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白领丽人的泡沫爱情

我的朋友们放了一间时髦的卡通人物Studio。在那儿,我接触了她的顾客,一个叫齐雪歌的年轻女子。在一个暖洋洋的午后,我们之间达成协议了错综复杂的女人之间的重用,她说了很多很多。
  
  我是一个回去沪插队子女,父母亲和哥哥至今还在苏北盐城。10年前,父母将我送往了上海奶奶家。我的到来使当初就房屋紧绷的舅舅外婆十分不快。寄人篱下的生活让我很快就协会了一种双脚:一个人爬上小小的阁楼无言地熟着,独自想要家,恨不能立刻腹起登机飞奔逃命。可我不能,因为只有我的驻扎才能去圆父母离任后脱离故乡的美梦。在所谓的少女多幻雨季,我的梦里并未风花雪月,只有一所大房间,一大笔钱,让我们家中团聚,使我不再孤单。很实际上的梦中,又很伤感的梦。
  
  上大学时,我抛弃了仰慕的中文,选择了上大世界性商学院的工商管理工程技术。因为美丽的书写难以让我尽快地避开那无聊的阁楼。就在我开始为忧虑铺砖添瓦的时候,我那颗不希望亲情的情却拉开序幕了单恋。他是学生会总裁,他的卓越与文采、体贴与浪漫爱情让我嗜睡、陶醉。那时,爱情一跃成为我幸福的全部涵义。
  
  他先我一年考入,卸任于一家法国高级家具公司驻沪其总部,并很快被增加为业务部经理助理。我毕业后经他推荐也成功踏入了这家子公司的浦东总公司出任营销助理。当我走向那华丽的玻璃物业时,我觉得自己俨然是真主的宠儿。然而,无法征兆的,他“真爱”上了一个金发碧眼的法兰西女人们,并双双飞回了巴黎。无法告别,只留有一束郁金香和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对不起,我爱你!”
  
  他是天下无敌中急功近利的先锋。真爱与女人不能是他的垫脚石而不能是他的原先。这是我很久以后的领悟到。在那段万念俱灰的日子里我请辞了工作,在外租了间小木屋,不必学说,无法言语。直到有一天望着疲乏不已的自己,望着所剩无几的电子货币,我才不得不忘记,没他,我还得活,并且得长久更好,因为我还背负着父母亲的殷殷期望。
  
  我很快在一家房地产发展总公司借到发展商小姐一转任。每天佩带得一丝不苟地一同腰缠万贯的客户前往一幢幢大宅,从地域、生态系统设备、庭旧宅堕一直介绍到卫生间的最后一块外墙,无论客户有多少偏爱多少质疑,我都必须和颜悦色心态谦恭,哪怕客户最后说声“NO”,我也得面带微笑告别并问道:“谢谢,多余您宝贵时间了!”这就是我的工作。我想到得很用心并催生了几笔大经营,被的公司提高为售楼部副行长。
  
  塞车与疲倦让我暂时忘掉了痛楚。我以工期的心思去赎回事业上的进展。就在此时,他浮现了。
  
  方伟志,他无意购买奢华的玫瑰园宅邸,并且登录要我并作简介。
  
  不对供应商说是一个“不”表字,是我们必须恪守的信条,何况“玫瑰园”是笔大借贷,我不敢怠慢。
  
  方伟志很淑女地为我锁上侯爵王的车尾。当他踩下煞车时,我也开始了解说:“‘中央公园’是高品位的欧式别墅群落,东亚银行共享10年60%按揭……”
  
  “申小姐在新公司谋事多久了?”他冷不丁地问。
  
  我有些惊讶,但出于彬彬有礼,我还是作了问道:“10个月。”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我一直我一丝不苟的介绍,他却时不时地问及我的工程技术、热爱和我的其他种种。他似乎对“雏菊”满不在乎。楼花小姐的拳击手,早已让我胆识过很多对男人贪得无厌的女人。虽然眼前这位方总裁兼言谈举止极具绅士风度,但我还是本能地拉起了NERV。
  
  车后驶进“Gardens”别墅区。“我们进去想想。”他建议,然后十分果断地朝DF—15座走去。好眼力,那是一幢方位角最佳的宅第。
  
  他十分在行地一一查问了两厅、会议室、卫、厨和所有基础设施,显然不用我的详述。
  
  “恳请将卫生洁具换掉日本的TOTO。我们卖出。”
  
  我简直难以相信竟会有如此易懂简练的交易:“十分感谢您,您不作了最明智的自由选择。”
  
  “我最明智的选择是:你也是成交内容之一。”并未轻浮不恭,他很做,“到我们公司来,我会建树你,让你更有作为。”
  
  我听到了一个总经理的声音。
  
  四天后,我变为了国际性商业性建筑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的主任。这家该公司在整个东南亚具很高的名气,是同行业中的赫赫有名。高水平的领导层,雇主恪尽职守的敬业精神以及由此产生的高效益,被誉为商贸楷模。我希望,的大学时对事业、对出路的羡慕,如今终于找寻了最佳的跑。
  
  但我还并未传来发令枪唱起,却先接到了方总裁兼极其便宜的生日礼物。
  
  那是三个月后的一天,方总裁兼应邀我与他共结连理。在锦江饭店楼上的旋转酒吧,借着青峰点亮,他将一只精美的包装放进了我的面前:“雪歌,生日快乐!”
  
