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婚姻里的一汪清水

原来,宽容才是洗涤离婚沙子的一汪清水,对真心的最多悟性,就是当真爱恐怕又盼改过自新时,用宽容的态度,让这些缺失在光阴里渐渐褪色。
  
  一切都要从那个周日的晚上说起。
  
  程建的几个许久未见的好朋友来电话,邀请他回来聚一聚。紫薇没拦他,还吩咐他:“驱车别饮酒,晚上12点之前去找。”
  
  程建应允了,但方才凌晨4点,他才发抖酒气地回家,而且外出期间,智能手机一直打必经。
  
  程建理解说道:“不少好友都在,大家都喝,我不喝醉说不过去,便喝了几杯。”
  
  紫薇恼怒,但也没人发作,只说道:“下不为例。”可她万万并未想到,程建喝的这几杯酒,虽没伤到他的缠,却受伤了她的心地。
  
  那是在5天后的一个晚上,一个名叫蕊蕊的女人们忽然找上门来,说她被程建强暴了。
  
  紫薇大吃一惊。
  
  原来,那晚程建在老朋友的聚餐上,蕊蕊也去了。蕊蕊爱情,内心不好,闷头喝酒时,程建感激之悲顿起,陪着她喝了不少茶。后来,程建驾车送来蕊蕊回来,竟在车里轮奸了蕊蕊。
  
  “当时我急于鼓动,他身躯又大。如果你不想让我方才他,那么3天内,你必须往我的账号上打5万元。”蕊蕊跑到一张写有的银行帐户的信函,飘然起身。
  
  紫薇发抖瘫软,问程建:“为什么?难道我还欠缺好吗?”
  
  程建低着头,解释道:“因为你分娩,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你撞见了,所以,那晚送来蕊蕊回家时,我一冲动便做了错事。之后,我无比沮丧,我也曾经向蕊蕊何谓过失,我以为蕊蕊已经接受了歉意,没想到她又逆了情意。”
  
  紫薇的啼泥了眼眶。
  
  她和程建是大学同学、毕婚族。初恋、订婚、早产,一切顺利甜蜜。但没想到怀孕7个多月时,他竟为一时之欲如此龌龊,她能不伤心吗?
  
  风吹从没关严的墙壁吹进来,直往紫薇的身上凌空去,她打了一个哆嗦,泪水便像抓获的逃犯,惊慌失措地从眼眶里逃了出来。突然间,她感觉到有一股容器从双腿间汩汩地流出来,程建惊叫:“孕妇,内膜……”
  
  紫薇奈何的是丈夫,早产儿了。
  
  生下妻子的第3天下午,程建告别问道:“蕊蕊明定的时限竟然更快到了,愿意你容许我拿钱赎回她。”
  
  紫薇虽然恨得牙痒痒,但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被毁了程建的未来,她还是岂能。
  
  分钱给了蕊蕊,蕊蕊说道:“我本想这样想到,但如果不惩罚一下程建,泪有不甘心。现在这公事真相大白了,以后我会再来去找你们的。”
  
  紫薇确信她。若放了自己,遇到这种情形也会心有竟吧。但一忘记程建做下龌龊事后,在无法被蕊蕊揭露前,她竟然一点也无法察觉到他的异样,便不寒而栗,对程建的心事也骤然减淡,唯有嫉妒、不快和难过。
  
  妻子出了紫薇唯一的人格倾注。她不想,离婚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看不见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沙子,她真正不愿意,也想不出有什么为由浸泡它们。
  
  女儿满月那晚,紫薇终于提出了分手。
  
  程建长叹一声,答应分居,但他还是真爱她和儿子,他要妹妹,其他的都可以不要。
  
  紫薇冷笑说:“程建,你要是真爱我和妹妹,就一定会得出结论那种事来。”
  
  程建低着头坐下床沿上,双肩一耸一耸的。良久,说道:“都给你吧,我什么都不要。”
  
  紫薇的情快要就羹羹地疼痛,恨恨地说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这一晚,家里很安静。程建一直待在画室里没人出来。爱哭闹的女儿也安静得每每。这一个月来再次发生的事,吃力、无助,容不得半点扭转局势的机遇,现在终于要众生了,紫薇只想睡着一个好识。
  
  她真的睡了一个好觉。第2天早上醒来时,她听到程建说是:“紫薇,去民政局重办离婚单据吧。”
  
