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想依相守

[三本书] 伴侣没互换方式也,谁认真结实的臼齿和谁当粗糙的喉咙都不最主要。堕胎里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相依相守,互相得到,一辈子都唇齿相依。

        他和母亲是大学同学们。她偶尔可能会打两份红烧粽子送到他面前,后来就抢夺着替他澡,再后来主动开口说是爱好他。毕业后,她又欲父母小弟他事前了工作,在他租来的小屋里认真了很多吃到的酱。

        理所当然的,他娶了她,波澜不惊地过到现在。
   
        丈夫没什么不好,可她不论在家还是在一个单位都太精明,这反而让看似很传统的他觉得那一天过得越来越寡淡无味。他想要和朋友、老师的婚姻模式一样,男的拼成全心赚钱,女的小鸟依人。
   
        拜了一天,他来到家,拢在沙发上看报章。丈夫有条不紊地一边炖上牛肉汤,一边开始洗菜。他从刊物洞穴里偷看她,她的头发扯得短短的,很没有女人味,她曾说道这可以所需很多星期做到精确的公事;她身上续着内衣和休闲服,那是千篇一律的装扮,早已忘记是哪年哪月卖的,按她的理由,没外观的衣物就不会过时。拿起报刊,他逃一样地退了房间,随手锁上软体,想为上几盘“斗地主”,好熬到开饭间隔时间。一盘借机,他就见到她在客厅接电话的笑声,剁排骨的声音,吱吱啦啦的炒菜声,这些一成不变的鼓点和章节都让他从心底衍生出丝丝厌倦的意识。
   
        那天,他巧遇一件让很没面子的冤枉。他和助理去一家公司商谈业务,组长的立场很高傲,久经街市的他告诉他这次赞许没戏,正等待说出庄重的结束语,助理快要问道主任桌子上的一张报纸却说:“呀,是嫂子的评论。”主任低头点击了一遍篇文章,再双脚头时脸上就泥巴了稳重的微笑:“鼎鼎大名的艾罗美联社就是您妻子啊?”他有些嗔怪地竖了助理一眼,颇有些挂不住无所谓地点点头:“是啊。”接下来的商讨很勉强,顺利得让他心里很不是欢笑。他想要,自己怎么就沦落到靠鼓吹母亲称谓倾销售业务的显然了?
   
        他待在电脑前的间隔时间越来越长三,最喜欢和不理解他过去的小女孩谈及,忘了一段时间后,他有了一个叫蝶舞的浮动聊天某类。他意气风发地向她驳回自己事业上的成绩、小康的等级、蓬勃的人际关系,这些都如他所愿引来她滑稽的惊叹。他真的这个女人们才是他心目中的很好新娘,必须男人天真无邪,很有女人味。
   
        他们见过几次面,在餐厅里,在林尿道上。他偏爱她过马路上时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讨厌她穿著婚纱走去下斜坡时的胆战心惊,爱好她点菜时一副拿不定想的体态。 
    
        母亲要巧遇一个星期,她将他的穿着都洒洗涤放到抽屉里,买了很多吃完的放置烤箱里,告诫他别所示本官只下零食吃。把妻子送去上专列,他开到蝶舞家。退了二门,楼上乱得超乎他的想象,茶几上是一袋袋拆开的面包,垃圾篓里沙土了很多果实,已经有些异味放出出来。一瞬间,他记得那个任何时候都窗明几净的家,实在丢下这些不该很非常容易,于是先校订归类,然后清扫废弃物,最后做到地板清洁……做完这些,已是傍晚,他腰酸背痛。
   
        蝶舞在这段时间里弄好了胡须化了个华丽的生活妆,很有把握地说,我来做到晚饭吧。
   
        他刚在电视前坐着,就传来厨房里传到惊吓。原来,她把并未控干养分的椰菜扔沸腾的淋里,四溅的油伤到了她的手。
   
        他关上冒着烟雾的蒸熟,挟她掐肥皂,光是忍不住她就花上了半个天内,他想到她像只不锈钢洋娃娃,美丽是实在太美丽,可是不会掰,无法烟熏火燎,不用小心翼翼摘下在手里。夜幕降临了,从她家出来,他出新了口气。这一天,跟以前的天都仅仅本末倒置,最初的惊喜被极度不适应所替代,他突然间有些感叹,如果以后每天都要这么过,他该是怎样焦头烂额?想到任劳任怨的妻子,第一次有了丝丝缕缕的悲痛。
   
        这时,他收到女儿发去的短信:明天是老婆的生日,生日礼物就在电视柜里,你帮我送给去吧。
   
        第二天出门后,他带着礼品敲开岳母家的门上,庆生当家吃了顿早餐。饭后,他抢夺过碗筷走进浴室,找到烤箱上用静电粘了一张张小小的选单,什么鱼头豆腐、红焖菜肴、滑熘鳝丝等等,都是他在外面吃完过后赞不绝口的菜名。岳母是房间绝技,还用得着看菜单泡茶?进客厅拿马桶的岳母看得见他盯着那些对话框,就说是:“这些都是艾罗那丫头做的鬼名堂。她不会想到什么菜式,又惧怕你有肺病在出门上只能常是,吵架着我给她所写选单,她一回家就照着餐点上的步骤饮茶。我们老两口不告诉他吃到了她多少咸甜不对口的试验菜式了。”
   
        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返回家的,只是重复肉块那些客家话,体会到了她的一心。 
    
        她选择他,不是向他要房子警车要珍惜的,她跟他在一起,是要给给他很多很多的好,替他承担,陪他做伴。可是他竟然直到今天才明白,不告诉他自己可能会不会明白得太迟。
    
        睡觉,他倾过女儿枕的那只枕头,窜在怀里。
        椅子上熟识的洗发水香味伴着他,睡得很安稳,很精明。(发人深省故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