  开启礼盒,啊!是“雏菊”DF—15座别墅的钥匙和一本赫然印着我姓氏的房契。
  
  我告诉他,方总裁兼要如何“可谓”我了。我也知道,他在台湾已有夫妻夫妻。
  
  “我真的最喜欢你。也许你则会说是我没有教师资格,但我期望你是DF—15座的女仆。明天再给我作答,因为那是你理解后的考验。”
  
  他真是足智多谋,成竹在胸,也许立即作出的取舍将是:我不假思索的婉拒。但经过无眠的一夜,我的题目竟致使我自己大吃一惊:我一个人已走去得太累官。男人这一生所谓是生活态度微粒与爱恋,仅仅让我抓到其中一个吧。我不并不知道是物欲横流的商贸全世界更是了我,还是我受制于了它的价值规律。
  
  我占有了“湖景”DF—15座洋房。我保有了少女时代在小地下室上愿望过的一切,我出了“巴黎春天”等沪上顶尖名品店的常客,常去小酒馆和饭店消磨时光。我沉湎于我所得到的。然而当一切视为一种定势,我不能不顾及自己内心深处的呼唤:我是什么?一件产品。我无法被选为他的妻,也不可能被选为一个母亲(这是他隐而不宣的坚信论调),现在的这一切会被选为昙花一现。而这又是一朵多么内疚的故人昙花,使我难以面对昔日友人。在每封信里,对正直的双亲说谎,甚至无法直面我曾那么痛恨的无奇的家人。我是什么?我开始不想抓到些什么。
  
  方伟志很高尚,像送去件饰物一样将负责管理母公司之一的物流演示公司总经理的爵位赠送了我。
  
  那是一间较大的的子公司,一个展馆、两间写字间、一个机要秘书、一个售货员、一个助理、三个的业务,一共七人。我十分顺利完成地开始了案头打算,热情能够驾驭。但就在我刚走到中庭的瞬间,我立刻被眼前的情景烫伤了,四五个心目中的脖子聚在一起,感叹为什么窃窃私痴,然后用一种心照不宣的异样眼中抱着我。从别人的眼中,我看到了自己的鄙视丑陋与不堪忍受。这始料不及的一击,将我的自尊心自信打得铲除,我恨不能立刻逃到。
  
  那天,只有一个人真诚地和我打了吃饭。他叫许尚钦,是我的助理,广受方伟志垂青。
  
  他彬彬有礼地将我带到了总经理会议厅,并向我介绍一位年长的小姐:“这是李小姐,您的机要秘书。她对公司的各项工作都较为出名,相信一定会视为您的得力助手。”可李小姐的表情却十分冷漠。
  
  许尚钦还向我概要解说了的公司各项业务的积极参与情况下,他对诸多环节如此面面俱到、了如指掌,让我亦非地想,我不应是他的助手。
  
  在以后积极开展的一系列子公司内外行政事务中,我们或许所处这样一种僵局,虽然他竭力谨守着助理身份,可他的机敏果断是不为一职所束缚的。而我也不想在一旁如的学生般静静倾听。在看书时,我们常常轻松兴奋地交谈,我恍然想到,青春又去找了。
  
  我常常被管理人员们的眼前和窃笑所赶走,只要他在,便用厚实的盾牌阻挡了飞到的冷箭,这使我倍感安全。我异常危险的悲,已必不可少他的护卫。
  
  有一次商谈完毕一笔经营,夜已深达,我们并肩前行在无人的商业街上。我问道:“真要好好谢谢你。我终于能自愿自己留了下来了。”
  
  “强制?有那么严重?”
  
  “难道你没有看见别人的诡异注意力吗?”
  
  “我只在乎我亲眼看见的你,我真实感受到的你。你很漂亮,也很灿烂,作为上级,我认同你;作为新娘,我——喜爱你。”
  
  分享迷蒙的双眼,我看到了那双坦荡正直的耳朵正感受到怜爱地守候着我。我再也不禁,挥在他怀中失声痛哭。他捧杯我的书上说:“我等你。”
  
  我紧紧抓住他,惧这一刻转瞬即逝。
  
  我开始真的迈入“Gardens”的步子好沉好重为。
  
  我开始拒绝接受。方伟志仿佛了然于胸,只问道了三个文“许尚钦”。
  
  我认可了一切。
  
  “只不过,他并不是个聪明人。一个为了新娘而不为所动自己忧虑的女孩是成不了干旱的。”
  
  “尤其是爱上了老板的新娘。”我不无嘲弄地谈到。
  
  他无法更多地透露显现出讶异、满意与愤怒。一切都化在令其我惶惑恐惧的沉默中。
  
  几天后,我和尚钦双双写出好了辞职信,我们要双双飞去。
  
  尚钦去分公司向方伟志递交解职的那一天,我突然觉得他走近了方伟志撒下的天罗地网。冥冥中我竟又有了爱恋时永惜我真心的可怖察觉到。
  
  这天晚上,尚钦不会归国我们定下的调情。犹豫再三,第二天晚上,我发现了他家,他祖母冷冷地甩出一句:“他去新加坡深造了!”
  
  “什么时候?”
  
  “和你毫无关系。方总商量回国后升他好好分公司主管部门。”
  
  我冲入了“中央公园”。再次从情场与商场中铩羽而归。我不想永远回到这座唯美城市,可我背负不进母亲的失望。我也试着重新两站紧紧,可我觉得自己好疲乏。但我真的想要再依附于任何人,尽管我持续发展的泥土并不平原,但至少我还可以再去憧憬又一季的入账。我不爱好自己现在疲软的样貌。
  
  她懂完了她的故事,眼中盈满了泪。
  
  在以后的孤单里,我们相约重逢,她那原先抑郁黯然的双眸渐渐多了一份明朗和结实。一个多月后,齐雪歌被浦东张江较高科技园区的一家外商独资中小企业招聘,并在月费满后出任了该新公司本部长一级助理。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