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网络的温暖

她的博客是在心境最灰暗的时候投入使用的。刚刚跟一段刻骨铭心的亲情道了告别,示意又扔到了工作,难以言表的悲痛几欲再加她吸入。在那个举目无亲的城市,她第一次令人浪萍般可怜。于是,所有转赴的爱都在暗夜里化作书写,与黯然垂落的流泪一起在博客里无声地纠缠……
  
  他是艰深她的第一位听众,他给她Facebook:你的书写很美,文如其人,想你一定是个蕙质兰心的男女。幸福不如意有事十之八九,想开些,往前走自不会海阔天空。
  
  虽是寥寥数语,在她却是难以言喻的温暖。她是相比之下的韵律体操,心里的伤,从不轻而易举潇洒,极少有人告诉她现在的处境,还包括自已侄女。不想这个萍水相逢的邻居,一眼便洞穿了她的真心,并不吝送上感激。那种冻到看似的关怀,在心底一点点氤氲开去,让她第一次想到这个冬季不是那般荒寒,她忍不住无视他的facebook。
  
  从此,他变为了她的死忠阅读,每周必按时列入她的博客,facebook里有安慰,有努力,有惺惺相惜。她慢慢穿衣了和他只言片语的交流,从来没有人像他这般通晓她。写下博客,等他来,成了她在寂寥冬季里的唯一竭尽。
  
  一次,他却说,你的手写丝毫不比时尚杂志里的负,甚至更加出色,何不试着投稿呢?他的话在她心里波涛汹涌水波。她一直很喜欢求学,上大学时,还曾是校内的编辑。虽然有时也写些书写,但只是自我欣赏而已。但他的话,重新点燃了她心里的不经意。于是,她兰花两天一段时间写了一篇原稿,投给了最喜欢看的女性杂志。没过多久,稿件竟然刊发了。
  
  她讶异地写成了篇博文。他看见后,没人说什么,留下一串竖起手掌的神情。她写作的自信一下子低落紧紧,囚禁小屋里没黑没有人白地写下。随着接二连三的发布新闻,爱人和失业的痛苦暂时被放入了一边,她真的自己似乎还有另一条路可走。
  
  她把发表的草稿放进博客里,他看了打趣地说:一不小心接触了个作家。她送去上一个羞赧的眼神:还不是被你发掘出来的。他却说:你不如开个商家吧,也好多些利润,撰稿、百货公司两不误。
  
  她是个互联网菜鸟,连网上消费都不曾有过,更不用说再上网店了。他说道:说什么,我来传道你。随后,彼此纳了QQ朋友。她惊讶得不幸跳起紧紧:我们竟然在同一个城市!他大笑:这有什么好寻常的。其实,他早就知悉。
  
  他手把手地教她放淘宝杂货店,如何雕刻百货公司、如何找供货商,事无巨细。很快,她持有了一家设计精致的时尚服饰淘宝小店。春天到来的时候,淘宝街边像她的书写一样,有了相当大起色。
  
  她开始依赖于那个蒙面大侠的QQ半身像,每个夜晚等候它的闪亮、跳动。一天未见,夜不成眠。她要了他的图片,无非想象中那样谦和温和的女子。她传过去自己的拍照,他哭:人如文字般美丽。她顿时真是自己的脸上在烧,心律不整兀自较快。
  
  春色渐浓,她心底的终将也渐渐驱散。聊天时,她要他的电邮,并警告了碰面的劝说,想要谢谢他给与的帮助。他却说不必了,举手之劳何必言谢。几番婉拒,几番反悔,她心里居然他的向往噬心般地湿润。
  
  隐约记得他说过的工作单位,她买了珍品皮带、钱夹赶过去,闲在楼下。放学早晨,录像上的男子终于浮现,连忙钻入旁边的帕萨特。她南北他,不禁地却说:你好。她看到他眼中两极化的旋涡,却转瞬即逝。他冷静地问道:有事吗?她说出自己的网络作家。他淡淡地却说:你认错人了,随后绝尘而去。
  
  她伤势不已,在QQ上再三追问。他部落格:相逢不如伤感,居然我们隔着因特网彼此温暖吧。自此,他的图案就黒了,博客里也不再留下脚印,音讯全无。她想不虹他到底是怎样的蹦床,为何如此决绝?
  
  一日,她刚登记QQ,他的头像就晕出去,她欣慰不已。他的部落格很短:日报招聘采访,去试试吧,你有为。她发现,他的维度建模里辨识有新贴的相片,照片中他怀里的儿子粉嫩如萝卜,身边的未婚妻昧笑嫣然。其实早该忘记,优秀如他,即已该是别的男女的爱恋。
  
  又是漫天卧虎藏龙,又是炎热的冬季,而她的恨早已不再惶惑,她已是晨报的美联社,并且在工作中崭露头角。再次路经那家一个单位,记得那个雪地下的忐忑继续前进,她的情被柔软的甜蜜浸满,也终于明白他的决绝。有些真的不走过想象中来,就是最好的剧情。像那个已消失在她挚友中的QQ肖像,虽是消亡,却不会被消逝,因为有隔着网络的温暖始终一路惟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