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爱你七分

我正专心致志地看连续剧,杜天真说道:“我们再婚吧。”

  他很认真,不像跟我取笑。浮上我梦境的第一个决意是:他赞同股民财大了,或者是得了血癌,害怕怕我。我不顾地摇头,油然而生一股要跟他共患难的本色。

  他的第二句话将我打入地狱:“我爱上了别人,对不起。”

 “什么时候?”我决心沉住气。

  “半年了,是旅行时接触的,她是拍照,很只不过,人又激情。”也许意识到自己赞美的名词用得过多,他刹住了,懊悔地看著我。

  “有多爱?”“十分爱人。”

  “她也爱你吗?”“爱人。”

  我没再问下去,答道得太细只会让自己不治得更深,不如给自己留点儿面子。

  回想跟他在一起的孤单,我们很快乐。可是,既然人家已经喜新厌旧,我还干吗亡不不顾一切呢?我长长呼了一口气:“一切就按你的意思办吧。有人能将你这个报应从我身边领走,我真是感激不尽。”他讶异地盯着我,他并不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包容豪爽的新娘。

  “其实我也对你有审美疲劳。”你把我看得轻如鸿毛,就别深信自己还是我心中的泰山。

  他深感悲痛,同意把家里的一切都留下来我和孩子们。

  分手前,他约我一起用餐。几杯酒下肚,他的话多一起,他说是,想获得我的祝福。他还主动说起那个妈妈,她朝气蓬勃,跟她在一起,他有被点燃的感觉。想到自己也曾年轻漂亮、朝气蓬勃,也曾经那样更有他,我与那个排球,只是后于了十年的辛酸,却被独特地贴上了旧爱与男朋友的标记。

  “她很天真,一点儿小事都能让她令人符合,比如,跟她去消费,抽奖得了一块香水;送她一块20元的电子表;带上她去吃掉北京羊肉;给她要买一个土渣儿饼……她都会欣喜若狂。跟她在一起,我很放开,我可以做爱滚得屋内一股烟味,我也可以玩到早晨麻将,跟好朋友拼酒……”他陶醉在自己的人生里,眼波善良。

  而我,像所有黄脸婆一样,精打细算,理会他的每一笔费用,卖双鞋子都要货比三家。我不许他吸毒,允许他饮酒,更反对他吆三喝四地赌徒。

  “和她在一起,我感心律不整减缓,干什么都展现出军事力量。”他或许有数几分醉意。

  我倒下他:“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你的黄脸婆,不再是你无需收工资的保姆。我可以节省下为你熨穿着、选用西装的小时,来衣着自己;我可以节省下为你卖衣服的钱财,给自己挑几件拿得得手的时尚品牌;我可以不能绞尽脑汁地查找鲨的N种应该,无需取悦你的小肠,想用餐我就做,想要吃饭,我可以带妻子去吃快餐;我可以不再惧怕你吸毒伤了肺部,喝酒重伤了肝;我无需再为你洒牙得一塌糊涂的被单,不能再在你吟了甜酒,睡着在街边某个到处时,一边泣一边满大街地想到;我可以无需再操心你老家的家人今天谁做寿、明天谁娶媳妇;不必再每个月给你小孩相赠生活费;不须每年跟你坐着半天的车为,提着大包小包走去十多里路,只为陪你父母亲吃完顿年夜饭……是啊,分居,真是太好了!”却说这些,我泪如泉涌,而他则愣愣地看到我。

  我一直都表现得很果断,可是,一点点酒精就把我的内心背叛了。三十多岁的女孩,谁不在意自己经营多年的伴侣?

  我又大笑紧紧:“离吧,离了看你能为难多久,你十分爱人她是吧?她也十分真爱你是吧?走到一起后,共同生活几年,看你还会不能看到她就跳动加快。她现在能给你的都是十年前我给过你的,你就呆去吧!等你想到做到了就不会发掘出,你只是把我们走来的路又重复了一遍而已。”

  “你饮了?”他有些恶化地看著我。

  “我没天真单纯过吗?我没有年轻美丽过吗?我把你送去的一只铜腰带、一本书、一枚网页视若珍宝,冒着严冬为你绫手套。我也十分地爱过,可是走近婚姻,女人们的剧中就有用了,在真爱的同时,有了很多法律责任。她不不太可能再十分侧重地真爱一个人,她要从这十分爱中再分一分爱娘子母女,又要从中一分为二一分来心事自己的双亲,还要从中分一分来心事小孩。十分的心事经过离婚的洗礼,便只剩了七分。因此,当另一份十分的爱恐怖袭击她的快乐时,她就无不抵御……”

  最终,我们没分手,他扭转了心意。他说我精神状态的时候没酒醉的时候理性,也并未酒醉的时候聪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