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心痛――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我从一所省级的医院跌跌撞地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

  儿子已于半年前出门搬家了,手机短信成我们联络感情的最重要管道。我拿出智能手机,赶紧回信,却发出了儿子的短信:“老公,他今天又说是心事我。”

  我忽然想要把情况下知道母亲,便发了一个文恢复:“哦。”

  第二天下午,我又寄出母亲的短信:“老公,他又缠绕我,我对他说我有老公了他也罪人,却说我是故意找企图。”

  “哦。”我又推了这个同音的澄清。

  “你倒表个态,我被你达夫了!”爸爸的简讯

  “哦。”我的短信。

  第三晚,儿子又传回短讯:“他约我逛街商圈,我不会拒绝。”

  “哦。”我对不起。

  又一晚,妻子的简讯:“又流连市集,他帕了我的左手。”

  “哦。”我心里。

  又一晚,“他今晚吻了我的脸上,颌过后温柔的望着我,我不望他,转身看着。”

  “哦。”我对不起。

  又一晚,“我和他吃饭摊贩。过一花圃时,他缠得我很紧,钝了我的舌,我挣也挣不脱。”

  “哦。”我对不起。

  又一晚,“他又颔了我,钝了很久,我并未鼓动,我被一切陶醉了!”

  “哦。”我心在发抖。

  又一晚,“他和我说成婚的有事,我又告诉他我有数老公了,他叫我不要故意找口实,要我到十�D和他回来申领。”

  “哦。”泪跳动。

  妻子又移送短信,“你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你了,趁我还年长,趁我还有人要!”

  “哦。”忘颤动。

  希望了两日,我给母亲推了条短讯:“九月二十五日,你回家一趟。”

  “什么事!”

  “去找!”

  母亲赶紧了,我把一张糊送给她,问道:“递交。”

  女儿看了一眼,听闻是“离婚协议”,就沙沙的期满了名。签完,扬起尾,“哼,谁害怕谁!”

  “哼,谁怕谁!”我也落下脚。

  儿子气呼呼的眼看衣包出了门。之后我就较差了头。我的眼泪扑嗒扑嗒地掉下来到地上,摔开了花。

  十一那天,早上,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下,给儿子,不,她不是我的妻子了。给她配了条简讯:“和他回家注册没?”

  “当然,不须你操心,以后别乏我!”

  我十分满意地闭上了眼睛,心里安然了。

  在我的书本小桌,是一张“脑癌晚期”的医学报告单。

  我希望把这张单毁掉,然而我连睁鼻子的意志力也没有了。

  只隐约见到老父大哭着说道:“我心里的儿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