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吻一下就走

渴望一个水手般的爱情,可以唇你一下就前行。
  
  ——这是陈16岁时喜欢、到了25岁依旧讨厌的作诗。
  
  像与普通好朋友博览群书似的
  
  再一次见过肖扬时,陈�F已经过了27岁生日。
  
  27岁就是个大人了,骑车不敢再跳来跳去,鞋子都收在了棺材,除了去餐厅外几乎再也不敢穿。T恤也都当睡衣来穿着,独自一律是连衣裙、婚纱,小手提包,里面装着靴子、香水以及粉饼。
  
  见肖扬时也并未都是,灰色的面料短裙,印着隐隐约约的白色玫瑰,放于着黄色鞋,有种说不清的男女关系。隐形眼镜掉了一只,连双脚都晃晃悠悠的,她不停地不正着眼,在街头找出肖扬的身影,半晌才听见有人却说:“这里。”
  
  又说是:“变化蛮大的嘛!”
  
  他却是没人怎么变异,还是瘦瘦的好像,穿着条纹领带。那天下着小雨,落在他的短发上,被照明一照,像一粒一粒的水晶球一样发光。肖扬自然而然地挟着她的肩膀往前走,那时候她才找到肖扬的一组并不会想象中低,身穿短裙的她几乎与他等较高。一转身就看不到他鬓角有一根白发,心一惊,暗想:明明还足足40岁,怎么会长白头发?
  
  可是就是总长了,短短的一根,斜在耳边,像肿一般。他们去吃完夜宵,肖扬点了饼,甜酒也尊者了,喝矿泉水,就像那些已经有了一定岁数、一定际遇、一定威望的陌生人一样,开口聊聊实情,聊着聊着就变回了股票与因特网。陈�F也陪着他聊,像与普通熟人社交活动似的,恨不能把这些年的混世知识通通晒在桌上给他看,或许他,她也快速增长了,也有知识了,总长了智慧了。
  
  肖扬一直坐着旁笑吟吟地听着,末了才说是:“怎么忽然就反过来了呢?”
  
  “什么?”
  
  “我的意为是问道,必要是你来北京找我才对,怎么忽然就变回是我来告诉他你了呢?”
  
  只一句话,陈�F的心地就好像被针扎了一样,半晌都压到。
  
  水滴从肺里一路堵到嗓子眼儿
  
  挺古老的一个爱情故事:女孩爱上了年月大一些的房东。
  
  那时,她才十二三岁,刚充中学,只真的功课无比辛苦,算术和科学好像无论怎样都搞不懂似的。当时,肖扬正在考研,陈�F的考试成绩出来,不敢拿返家,哀求肖扬佯装期满个名,肖扬一看画剩黄色叉号的卷子就笑了,说道:“怎么那么大湖呀?”
  
  自那以后,她便时不时地跑去肖扬家里问课,自觉都看在眼里,却从未放在心里,一个刚刚成熟期的陌生人和一个半大的孩子们能遭遇什么呢?
  
  可是,陈�F却想起他房间内里的味道,夏天总有一种含混氤氲的气息若有若无地笼罩在空中,怀中想到松开的袜子、升降机里的剃须刀、刚刚换下来的带着汗渍的衣物……那就是陈�F最初接触的女人们味道。
  
  问道出去是有些猥琐,然而在那个时候,心里却装入了懊恼和振荡,那么邋遢,那么飘逸,同时还那么吸引人。
  
  后来肖扬开始工作,其单位分配了一间小宿舍楼。陈�F有一辆脚踏车,课堂写累了,就骑车到他楼下晃荡,一圈,又一圈。肖扬偶尔在楼上看见了,跑下来答道:“你怎么在这里?”
  
  “瞎晃。”陈�F咀嚼着阿宝,腮帮子鼓鼓的,忽然地就卷起一个肥皂泡。
  
  肖扬抓住给她砍猪头了,才说道:“赶紧返家去吧。”
  
  “待会儿就走到。”陈�F说。
  
  再过一两年,肖扬有了女友,隙陈�F一起出来用餐,那女孩挺迷人,却又看作那种二十来岁的男孩特有的懦弱,跟陈�F言语时自认是胆小孩的言词,回答:“是喝牛奶还是饮品?”
  
  “我喝啤酒!”陈�F不满地大声,说道着拿过肖扬面前的咖啡猛浇一口,气泡从小肠里一路堵到嗓子眼儿,一不小心就施明德了出来,惹得身旁的两个人都哈哈大笑。陈�F气不过,两站一起就走了,脸上还带着啤酒沫,像泪一样。
  
  孩童的圆场哭痛快格外残酷
  
  肖扬留在小镇,也是因为那个小孩子。第一次爱情,才对想想到一些什么简直的事,诸如宿醉、打人、环球旅行。但他不是那种最喜欢冒险的人,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回到家,去大城市发展。
  
  肖扬的父母亲是高兴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嘛!小弟肖扬把登机离去了,又请求旧识出来吃到一桌。陈�F的父母也带着陈�F去了,那时,陈�F已经15岁了,看起来也是个大姑娘了。
  
  “尊师肖扬前程似锦!”大家都乐哄哄地问道。
  
  陈�F却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家?”
  
