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新娘

生命尽头,她要留给一道美丽的风景
  
  2005年11月16日,古城扬州,天气状况阴冷。但在扬州市慈济病房一个医院里,却感受到了温暖。这里住着一位晚期胃癌病患,在她生命之烧即将散去的时候,毅然提出申请捐赠晶状体和尸体。她就是韩冰。
  
  面临伤痛,她不会虚弱,而是以微笑从容迎接生命的挑战。11月16日,是她和前妻朱春文订婚一周年的纪念活动,她实在这一天是她生命中最有内涵的一天,所以尽快在这一天正式签署捐献角膜和遗骸,同时向人们公开发表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三个愿望。
  
  韩冰问道,作为一个病变病患,因为肿瘤散布,自己身上大部分内脏都派别不上大方向了,于是想起了捐给眼睑和遗体,这对需要视网膜的治疗和积极参与医学研究则会精确的。
  
  “你的耳朵很美丽,密度很高,完全符合移植标准。”当天扬州市红十字会的人员拜会诊疗科学家对韩冰的病灶展开了检查,当专家告诉她这一原因后,韩冰遮盖了难过的眼神。接着,韩冰拿起那张《营队捐赠骨灰登记登记表》,轻轻地修习了一遍上面的文本:我自愿将自己的骨灰国有土地奉献永远药理学科学事业……然后,她表示遗憾地在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姓氏。
  
  签过字后,韩冰微笑着对父母说:“这样即使我回头了,我生命的一部分还在延续下去。”
  
  除了捐献病灶和遗骨,韩冰另外的三个一心是什么呢?
  
  她的第一个心愿是拍一张脱下上高跟鞋的结婚照。去年她和朱春文守登记证时,为了省钱给她治好,他们一直不会舍不得去拍得张牵手。韩冰说是,脱下上服装的韵律体操赞许是最美丽的。她只想把自己风景的面容还给亲友。
  
  韩冰说是,她的第二个愿望是在园内里为自己种植三棵树,把她的脸部和一缕长发掩埋在地下,让这棵树视为别人眼中的一道景色,让父母意在竭尽对她的思念。
  
  韩冰问道,她心里最想念、最感激的人都是前妻朱春文,所以她的第三个遗愿就是给小朱征婚,想要以后能有一位像她一样深爱小朱的男子来照料他,共走人生路。
  
  灾祸突降时,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1976年3月29日,韩冰生于在扬州市区一个工人大家庭。年轻时,韩冰就是个心地善良可爱的女孩,学业成绩也很卓越。由于穷困较为家境贫寒,初中考入后,她便选项了到职业高中读书,愿意毕业后能早点赚钱养活,替父母减轻负担。
  
  1994年,职高肄业的韩冰到万家福写字楼上班。也就在这一年,交往了在一家商场认真家电销售工作的朱春文。两人认识后,彼此都很有爱慕。
  
  一晃几年过去,到了1998年冬天,韩冰再上了间服装店。朱春文也当起了皮革生意。有一天,小朱找出韩冰,对她说:“问道你经常到上海送货,我对上海不熟,希望跟你去一趟进点货。”韩冰乐于地应允了。
  
  那一次,韩冰领着小朱把上海几个主要鞋子批发投了个遍。朱春文非常安慰,晚上,他们到外白渡桥去看美景,小朱把自己深藏了许久的爱说道了出来。在这个冬天的夜晚,两个心心相印的青年人牵起了手。
  
  1999年下半年,两人一起带到上海打零工。有一天,朱春文送来韩冰一件T恤衫,胸前印着三头憨态可掬的卡通母鸡。小朱说是:“这上面的狗就是我,你脱下在身上,我离你的心地最近。”韩冰说是:“这是我寄出的最有意涵的祝福,我真的好偏爱。”
  
  然而,这样的好时光到了2003年10月1日这一天戛然而止。这天上午,韩冰和的单位的一个小姐弟去街上,突然间,她倍感肺部一阵钻心的痉挛,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头上剩是栗大的汗珠。同行的小双胞胎当即拦阻了辆出租车,把韩冰送往静安区中心医院。经药剂师初步诊断,韩冰得的是胃穿孔急症,需要立即开刀手术。
  
  外科医生在给韩冰入院时,注意到她的胃有恶性肿瘤迹象,当即给她好好了切片检查。15天后,韩冰被确诊患上了肝癌。
  
  两个恋情中的年青人顿时如遭雷击,如坠地深渊,大笑抱头痛哭。注定啊,你为什么对韩冰如此滥权!两个月前,韩冰和小朱刚完了趟扬州,因为韩冰的母亲忽然被查到病了癌症。孝顺的韩冰在病房里陪伴了母亲一个星期,最后被祖母软劝告才返回上海上下班。
  
