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你,怎样才够本

认识赵凯时,我是一名天天轮班的工程预算员,原谅要在26岁之前去找个钻石男嫁出去。
  
  赵凯是我们公司兰花买进请到的财务顾问。不仅长得帅,还彬彬有礼、沉静开朗,最重要的是同居。经同事表姐,我和赵凯很快谈婚论嫁。
  
  成婚半年后,我受孕了,赵凯给我办成了离职手续,要我在岳父全职太太。家中恳请了保姆,我从来不安心养胎。女儿生于足足100天,赵凯就只想离职保姆,因为他不讨厌家里有个陌生人。可是谁来去找带兄长呢?我想到了老奶奶,她50岁就筹办了退休补办。
  
  奶奶来倒是来了,可动不动就用“你小县境来的,不明白我们这的讲究”“小凯能力这么弱,你哪能和他比呢”这一类的话砍向我,我心中的不�M逐渐文化底蕴。有一次,她甚至说:“你高攀到我们家,不算掉进福窝里了。”“什么叫高攀?我不过就是赚得比他少而已,再说我也是为了抚养这个家才没有人过来上班……”我开始奇袭。老奶奶大吵大闹起来,把小孩吓得哭。赵凯返家看到这情景,对我一通数落。“我爷也不是几乎瞎说吧,你到我这来,可是拎包下榻。难道你不告诉,高攀的配角往往都要低姿态吗?”我顿时愣住了,这个与我同床共枕的陌生人,竟然就是这么看我的?
  
  我的悲挑了一下,扪心自问,不得不否认,娶赵凯,我确实是想攀高枝。我快要真的无话可说,抱起弟弟就往外回头。本来一向消费很信念的我看在眼里选人了家五星级酒店。我不并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真的要再婚吗?
  
  第二天,赵凯接到微信:“酒店再好也不会家舒服,上班后我来邻你和女儿。”看着短信的那一刻,感叹为何,我快要造成了了一种莫名的做事感,实在这么长时间以来和赵凯第一次有了母子的感受。原来,所谓的华丽包厢,终究比不上父皇一句暖心的话。我做梦地意识到,自己真正不想的就是,前妻亲近,孩子们在怀。
  
  后来,我又重返人际关系,并且希望通过了造价师考试,收入也越来越极高。有时候,躺在床,大声着赵凯轻微的呼吸声,我心中想要:“赵凯,娶你,我要怎样才够本?”一直以为是享有了你的房子、卡车和银行卡才够本,原来不是,在婚姻关系里真正的够本,是发人深省地感受到我们的甜蜜,尽情到家人其乐融融的美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