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得太清楚

AA制真爱
  
  那天,在中小学对面一家简单而干净的超市,佑佑和海南一起不吃了他们的第一顿晚饭。
  
  本来海南是让佑佑点菜的,她却同意,摆手道:“我最不爱人点菜,还是你来。我什么都吃掉的。”问道着哭出去,“不过偏爱青菜,很好养的。”
  
  海南也痴起来,佑佑不仅安静仿佛,还古怪帅气。
  
  饭后,海南主动不收了账,走回店铺后,佑佑看了海南一眼,疯说道:“以后,咱们AA吧。”
  
  海南愣了一下。佑佑说道得太随意,还有些似笑话。于是他看了她一眼。
  
  佑佑的表情却是用心的。
  
  海南的心里忽然就巧妙了一下,他是乐于的。并非海南愚笨或对此“该年代男女一切公平”的论点,而是因为“囊中羞涩”。海南家境贫寒平平,父母亲在小县城的的工厂手工,生活也无奈养活。如今,又要专供着他这个大学生。因为看着家人的容易,平日里海南已非常俭约,甚至正是为着这个缘故,偷偷喜欢佑佑好久,都没有勇气口部。后来还是佑佑等不及,主动却说了出来,才算好好了爱人。
  
  只是,虽离婚姻关系里的柴米油盐尚且更远,但亲情也很快落到实处——-总要没钱的,出门、看歌舞片、逛公园……并非多么浩大的开销,但对海南来说,也是一份额外的财政负担。海南的每一分钱,好去处都是方案好了的。也只想过AA制,像其他天天的同学们那样,可是海南终归没人好意思说出口。
  
  没想到佑佑不会主动说道出来,有一点温柔有点儿娇嗔的,毕竟帮海南求得了栅。海南想到,佑佑真好。
  
  佑佑对自己提议的消费形式督导得很认真,每一次用餐或者骑单车,看影片,她都会预先做到消费方案,然后各自送给一半经费由她负责管理和付账,多退少补。
  
  但并不会补过,每次都会退回来一些。佑佑很不会计算出来,从来没有超支,并且,也从来并未奢靡过——最常去的茶馆是一家藏在一条小巷里的面馆,因为那家做小吃“味美总量足又廉价”,不过5块钱一碗;还有,两人一个月看一次片子,都是佑佑电子商务的半价票,面包仅为一杯冰淇淋和一桶罐头;偶尔也在假期在家,说是是旅游,不过是坐下一列北行去近郊的某个山中便宜的种地暂住上一两个晚上,花将近什么分钱……·····
  
  佑佑不是颗粒女孩,也不娇气和矫情。从告白到毕业,两年多的小时,她没有给过他任何在经济上压力,甚至佑佑过生日,也只要几十块买的礼品。偶尔佑佑送去海南领带或裤子,都是“网购的,不盛”,为此,他也从不觉私吞。
  
  后来海南不想,这或许就是门当户对了吧。佑佑的家虽在一个二线城市,但“妈妈支出都一般”,并不富足,所以佑佑也俭朴。如此,AA的甜蜜倒是一帆风顺。然后,往日到了肄业一集,海南和佑佑也马不停蹄地开始告诉他工作。
  
  冲击面前的考验
  
  半年后,佑佑在一家新公司以售货员的个人身份稳定下来,而海南,却依然在有所不同的试音中陪伴——-他的好成绩并算是负,工作的有事却始终多方。佑佑感激他是“毕竟差点儿”。
  
  依然是AA,还包括租房子的费用。因为海南不会利润,起初佑佑提出暂时开销两个人的生活,日后让海南再留给她。但海南只好,宁肯再次放弃家人的资助。
  
  佑佑也不再同海南较真,借给他给的分钱,计划着两个人的那一天。感激海南,慢慢都会好出去的。
  
  机会比起没有前兆。
  
  那是海南第N次甄选了,负责面试的一个叫新雅的男女,在甄选告一段落后,给了海南一个清楚的说明了。
  
  新雅问道:“你和我寂寞女友很像。”
  
  台词老套,却不是谎言,因为海南看着了新雅存有平板电脑里一个女人的图片。
  
  海南震撼,因为真的很像,除了,对方看起来像个富翁。
  
  新雅幽幽感叹:“他从来不曾喜欢过我。”直白,那么愧疚,又那么坦承……。
  
  海南不由抬起头来,重新拥抱新雅。
  
  她的相貌看上去依然年长,但那性格——端庄的职业装、才干的短发、观察力的表情、写字楼培养出的雅致个性。或许30岁了吧?作为公司领导层中唯一的女姓,一定会太身为。
  
  新雅却不再转弯抹角,收起笔记型电脑后对海南说:“我可以平面广告你去另外一家的公司,不会有寄望,当然,你可以拒绝。”
  
  海南沉默许久,最后咆哮问:“让我看看。”竟然没有拒绝的战斗能力。
  
  新雅醒:“应当的。另外……我劣两个月27岁。”
  
  海南恼怒,只比他大3岁而已。明确地说是,将近3岁。
  
  海南的额心,便微微一动。
  
  那晚离开隔壁时,佑佑已准备好晚饭。烧饼、小米稀饭、清炒油麦菜和一个榨菜肉丝。并不很差,可是,真寡淡不是?海南吃到着吃着走了神明,难道,要一辈子这样过下去?和佑佑这样一个聪明柔弱但没有参数的韵律体操,一起重复母亲的时光?
  