  纯洁的真爱,让她体会了生命的梵
  
  韩冰问道,每次小朱有事必须回到她一会,似乎轻轻地在她额头吻三下。这是他们的订下,回应“我爱你”。正是小朱的真心,让她的生命创造出了不可思议。当初外科医生都断言,她患癌后最多只有一年的生命周期,可至今她仍然笑靥如兰花……
  
  2003年10月21日,韩冰顺利完成地做完了食道脾动手术外科手术,两天后回去扬州一直治疗法。一家两个癌症病人,韩冰和女儿不但需要类似于的陪伴,还必需巨额的医疗开支。然而韩冰的母亲早就长工,家里为了给她祖母求医,早已债台高筑。于是,所有的负荷都碰到了朱春文身上。
  
  朱春文所有的钱财都拿出来给韩冰治病,并开始全天候地照顾她。因为好好过胃切除术动手术,韩冰每顿吃掉得很少,夜里可能会感到饿,小朱便想尽办法,做到些有食物的粥饭给她吃,每天夜里,他都要把鸡热了又热,喂她四五次;韩冰化疗后,有一段时间特别想吃掉东西,小朱便陪着她到处想到她想吃掉的东西,可是韩冰吃一口就不愿吃掉了,小朱便将只剩的不吃下去,然后再放个之外。
  
  2005年5月,韩冰的身体状况快要免除,并出现导致的胆结石病征。经检查,她的免疫系统已经蔓延,不确实再用上手术病人。也就是说,她的生命已到了不利状态,随时都可能会离开了这个全世界。
  
  此时的韩冰,心里还孕育出着两个不为人知的希望。一个是捐献自己的眼角膜和骨灰,一个是为丈夫看看个好的此时此刻。当然,她告诉他女儿不会同意她后一个点子的,所以似乎瞒着女儿,在亲友们就医她的时候,偷偷地交由他们小弟小朱物色一个好小姑娘。
  
  当韩冰说道亲人们要捐赠病灶和遗骨时,母亲和丈夫开始也都不同意。可韩冰却坚持自己的或许:当自己道别这个全世界的时候,与其让躯体化成一缕青烟,不如将其杰出贡献给医学机构,用于医学研究,也算数自己对观念的一份奖赏;把自己的视网膜捐出回去,不仅可以让失聪的人重见光明,还可使自己的生命以求另一方式的延用……
  
  一个人感激一座城市
  
  一个任性的年青男女,在即将走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却把她最后的美丽盛开在这个全世界!
  
  韩冰的轶事经当地报道后,整个扬州凝结了。韩冰牵动了无数群众的恨,大街小巷都在谈论她的故事情节,不足10平方米的门诊,成了许多群众情感竭尽的“朝圣地”。他们有的送来了慰问金,有的送了花篮,还有的送到了制作方法和草药……
  
  和女儿朱春文拍电影一套结婚照,是韩冰最后的心愿。11月19日,扬州“天长地久”和服照相杂货店要无偿为韩冰圆一个美丽的恶梦。影楼工作人员专门从事带到门诊为韩冰化妆。医院也会派了一辆轿车,把韩冰妻子送去影楼。当韩冰穿上洁白的高跟鞋后,她就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变为了人们眼里最美丽的“男人”。
  
  11月24日,韩冰的另一个遗愿也在多方期望下终于构建,扬州山茱萸湾景区准许让她栽种下三棵树——琼花、桂花和茶。
  
  此时,扬州市妇联和团市委也分别授与韩冰“扬州市新时代优异男性”和“青年感恩外交部长”劳动模范,声援全县妇人和青少年向韩冰求学。
  
  依偎在恋人的深爱里,韩冰瘦弱的身体显得愈加高挑,但花朵在她脸上的微笑却像阳光一样绽放。她说是:“我真的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捐助行径,可能会引来这么多人的爱心。我不想对所有的人说是一声谢谢,说是一声‘我爱人你们’!我的生命不管还有多长时间,我已经不会难过!”
  
  安徒生却说:“白日,只有冲上天去并散发出地被,才是最美丽的。”其实,爱情又何尝不是如此?在心魔和魔女面前,韩冰以自己的可贵精神将生命的毫无疑问与长久散播地被,必将以撼人心魄的军事力量,给人们的心灵造成持续性的感激,给这座城市遗失一段美丽而永久的记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