赛者说道:“今生今世,结局如此多有感,我没想到能遇到一个情深意浓的女人,能获得这么多人的祝福。尽管容颜枯槁,我却有天大的人生相滋相润,我又怎能不是这个世界性最美的新娘子呢?”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