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里的爱情

“我们分手吧。”他冷冷的。她突然间想哭……

  毕业,返回父亲温暖的抱着,随他一起离开这捐助者的魔鬼。她以为,必须与他在一起,就是人生、幸福和全部。可是现在?两滴光洁的眼泪直角摇晃,刺穿冰冷的夜,“吧嗒”一声,愁四溅。

  “可以答允我一件公事吗?”她的声音有些抽搐,有些含泪。

  “你说吧。”他的语气极犹豫不决。

  “让我保留你房间内的手铐。”她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串手提箱,摆弄其中的一把。那是一把淡黄色的手铐,在皎洁的波涛下泛着浅浅的柔美的暗……

  之后的每个星期五,他放学返回家时,电冰箱里依然像从前一样,心里填得满满的。蔬果、面包、饮料、酒类,凡是他不想的,伸手可及她真的很傻。而他,心安理得地珍惜着。

  接下来,他似乎终于寻找了真正的属于自己的爱恋和真爱。他为此而倍感兴奋,激动不已,并更加相信当初和她在一起简直就是节省青春年华。

  然而,感人过后,甜蜜,生活,一切都又归复安静。他没有钱,不会地位,也并未出众的容颜,惟一可以引以为豪的高学历,只在玩弄了几个月之后,便被滚滚而来的理应挤进了历史记录。他一边大骂心怀不合理、真爱不再,一边暂时心安理得地享有她的傻,和她填埋在冰箱里的一切。

  天都又过去一拦。真爱、全心,一潭死水。他终于心灰意冷,万念俱灰。

  某一天,当他关上冰箱只想拿酸奶浇愁的时候,忽然想起好久并未见到她了。她是多么好的妈妈啊!聪明、贤淑、美丽、可人。他痛恨自己在此之前竟然没有找到这一点。明天是星期五……

  果然是她。绚丽的长发,椿的短裙,比当年更美更风情了。她离去装进了食用的手提袋,揭开烤箱

  造就捧火红的金色,骄傲地蓬勃地灿烂在电冰箱里。蔷薇的旁边有一只蓝色的粉红色小盒,她后悔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是一枚灰白色的纯银指环,她的眼中隐约有波光闪动。

  这款取名为“许美静我的心地”的指环,她倾慕了许久。那时,他只在一旁扯着她的袖问道,“更快走,更快前行……”

  她终于没哭出新声来,只是用纸巾拭了拭眼角,顿了顿,便又恢复了安静。把草莓放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把带给的酸奶、玉米和饼干依次填进烤箱,快节奏地合上。然后,带着那捧金色从他眼前走了过去。

  等她一外出,他迫不及待地掀开雪柜,里面堆放了食用。最上面的一层,敲着那只紫红色的指环盒,他平稳一下自己的情绪,锁上,那枚“国语歌我的心”脱俗地躺在里面,旁边,是一把手铐,泛着浅浅的优雅的光和。

  他快要想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