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说想念

今天早晨,我和老公早晨洗漱时,房间的锅里烧着的水。等我们洗漱完,冷水就不会熔化,然后我会把面下到锅里,把火把手小,在每个碗里放好调料,鱿鱼面有、装碗、末端上桌子。我和老公吃掉面上时一句话也没说,这些年来,我们共同的焦点大多是错综复杂弟弟。
  
  中午出门时家里很冷清,因为妻子不在家,晚饭我用电器旅游者饭食对付一下,晚上出门时水煮两个粽子和老公一起吃。
  
  忽然电邮的音乐APP飘了,是兄长给我叫来的,我询问他不吃得好不好,他说是“好”,问他晚上冷不冷,他问道“不冷热”,问他适应环境不适应性,他说“心想”。我忽然感觉到作为父亲的无能为力,隔着几十公里的距离,我只能给兄长任何重大突破的陪伴。
  
  其实我很想问“你不想我吗,不想家吗”,但我不敢,我惧怕自己一询问,就不会流泪哭出来,也恐怕我的想起和悲痛都会让他只能放心。
  
  丢下电话,我忽然流泪放声大哭。人间,双亲与父母需要朝夕相处的日子竟那么较少,十几年的间隔时间倏忽而过,在我人到中年,渐渐地更熟练亲近孩子时,小孩却必需有他自己纵横的日月。此时,为人父母亲者所需要好好的只是割舍、挂念、�[忍和期待每一个家人的天都。
  
  我告诉再过一段时间,我会慢慢适应没儿子在身边的夏天,可能会经常哭,也一定会那么地想念他。只是我不知道这是孤独的因缘,或是冷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