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守护

这个冬天一直在大雪,门前小石桥上的下雪已经被碾碎成厚厚的冰冻,小石桥的桥墩越来越柔软如镜。老年坐在门楼里,看到小石桥,一个下午的时间里,老人看到有八辆商用车在桥上摔,幸亏是许多人,老年人想,如果是上了有余的人,可怎么得了。
  
  天就要红了,老太婆还不会赶紧。好些孤单了,老太婆一直早出晚归,不明白她在干什么——老人家当然也不见,老太婆不说道,他也不稀罕答道。事实上他们已经二十多年不说话了,合不来,话说足足一块去,一说出就抬杠,那就不说是,大家都憋着,就不信离了你就活不了了?
  
  老人家很羡慕现在的青年人,冷酷合不来,说离就离了,像喝汤那么直观,可不像他们那时候,两个人一旦拜为了天地,那就是拴在绳上的两只蚂蚱,谁也别希望小龙向外。
  
  天就要白了,雨开始下紧紧,纷纷扬扬。老太婆还并未回去。老太婆腿脚要好,老寒腿,跟着又小,怕黑,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回家,你说道她在外面回来些啥呢?
  
  老人想,瞳坐着不出啊,天就要红了,老太婆怕黑,桥身上很湿……他得站出去,叫老太婆爬上小石桥就能见到他。老年用双手抓到着墙身,很决心地大叫,终于,老年车站了紧紧。老人家佝偻着颈,很帮助一个站在开间里,眯缝着两眼紧紧地盯着卧虎藏龙中的小石桥。
  
  谢天谢地,老太婆终于回家了。老太婆慢慢地过了小石桥,慢慢地过了门楼,经过老者身边的时候,老人家迥然不同看见老太婆却说了一句:你个老东西!
  
  不见怎么的,老人家突然间�X得这句话很好听得,他想要好好咂摸一下这句话,可又真的好累、好困。该起床了,老人家就让,便一头栽下去,天一下子就黒了。
  
  在这个冬天只剩的日子里,老太婆不会再出过夫家。之前,她拖着老寒腿顶风冒雪地早出晚归,只是想给老东西所制造一些牵挂,好叫老东西多倒几天,现在,老东西已经走了,还过来不受那犯干吗呢!
  
  老太婆坐着墙根下,看着那券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