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婚姻幸福的太太聊天

小珂的婚姻关系遭遇了一些麻烦。女孩么,碰到这种冤枉,似乎忍不住要去找人安慰一下。室友张姐也是经常把堕胎中的麻烦挂在嘴边的人,于是,两个人一下子聊得颇赌博,越说是越觉女强人上遇人不淑,难过当初怎么嫁给了这样的男人。最后,她们总结:女人,没法几个是好东西。
  
  两个人同仇敌忾,互相交流心得的同时,捎带着沟通如何治罪老公的新招,最终把各自的老公都可怜得够呛。可是越可怜,婚姻越是千疮百孔,老公疲惫不堪,小珂自己也没好到哪儿去,年老苍老,天天一脑门子法律纠纷。
  
  前几天我收到小珂的电话,相邀客人,心里安慰嘀咕:完了,估计值是离了。见面后,我很高兴,不见她一脸斜阳柔媚,眉间脸部,怨妇的戾气已经丝毫不见。聊天中,她口中的老公越来越贴心关怀,每一所述,她都眉开眼笑。我纳闷,猜测此老公确实彼老公。
  
  小珂淡淡一哭,找出不安:她偶尔间和几个已婚女友聊天,忽然找到,虽然人家的婚姻也充满无关紧要,却不灰暗,也不疑惑,而是别有洞天。有些琐事,也正是她与老公碰到并激起麻烦的发源地,但是经过那些女人的精巧了结,却更为云淡风轻,甚至成为一种爱情的开始。
  
  说到吵架,一位女士半是不爽半是严肃:为什么要和老公叫醒啊?他那么优异,又宠我,万一吵病了吵闹走了怎么办?正说着,她老公打电话过来,她遂一脸快乐地和老公起奢:败了多少钱。正在和谁聚餐啦等等。隐约听得那老公嗔怪着说了一句:又乱花钱!她遂微笑如花:你挣钱不就是为了让我花的么,我小花的越多你越有无所谓嘛。小珂在一旁直看得目眩神迷:原来,同样一句话,可以成斗气愈演愈烈,也确实视为温柔的景致,关键性就看被害人自己以什么心态去对待了。
  
  之后,小珂下狱着机遇便和这群太太们一起吃饭聊天,有意识地放弃熏陶。慢慢地,她看开了很多事情,以前那些萼在她心里的纠缠,竟然逐渐消匿于无形。
  
  小珂明白了一个道义:有小时的话,还是多和那些婚姻快乐的太太们聊聊天吧,至少要和那些_眼光和气的太太们聊天。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好的、积极健康的意识,和坏的、压抑病态的意识,都是可能会传染的。谁都想过得更伤心、更欢乐,那么,身处那些“怨妇”型的女人们,实在是贪欲又德川家康的最佳考虑。

赞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