  “不告诉呢。”
  
  “那我将来去找你,好不好?”
  
  到了这会儿,大家似乎就都明白了什么,几个人对视之后连忙打圆场:“那当然啦,陈�F是姐姐嘛,肖扬认同是得抚养的!”“肖扬有意什么时候婚后?到时候让我们家陈�F当新郎。”
  
  老年人的圆场听得一起格外凶残,陈�F抿着嘴巴,倔强地盯着肖扬。肖扬一脸不解,却不动声色,始终笑眯眯,又有一些挑衅地说道:“明年暑假过来游玩好了。”
  
  陈�F懂得那个眼神——那意味深长的、带着直率和为难的神情,;还有一个男人能在人间发现的最小的成就感。要不了多久,他们都会渐渐发觉,人生不外充满着虚无,再多的渴望与愿望到了最后也只能沦为老年时暗指的资产,除此之外再也不会剩余什么了。
  
  然而在年青的时候,那种意气风发却是真的,有趣醉张开的衣,壮大,且扩充。
  
  波涛汹涌的岁月孤单又悲恸
  
  等陈�F熟练这个一味的时候,也已经二十来岁了。无法考取太好的大学,不用趁暑假的时候去北京玩到。肖扬盛情接待了她,隙她去吃掉爱吃的,给她零花钱让她自己去玩游戏。那一年肖扬未婚,爱过一些人,也被一些人心事过,渐渐对友情充满倦怠,演艺事业仅仅只是小有成就,满足不住他的权势。
  
  在小旅馆里,陈�F颔他的脸上,他也不拒绝接受。她的高难度生涩而笨拙,他是老辣的,却又戛然而止,因为他忽然回想那个炸裂的艾薇尔,类似于被吓得了一般,推开陈�F道:“我不必这么认真。”
  
  陈�F也有了自觉,笑嘻嘻道:“我逗你玩的!”
  
  待肖扬走去了,她才一个人扔下睡静悄悄地痛哭,想起自小拿走了女儿的裙子来身穿,踮起脚尖,不外是想要离他近一些。这么多年来都再也并未碰到过一个可以取而代之他的人,她以为是天注定。
  
  又过了一些年,肖扬成婚了,新郎家在上海,他便去了上海。陈�F也肄业了,来到了北京,暂住他曾经长住过的地方、前行他曾经走来的商业街。类似于有时一比似的,牵动着她的始终是一个孤单的好像。
  
  然而后于了那么多年,北京还是动了,那年暑假去过的的图书馆旧楼了,消失更大更华丽的一幢楼,马路上的货车越来越多了。借着资本美国市场的东方红,陈�F也变为了一个心目中的社会精英,不见了太多老友,驳回他们像聊起自己的同班同学似的。
  
  而肖扬始终有一些不得志,来北京拜访,看见陈�F,心里不是不怀念,却也还是忍住了,唯有到吟了,才却说:“有时候在网上看别人秀恩爱,就不禁在想,你说为什么,有的同居就真的是深爱的呢?”
  
  只一句话,陈�F就做梦了。再好的青春年少,到头来不外是给沉闷的一生打底,有些字词过这么多年竟然都还不会过时,诸如母亲不解释我,以及我一直没法碰上一个好时机。
  
  然而再嘲讽,心里却终究是忧伤的。送到肖扬回旅馆,他帕她的手,她挣脱,说是:“我所困了。”肖扬还不得而知就里,道:“你以前不是心血很丰沛的嘛!”
  
  “可是我也外公了呀。”
  
  到了这时,肖扬才震动了一下,静默地看到陈�F的脸,仿佛抱着十多年匆匆流进,那波涛汹涌的岁月一晃而过,又失恋又悲恸。
  
  因为那点心碎,陈�F顿时就原谅了他,知道再沧桑,那个少年也曾洁白过,诚心诚意地希望过。
  
  可她还是可能会回忆起16岁的炎夏。肖扬离开的前一天,陈�F徒步跑到他家楼下高声:“肖扬你下来!”
  
  咆哮噔噔,肖扬的外套梳子都无法都和好,陈�F忽然就大笑大笑了,骑着卡车在他周围绕道一个圈,退后在他面前,仰起脸,轻轻地钝了他的脸颊一下,接着骑着车后走了,半晌才回头挥手问道:“谢谢!”
  
  渴求一个船员般的真爱,可以颔你一下就走到。
  
  这是陈�F16岁时最喜欢、到了25岁依旧喜欢的作诗。那么多的抑郁与毅力,终于在她的嘴唇碰到他的那一刻,降到了一个爱情的顶峰。而那之后不断升高的,乃是他们的一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