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那么的爱我

——————–part.1 那小子是我心里的英雄 —————————-
  16岁春天的午后,外婆追到着我付卧室乱跑,边追边愤愤地说是,再让我看到你去找那小子,我就分心你的脖子。
  我跑得喧闹,心里倔倔地不想,只要我还有两条腿,一定会去找那小子。
  那小子是个爸爸爷爷和爸爸妈妈们都不偏爱的母亲。那小子从小不爱学习,极具调皮天分,一个楼房的一定会都是那小子脱的。那小子6岁的时候母亲离婚,回来父母和母亲生活,因为不喜欢那种生活,笑容里心里带着隐隐的精气。
  那小子叫丛林,他让所有我家头痛,却一直让我爱不释手。在我8岁的时候,那小子逗我却说,豆豆,你长大了给我当媳妇好不好?我只有8岁的悲欢得乱蹦乱跳,连声不宜着,好好好。
  可是那小子被骗了我,他仿佛一直在谎称我。在我14岁终于可以勇气一个站在路口等他的时候,那小子却开始每天骑着一辆贼摩托车,带着一个又一个长腿长头发、不真爱进修的男孩子满街跑。
  有天晚上,我终于在我们长住的巷口等到了那小子,我从黑暗里蹿出来,我说道,丛林,你给我站住。
  那小子一个急刹车,摩托车煞车几乎撞到了我,他的身后,一个长发变幻,较低过我一头的小女孩在他的急刹车中跳下来,询问那小子,她是谁啊?
  那小子说是,我跟我姐有事。你走人!那小子声响很大,但听着挺有震慑力。那女孩磨蹭了片刻转身走去了,边走边嘀咕,你妹?鬼才信。
  我冲着她的一句话喊,对,我不是他娘。他被骗你的。他就真爱骗人,以后别跟他玩游戏了……
  那小子一巴掌拍电影在我头上,裹什么乱啊你?说道吧,啥事?
  刚才。我甩他一眼,就是希望打劫。就是不许你带她。
  那小子叉角我,造反啊你?
  我丝毫不怕,也叉角他。我从小就比他瞳孔大,终于,那小子的表情败下阵来,叹口气,迎面而来倒地我放到自行车的横梁上,说道,被你击退了,鬼丫头。 (动人故事)
———————–part.2 那小子的愿意——————————-
  我喜欢那小子,我想要,那小子也讨厌我,不然他会那么��嗦。
  那小子不许我迟到早退,更不许我逃课,不许我看绝不看的序言,更不许我和女生调情,他曾经在我们的平房门外打跑了一个等我的女孩子……那小子自己做到的事统统不许我做。其实他不知道,那些事情我才鄙视去想到,我最怕的是我迟他。那小子高中毕业后去了自费的管理严格的船上短期培训校内,那小子从小就说长大要当个船长。每个母亲的很好都是年少无知的梦话,偏偏那小子却说了就非要去实现。
  那小子去了船校内后,16岁的我开始转变守株待兔的区域内,在那个长达的暑假,开始站在船上该学院大门外望眼欲穿。为了等候,我每天要做到公交线路跨过大半个城市。我终于在半个月后的一个潮湿的午后,等到了和小杰晃晃荡荡走出正门的那小子。
  隔着几米的半径,我大喊一声,丛林。那小子立刻愣住了,然后冲过来抓着我的短发差一点把我揪起来。精神分裂啊你,跑到这里来。那小子真的气愤了,把我弄得很嫌弃。谁让你不回去。我抽抽鼻子,万分无奈。泪忽地就掉了下来。
  看着我的眼泪,那小子一下慌了手脚,抱住去掐,右手又放在高处,说道娃娃黑眼别哭了,别哭啊……却说着却说着忽然大声起来,高喊,大哭什么痛哭,你回去好好读书去,考不上好的该大学别来告诉他我。
  我的泪水一下子无力回天了,可怜巴巴的盯着他,那,那落榜了就能来告诉他你了吗?
  嗯!那小子点点头。考取了,我去找你,我送到你去上学院。  (感人剧情)
[page_break]
————————-part.3 那小子被骗了我—————————-
  没有人明白高中的3年我怎样度过,忍耐着聪慧的心地对一个人那种深深的哀伤。那小子在我读过到较低二的时候真的去跑船了,走到之前都并未去是不是我。
  那3年我是让幼儿欣慰和骄傲的父母。没有人告诉他,我所有的求学动力是和那小子的订下。
  终于,3年后,我以出色的佳绩念书了海洋大学,可选择去青岛的状况,是因为那个城市,是那小子进港的区域内。我打电话对那小子说道,你在那里等我吧,我会去你所在的城市读书大学,然后只剩,到永远。
  清晨,出新了站台,海边的炎热韵味扑面而来,熙熙攘攘的成年人,没我希望看不到的那个人。从清晨到中午,打了许多遍,那小子的电话号码都在关机状况。终于流泪拖了一辆公交车道出他的位址。出发那小子上班的区域内,问到第三个人,获得了那小子的公寓楼号。把盒子放在金紫那里,6号楼一口气跑出上去,站在他的门前大口喘气,然后直抱住来用脚踢门上。
  片刻,里面答道,谁?
