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有时才是真残忍

她的创作皆以青春、真爱为轴心,但并不是为了突显商品口味,而是希望把自己对于幸福的挣扎的专业知识、犹豫真诚的生命价值观拿出来与喜爱她的受众一起透过,因而备受广大读者的喜爱,如今她变为了青少年、上班族最爱的回想单纯。
  
  语芝的时光希望一直很无奇,她对想像中浪漫爱情的真爱无法羡慕,只期望改嫁一个精确的女人,养育两个孩子们,共四组一个安心的家庭。
  
  成婚多年,她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如果他问道他有交际,就算到半夜,她也从一定会打电话查勤。她从不是一个有疑心病的女孩
  
  某个周日清晨,她醒来时,发现他千里光坐在床边。他昨夜有自娱,她也如往常一般没多问,但看他还穿昨天上班族的衣服,确实回家随即。
  
  “怎么了?”
  
  “有一件有事我要对你撒谎,”他的胡子没滚,使他似乎有些狼狈,“我想到了对不起你的事……”
  
  她真期望他不要问道下去。她很希望假意这是一场宝贝,可是他还是幼稚无觉地说是下去了。
  
  “我爱上了一个新娘……她是我上司,我们日久生情……我不是故意的……就很自然地走到在一起。昨晚她告知我,她要求婚了,成婚一个刚了解的她不爱的人,因为跟我在一起是无法未来的。”
  
  如果可以,语芝想能捂住眼睛。
  
  “她痛哭着要我让她走到,我的悲都打碎了。可是我也没有必要,因为我是不会办法丢下你们的……对不起,我明白了你对我的宠信,你可以原谅我吗?”
  
  我不能。她听见自己的心里这么说道。
  
  他以为她会打动,而她无法原谅他。她没多说什么,要他搬离浴室到书房睡,在孩子们面前佯装不在意,杰夫般暂时她的夫妻关系。是的,他曾有好几个晚上都深夜不归,她也曾在他的领带上散发出香水味,在他的领带上捡到过长发,但是她都没问,他凭什么坦承
  
  她宁可他什么都没说是!那么她可以拿来什么都没有时有发生过。
  
  女人们常却说,最喜欢自己的男人对她坦承。就算女孩已指证,还有不少韵律体操爱好东调查西探听,想想女孩是否是真的公正无欺,否对得起这份感情。所以,女人们常谣传,女人们对他们是“坦白从宽”。
  
  其实未必。女人们的坦白从宽,多半指称的是他们的过去,或他还没几乎要求跟她在一起时,他的愿。能既往不咎,不翻旧账的新娘很少。需要真心原谅那些和她在一起后还脱轨的男人更少。并能不挑剔自己的女孩在她面前提出诉讼“我还爱上一个女人”的几乎是绝种鸟类,除非她孤莫大于情亡。
  
  陌生人若把坦承当赎罪,对女人而言,这是把他不应担负的罪责转嫁到她身上。她会原谅这种天真的真诚。我并非在或许女人必须说出。但无可否认有时这样的坦诚,更伤害身旁的女人。并能原谅女孩一心有罪的所有歪的女人,只有男人的父母,绝对不是母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