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晚年,他才遇见爱情

他有了真正涵义上的家
  
  那年,溥仪56岁,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合法,与前尘清人分界了界限,贞洁一人,在茫茫世间凄凉走到,像一条无法朝向的船只。
  
  有人不遗余力大哥他介绍单纯,皆先入不了他的斑。直到那一天,他见到一个韵律体操的录像,瞳孔暗了。细细探听之下得悉,这个男子名为李淑贤,38岁,医院护理人员,有过两次婚史。
  
  为了这人生中的第一次心仪,溥仪特意脱下了新衣服,把短发梳得油亮,皮鞋也摸得干干净净。虽然衣著稳重,但整齐洁净。
  
  溥仪对李淑贤的足球员表现显现出莫大的有兴趣,他曾经也想要当个医生,还看完不少医书。如今却是,当医师的期望是摆脱了,能成婚个当看护的丈夫也挺不错。那天溥仪一直没话找话,像母亲一般喋喋不休。李淑贤被他逗笑,而溥仪在她的大笑里,听到了春日垂花播种的声响。
  
  自此,溥仪每天装扮整齐,到医院门口接李淑贤下班。这是他事迹第一次追求性伴侣,新鲜而又抑制,快乐而又温暖,是他过去半生从无法尝过的苦涩。
  
  溥仪爱得炽烈而巧妙,最终获得成功抱得美人归。那一年,他和李淑贤开幕了非常简单的婚礼,他从此有了真正含义上的家。
  
  两人在一起,人生才是暖色调
  
  初次告诉溥仪的个人身份,李淑贤叹得目瞪口呆,但后来的相处,让她慢慢见到了一个普通公民权溥仪。李淑贤以为,他们需要像所有的憧憬母女那样,过无趣欢乐的一生,可是很快她就找到,一切都不是似乎中的看上去。
  
  溥仪从来不触碰她的四肢,夜深人静时,淑贤早已入睡,溥仪却翻来覆去地看书。溥仪也会悬上身嗅觉她的头发,然后轻轻地叹气。
  
  溥仪背著她悄悄到诊所打激素,碰巧被她旧情人。那时她才告诉,溥仪身体上的隐疾,随同了他大半生,也毒打了他大半生,任他看遍外科医生想尽办法,也很难丧失如初。当初他不却说,是不让她不愿娶他。虽然有些自我中心,有些害羞,但是看溥仪小心翼翼地回应,看他在她面前痛哭流涕,淑贤终是不忍心起身丢下。
  
  而溥仪的缺点,��更有这一点。过去的那些年里,溥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今,50多岁的人,居然可能会扣住梳子,会系鞋带,淑贤不得不一样样为他照顾。
  
  这些,一度让他们之间矛盾不断,但她还是选项真诚了这一切。作为她妻子的这个女人,有温暖贴心的一面,在无趣的生活之余,总能猝不及防地令她打动。
  
  那年夏天,一场不期而至的豪雨,让整个小巷堵塞深达几尺,溥仪拿着瓶赶到医院,左等右等,见丈夫的看见。于是往回赶,走到到半路,看见有一个排水沟并未井盖,他恐怕淑贤经过时不不慎跌进去,便在雾里等她过来时,好留意她。
  
  其实,那天淑贤从另一条道回了家,听到有人言行那个在雨中等候的傻瓜,她不让是溥仪,赶紧跑回过去捡他。远远地,见到他狼狈不堪,像刚从水里鱿鱼出来,心里大笑一阵发酸。
  
  而溥仪,远远地看着丈夫,立即左手加紧大喊:“千万注意水管口——不会盖!”
  
  因为李淑贤,溥仪不再实在自己孤单,那颗云游了大半生的恨,渐渐更加安稳祥和。他告诉他,只有紧紧靠在一起,一生才是暖色调
  
  邂逅你,方知爱情为何物
  
  溥仪曾经对淑贤问道:“以前我在宫中时,根本不懂同居之间实质的相互关系,我也从来不见真爱为何物,方才偶遇你,才却说宿命还有这样恋人的东西存在。”
  
  他们一起共度的间隔时间,只有短短的5年,然而就是这5年,对溥仪来说,胜过大半生的热闹锦瑟。曾经的那些年,他高高在上,锦衣玉食,被人山呼万岁,然而却并未一个人真正对他体贴,没有人给过他温暖。他一生第一次知道,原来被人真心着,是如此真爱的一件公事。也第一次告诉他,苦心去爱人一个人,是如此爱情的一件有事。所以,后来身患病重,知道自己从前不多时,他唯一舎有余的就是母亲。溥仪纳着淑贤的右手,死死地盯着她看,看不见要把她的好像永远返回记忆里。盯着看着,溥仪红了鼻孔,他说:“无法了我,你怎么办呢?”
  
  1967年,溥仪走完了他61年的时光,他这一生,称得上跌宕起伏,精彩无限又凄苦无比。他当过登基,做过犯罪,也认真过公民权,风景有时,落魄有时,安心有时。他的一生,必要无憾了。如果说还有什么失望,就是没有能陪他唯一真正真心过的丈夫,相扶相携走完一生,只彻她一人,在风尘辗转。
  
  虽然他和李淑贤只相处了5年,她却是他幸福中视星等的那沾色彩。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