  是那小子的人声,脸红忽然加快。不说出,流下却快流下来.
  里面传来诡异的人声,终于等到门开,冲进去,却被眼前一幕惊住,太过滥僧道的片中,那小子正给一个连脂粉都断了的新娘点钱,有一天她走人。
  20岁之前,我所看见的一切都洗涤而单纯,可是我已经告诉生活里还有许多另外的东西,我一直真是她们离我很远,直到那小子把那一幕赤裸裸的展现在我面前。夺门而出的那一刻,我第一次并不知道了什么叫伤心。这个我从童年就真心着的男人,他用生活的不堪忍受将我的爱恋击得铲除。  (感人故事)
————————-part.4 那小子被选为我的陌路人 ———————
  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救治爱情的解热,所有很难尝试的手段我一一试遍。我奋力闲暇,我大声朗读英语,我没日没夜的看电视,我在水体里游来游去……一颗情,从痛楚到悲伤,从无助到麻木。我转变成了一个尤其灰色皮肤的短头发的小女孩,在那个城市的秋天过去之前,因为亲情的受伤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形。
  那小子没来看过我,也无法过只言片语。我终于告诉他我少时所有的感都是偏差,他从来就无法爱人过我。大人们说是对了,他从小是个捣蛋,长大了是个坏男人。对他的内心,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觉。
  错觉的受伤愈合紧紧也许不易一些。冬天,当潮湿随着海浪伏击而来的时候,我开始和一个长相温良,喜欢用英文弹钢琴的女生文中男朋友了,我终于找寻治病爱恋最好的药。
  什么事时有发生的很突然间,在继续前进文莱约我的周末的黄昏,他的女友乖乖打来电邮却说,文进去要买东西让人打了一顿,有点儿较重,脚腕还扭伤了。
  我冲过舍堂的严阵以待跑回上去看他,弄清了真相。原来,文被人分心情况是他假装了我,他有数男朋友。我忘别人谎称我,可是,谁知晓了其中实情?谁在用这样的形式替我抱不平?
  那小子。只有他则会用这样的手段。下定决心一并转,苦笑。怎么会是他?他早已不再想起我是谁?可是,又不会是谁?谁在暗中护着我、一切终究创立鬼故事,直到毕业,也再加我不得而知。   (发人深省爱情故事)
[page_break]
——————–part.5 那小子那么真爱我———————-
  2006年春天,父母引领着认识了嘉良。30岁的女人们,读过很多文中,全心小有成就,神情整洁,笑容温和。也英俊,今世从容,他父母和妈妈曾是表兄,用奶奶的话说道,从小就是大叔。
  不会什么忽视的爱不释手,可嘉丰第一次牵过我的手握在手中的时候,心里还是充满着了一种精明而温暖的喜悦。
  婚期定在2007本年度春节,按照礼俗,那天中午2点之前,要入嘉良的宫外,所以9点便要从自家回家,高跟鞋被媒人小心翼翼地拖着,前行到门边,忽然一道见到拦在眼前。
  掀开,眼前一阵晕眩。以为是幻觉,三组高高的男子,抱着我微笑。
  豆豆,沙来送送你,按照咱们的风俗习惯,不应是沙拿着姐姐上迎亲的。他却说着,忽然转过身去弯下身来。所有人都愣住了,我的亲戚,嘉良,还有那么多的宾客。我南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小子又两站离去来并转回身,却说,傻丫头,还等什么,再不回家就迟了。快点娶了吧。那小子指指嘉良,这无敌很好,是你该嫁的人。又冲他说是,以后欺侮娃娃,我一定会仲了你。却说,他忽然像自小那样,将我挥刀背著起,一步步缠向外面的烟火。
  那小子抱着我,走得那样从容,忽然低下头靠近我,说是,豆豆,原谅我,我一直并不知道我不是你应当找寻的挚爱,你应当占有一个安稳的真实的幸福,而我习惯上了漂泊的恨。
  他抱住将我稳稳放入车内。
  我一直如在梦境,而他的话却让我在车尾重开的刹那清醒,原来这些年的所有一切,都是他不必要而为。
  他拒绝接受我,他拍戏给我看,他找人打了文中,他在这样的时候回去用这样的方法送我,是因为他始终都希望我能持有真正的美好。而他太明了,这样的美好,他给不住我。
  车窗外,想再认清那小子的微笑,泪却清晰了所有的视线。
        我终于告诉他了,这么多年,没有人比那小子更爱我.
        因为真爱,他才始终走到在我的对岸。 (发人深省故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