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圈养,做野性主妇

小人物是离婚中的“家养山村”
  
  一个女孩,十年间三次注意到老公的婚外情,跟有所不同类型的男人。外遇实例不见得比她帅气,不见得比她天性好以上学历极高,也不见得比她年青。就有一点,糖醋系也好,麻辣系由也好,都比她这份十年如一日的京苏大菜,酱料上要新鲜。
  
  一个结婚慢二十年的女孩,怎么跟外面另行遇见的男子比“新鲜”?这份窝囊,她真的难以与外人道。
  
  跟闺密告状,人都劝说她赶紧离开这样的老公,快刀斩乱麻开始新生活。一说到此,她便一改回之前的义愤填膺,变得吞吞吐吐、犹犹豫豫,“你们不身在其中,当然感叹居然。我一生完了父母就辞职了,家用都是老公给,我只则会在家做做洗手,咖啡个奶油巧克力,要不,就是穿绿宝石项链去找星期。这会儿我都45岁了,就算当年也是复旦优秀学生,但闷了这些年,双翼都变肥变大了,再要回去跟狮抢食吃到,怎么不太可能?”
  
  我瞟她一眼,“而今这些顾忌吧。不然,你老公已写下保证书来,说是只要你离开他,他会付
  
  所有赔偿金,黑宝珠都按了,你还是拿心碎的眼泪拖着他,究竟为何?”
  
  “这离婚虽轻则,可老公也不是一无是处。如果我能忍下他外面有人,凡是积蓄、翻新、配备家具、不免往返这些大事儿,都不要我烦神。还有我女儿,现在也富家子弟得很,总愿意奶奶去进家长会,嫌我跟学长对策谈吐露怯……瞧瞧这些公事,家里没法一个见过世面的女人们撑着,母女俩一定会平白无故被小看。想来,要回归单身,这些事一股脑儿都堆到身上来,心里那股受不了憋屈要结婚的冲劲儿,就泄了六七分。”
  
  哦,作为从没留在过公共部门的职业妇女,我推倒没只想过这个。原来,衣食无忧、诸事不烦神的家庭主妇正职,也是离婚中的“繁育岗”。
  
  女人们在这儿,夏有空调冬有暖气,到点就有人投到喂,基本上成了每天踱着碎步的动物园生物。肚子减小,双翅变短,长腿变肥,能力也仅有消退。这会儿把婚姻关系的藩篱拆去,等于把十几年来的保护也重设,让她重返野生静止状态,独自应付一切变化,独自“捕捞”来养活自己和孩子们,她怎能不两股战栗,心生恐惧?
  
  外面那片丛林里,是展现出亲切,还是布满伪装?连这种近似战斗能力都更为胆怯,如果不经过一定的“赦野外适应力训练”,她不驶出往栅栏里镬才怪呢。
  
  现在,对她而言,还不是谈分居的时候,而是不该寻找一切机会,训练寻回独立生活的欲望。
  
  小喜好让人直立腰杆
  
  先从获取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十元、一百元钱财开始。现在的网络这样繁盛,凭小手工接采购收到手软的人,数不胜数。家庭的那点小热爱,养活自己也毫无情况。
  
  我认识的一位二姐,穿水晶球枕头也穿入了风头。2015年是山羊年,光是宝石羊,她就绞尽脑汁设计了十六个种类。光是棕色盘羊那一对转弯萌大角,就要用上百粒宝石项链来穿著。羊不廉价,一只两三百元是常事。很多订阅者接获售给她点赞说:“比香奈儿新款项链还漫画版。”
  
  还有一位大姐,因为咖啡豆木工高超,每天在自家微店上市场推广各种手工巧克力。光是前老师、前上司,以及闺密们各界人士致信的订单,每周就少于150份。她简直忙不过来,不得不雇员了自家妻子和妻子的学院老师,每天小弟她交货各种原材料、配件牛皮纸包装袋、为每份糖果附上简短祝福。她自己肇始的蔓越莓糖果、金华火腿蛋糕和茶籽巧克力,都在网上有很高的好评率。
  
  有一次,一位供应商为中学毕业十周年布道订定的糖果,就至少200袋。她装完最后一袋面包已经凌晨一点,忽然忘记几个月前,自己居然有间隔时间每天跟老公三角恋掐架十几个星期,整天被泪水鳖得面庞肿,很不想冲过去对旧日的那个“我”大喝一声:“你怎么这样傻?”
  
  这两位,早先也因为自己没有专业技能自觉过,也曾为女人的负心落泪一缸流泪,而发现小饼干、玉石小挂件都能让人挺直腰杆时,她们的全球快要就不规则了。
  
  带着矫健与野性创建新规则
  
  那位做巧克力的姊姊,不但之后装修了自家房子,还在她的糖果交付圈里发展出新一批一般说来分会,每个月都有组织大伙到家里来上“咖啡豆课后”,也带着分会们出门自驾游。
  
  最近,她还在自家大客厅里秘密组织了朗诵会,理事们造成打动肉体的诗作。她则挑选出其中的六首,读取在自己的饼干袋上。
  
  也就是说,之前被她看做畏途的事情:自力更生去找一碗饭吃完,独自粉刷院子,与各色人等撑腰,在开发团队中充当创新师和发起者,她都好好了。
  
  每办报一件事,却说这些蠢离了她老公也能办得好,甚至办得更好,她的感情就如同春天的树枝,内里蹿摇动着汁水,蹿一动着归属于妇女的精神上与欢洽。她在十几年婚姻生活中渐次毁掉的自信心,被一份份地捡回来了。
  
  过了大半年妳,我都认不出她了。她重做了发型,最初造了脸部,愁苦之气一扫而空。她更加干练、幽默、感叹。
  
  离心不只身的老公偶尔去找,对她还有偏爱与恫吓,她已不再如之前那样,动不动方寸大乱、以泪洗面、溃不成军。她很遇事地择其一二,为由回击,压制之后,还可以不动声色地回去揉面做糖果。
  
  她越是面不改色,她老公越是心中发虚。理所当然,她不再是木讷怯懦的家养动物,她丧失了丛林捕食的某种矫健与野性。她创立了自己的规章,初步尝试到权利的好处。这些灵活性上的维持,让她终于面露淡定与耻辱。这样,要不要再接受他的归来,也要问问她的见解了。
  
  她说道,有关离婚的谈判还在顺利进行,但他已只能在言语和行动上漠视她的不存在了。
  
  本来,人类所的感性也少不了遵守某种丛林自然法则:动物园生物是没有人资格与动植物谈谈必需的,唯有珍稀之间才有平等对视的特权。那份尊敬,其实是用你激发自身经验的辛劳换回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