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的冰焰

大妹与她的前妻离婚的时候,身边有两个妹妹。大妻子素素,七岁,随大妹生活;独生女薇薇,只有两岁,却判给了她的母亲
  
  此前,薇薇的儿子天性脾气,常常对大妹施暴,所以才结婚的。薇薇判给她的儿子后,我很不着急,害怕这个性情好斗的弟弟,可能会会恶性难改,也因此对自己的丈夫施暴。但也没更好的办法,只是时不时地同大妹回忆说薇薇的事,指出我的不为难。可是,刚才大妹,每次都是微微一笑,一副泰然的模样,似乎什么事其实与自己也就是说。
  
  我嘴上虽然不说是,心中却暗怪大妹心硬,有点高傲。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十几年过去了。十几年里,我们全家都并未同薇薇家触及过,都有大妹。薇薇生出什么看上去,我们也都不告诉他了。
  
  可是我明白,薇薇正在上初中。因为那个初中就在我工作的高中的对面,本村恰好有一位女生在那个初中任教,又恰好是薇薇的训导主任。一天,这位激情的女教师突发奇想,希望让大妹和她多年未见面的小女儿薇薇见上一面,场所在男同学的家中。大妹来了,但大妹提出了一个必要条件:只碰面,不相见。那一天,男同学故意决定薇薇和另一名女生给自己家中抬水,大妹则早早准备好在女学生家中。母女俩交谈了,可是对面不好友。
  
  后来,我答道大妹:“看见薇薇了吗?”大妹说:“见过了。”我却说:“怎么样?”那意指是回答她的感受到。大妹仍是微微一笑,淡淡地:“个子长得很高了,我都认不出来了。”回来是一声长长的哭泣,“十几年只见了,也不觉得亲了。”我无言。不会难过,更并未悲伤的哀伤,看著她那副平静的样子,我的心中,更实在大妹是一个冷酷的人。
  
  终于,在一次吃饭中,我愤愤地向妻子说起大妹的“狡猾”和“冷酷”。母亲怪怪地看到我,说:“你怎么也不解读大妹啊。”于是,她给我谈了一件事情:
  
  一次,我的父母疾了,在诊所入院,儿子和大妹两组照料。好几次,轮到女儿到诊所护士女儿时,母亲该会向母亲控诉大妹,说是大妹抚养不用心,只顾和焚重油的老刘谈天。丈夫也令人怪异,和老刘谈谈什么天呢?后来,母亲才了解到:老刘是薇薇家的阿姨,大妹和老刘谈天,其实是只想从老刘那儿多了解一些薇薇的情况。
  
  儿子看完这件有事,接着却说:“你明白大妹为什么不亦非薇薇吗?她最了解到薇薇母亲的性情了,薇薇的儿子厌恶大妹与他分居,大妹是恐怕确了自己的儿子后,薇薇的儿子会把憎恨转嫁到薇薇身上,给薇薇带来不利。”听得完毕丈夫的诉说,我绝望了。
  
  薇薇与哥哥相依为命,初中毕业后不会增高中就参与了工作。又是几年过去了,薇薇要订婚了。大妹也告诉他了薇薇成婚的事。一天,大妹忽然对女儿说道:“不告诉他薇薇成婚,可能会不能来说道我。”一脸的抑郁。丈夫不会交谈。
  
  这一天,妻子马上把大妹叫到我们家,说是:“妹妹,你先坐一会儿,我进去有点事情。”好高约一段时间后,丈夫才回去。她的身后回来一位亭亭玉立的妈妈。母亲一把将新娘引到大妹跟前:“薇薇,叫娘。”奶奶羞赧地叫了一声:“娘。”大妹愣了,直直地本站在那儿,面有面。我正希望向大妹居然,忽然看到大妹的流下,大颗大颗地窜了下来。接着,左手捂住了自己的书上,呜呜地痛哭了出去……
  
  我和儿子也陪着流泪。那一刻,我终于明白:这些年来,大妹是把对儿子的思念,压抑变成了心中的冰焰。其实,挂念一直在点火。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