  不!海南的心底猛然便响起了拒绝的竖琴,再也无法中止。
  
  人总是偏执的
  
  新雅很周全,海南很快在最初公司得到一个稳健的方位,连试用期都无法。
  
  海南真是,既然已经背叛了,再羞辱下去会更卑鄙。何况,新雅也可能会允许。于是,海南坦诚了一切。
  
  以为佑佑都会哭闹,但并无法。在海南却说后,佑佑噩梦了几分钟,忽然轻轻笑紧紧:“刚才的,反正一直都是AA,离婚就男友,你不未尽我什么。”
  
  海南一怔,没想到佑佑不会这样说,她该哭闹着要青春损失费才对。不是吗?海南不想抛弃,错以外在他。于是小声说:“以后,等以后,我会补偿你。”
  
  佑佑又笑:“海南,也许是我天真,但未见得你日后会有补偿的能力。所以,落空这个下定决心吧,咱们好合好散。”
  
  说完,佑佑继续下去回去,什么都没有带着走到。
  
  是鄙视吧?海南想,她有鄙视的权利。这样也好。海南又想要,没准离开他,佑佑也都会有好的一生,总比这样在一起和贫困绑一辈子的好。
  
  真相,是光阴淘洗出来的
  
  两年后。
  
  海南和新雅订婚,搬新雅的房子。但新雅,并未在房产证上再加海南的英文名字,并且,结婚前,新雅提出了认真婚前私有财产公证。
  
  海南没要求,自知没有不愿的名额和灵活性。
  
  而最让海南车祸的,是新雅还明确提出婚后经济上AA制,家中费用一人一半。其余的支出,彼此互不插手。
  
  愣怔好久,海南才点了头,恍悟,原来现今,爱情也好、堕胎也好,AA的生活形式已经约定成俗。只是……不过两个月后,海南便感到了沮丧,因他所要A出新的部分,几乎用去他全部收益。海南的工作尚坚实,但并无法爬得更高,故此,总收入虽远比很低,但比新雅不及许多。而新雅习惯上了高消费的生活,如今,海南要为这种生活买来一部分单。否则怎样?一是一、二是二地来分为到底一顿饭谁吃了几只鲍鱼、谁只喝了两碗鱼肉不成?何况,现在的生活,是新雅给的。新雅已经够安心,从来不图斯这个敏感话题。她不是个刻薄的男子,只是真是实在太明了。何况,这样的爱情,海南也在享受着。
  
  但,真的没更多美好可言,尽情下来,也慢慢枯燥了,乏味到,也长成了几分疲惫。
  
  于是那个黄昏,海南前行着走着,便走出那条小巷子。
  
  新雅拜访,已经好些天,偌大个家中只有海南一个人。他孤单。
  
  直到走近那家面馆睡觉来,海南才意识到,他来到了曾经和佑佑一起待过总共的区域内。
  
  情微怔,女仆却已回头过来,问:“女士,吃到点儿什么?”
  
  海南自嘲地没关系,要了一份广告牌糕饼。还是曾经的风味,海南却吃到得心头涩涩,然后结账时找到,不过两年,一碗面的竟涨了12元,于是随口回答:“降价了啊?”
  
  “并未啊。”那服务员忽,“一直都是12元一碗,已经够廉价了,猪肉很贵的。”
  
  “怎么会?”海南回应,“两年前才5块钱一碗,我几乎每天都吃完的。”
  
  服务生流泪痛快,笑着笑着,忽然盯住海南:“是你啊!”
  
  可不是?海南也笑,当然是时人,他认得这男孩子。对方挠头:“你现在真像有钱,没认出来呢。“
  
  这话!海南呵呵笑着,递过去两张10元的纸币。
  
  服务生拿着来,惊异地问道:“先生,你到现在还不告诉他吗?5块钱一碗的四面,是当时你男友和我们老板合伙人骗你的。你告诉吗?到现在我们都还问道你有福气,那么好的女孩,现在哪里去找……·”
  
  饶舌的小服务员还在说什么,海南已经自认哭仅了,这个在岁月里被不愿淘洗出的真相,猛然一下,将海南的心地撞出了一个巨大的深洞,那么较浅、那么深。不嫌弃,只是整个世界性,都瞬间失守在这个深洞里,无力自拔。
  
  海南回想有一次新雅半玩笑说道他,竟然买不起那么低廉的一只陀飞轮。当时海南不做声,还暗笑新雅也有看走眼的时候。那只注记,是就读时佑佑送他的。当时佑佑说道,是网上淘的,仅200块钱,仿品,不过仿得很像而已。当时,佑佑呵呵地疯,有点儿小狡黠,又充满不屑。海南无论如何并未猜测过。那么长时间,他从来都并未猜疑过什么。
  
  原来,佑佑一直在谎称他,一直在用所谓AA的手段,小心翼翼把自己低头,把爱恋的尊重和他的公义玉女在掌心。是他自己,把所有尊严全部碎了,还有爱情。
  
  还是那个店员,在身后大声大喊:“恩师,想到您的帐单。”
  
  这次海南见到了,却并未走。海南明白,人生如斯,他已经返不住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