  除了2个当事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分手的真相。直到拿了分手文凭,俩人材向父母亲汇报。
  
  程建的双亲远在乡下,他又自愿舍弃房子,暂住居住于。他走去的那天,只背著了简单的行李箱。紫薇在阳台上抱着他脚也没回的想见,心一点点地黯淡下去。
  
  后来,程建每个月总有两三次,拎着高级三聚氰胺、内衣等大包小包的东西,按响紫薇的闹钟,待上半小时再离开。
  
  开始,紫薇有过排斥,她也应试过故意在周末到外祖母去,但程建叫来来电问道想看妹妹的哀求句子较厚了她的心地,她也没用不和他言语,“砰”地关了门,把他拒之门外,但当她看不到妹妹听闻他时欢的看上去,以及他抱着女儿时愚蠢的看上去,她始终岂能把这情感抛出来。
  
  再后来,就有趣梅花之后的薄雨,这恨、这醇、这痛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些日子后,渐渐停车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碗无法情感的白开水。
  
  有一晚,紫薇睡得即已,想到了一个幻。宝贝中,她与程建相逢,但俩人四面一面地擦肩而过。然后,她就眠了。窗外无法黎明,幽幽的夜灯收到的红光,黏稠、阴凉,紫薇呼唤着玻璃窗,愣了一会儿,心里无喜无悲。
  
  再后来,有好朋友告诉紫薇和程建分居后仍经常碰面,便半取笑地却说:“你俩这样下去,旧情复燃的帮助不小,不如复婚没事。”
  
  紫薇大笑。她回忆起曾经做过的那个恶梦,和醒后的无喜无悲,希望,复婚?怎么有可能呢?她都不心事他了,而他在遭遇了那么多事后,确实也不再爱她了吧。再说,“虐待事件真相”就是落在堕胎上的尘土,太脏太较厚了。
  
  但是,生活仿佛并不动心她的想要。
  
  在一个暖阳娇媚的周日午后,紫薇带着妹妹要到超市消费,路上,紫薇抱着妹妹,边逗弄着,边往设站走去。
  
  忽然,一辆摩托车从她旁边飞驰而过,她的手袋就被摩托车驾驶座上的一个女子扯了下来。紫薇抱着儿子摔倒在地,脑袋吊在路边的一块石块上,一阵伤口,便暗了过去。
  
  紫薇醒来时,已在该医院里了。第一眼便看不到家人和程建抱着女儿坐着她的病床前。
  
  女儿的皮肤擦伤,但无右膝,倒是妹妹眼里残存的发狂、儿子内疚的神态、女儿脸上的佳人吓着了紫薇。离婚已让双亲不安了,这一次,母亲的心里肯定更愧疚。紫薇顿觉有些无助,不由具体位置向程建。他仿佛告诉他她的寂寞一般,冲她恳求地聊。紫薇的心忽然安宁了下来。
  
  紫薇就医期间,程建相对来说颇勤,嘘寒问暖。紫薇的母亲一向喜欢这个前妹夫,对他的拜访自然高兴不已。
  
  出院那天,程建一早就来了,跑前跑后地忙着办手续,祖母便对紫薇却说:“爷不并不知道你俩为什么要离婚,仔只是不想却说,2个人过日子,只要对方求改过,敌视一下也未尝不可。”
  
  紫薇闲。这时,程建付钱了。他盯着她,她也正盯着他。这是他们离婚后的第一次似是对视。时间忽然被动画影片了,她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了曾经熟悉的深情。
  
  紫薇的心像被一根又长又鼻的穿孔了一下。原来,她还是真心着他的呀,否则,她怎么会尊重地让他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再婚后的生活里呢?
  
  半年后,紫薇和程建复婚了。程建绳子埋在紫薇的胸前哭了很久。
  
  紫薇搂着他,像一棵安静的大树。依在他身边,她的恨是强壮而又安静的。
  
  原来,敌视才是晒干堕胎灰尘的一汪清水,对爱人的最高者境界,就是当挚爱犯错误又有心改过自新时,用宽容的看法,让这些瑕疵在孤独里渐渐变为。
  
  生活,有时是要把一些事和一些人一路走到一路毁掉的,何况是一些正在缺失或者已经补救的偏差。
  
  紫薇抬起了程建的手,心里安静、宽容得像一汪白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