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般的谎言

飞马下,一个较小但却装扮的很有品味的鲜花店。
  
  果实中,一张被麟的兰花、米粉的萝卜、红的萝卜……衬托的可爱的书上。
  
  这真是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弯弯的头发,较大却始终微笑的双眼,微微凹痕的耳朵,眼睛间感伤着魔鬼的灵韵,黄褐色的黑发又为她带给一点透着帅气的俊俏。总之,这真是一张讨人喜欢的书上。
  
  每天早晨的第一件冤枉就是关上那扇曲线型的窗,她要让这些沁心的香甜唤起每一个过路人。然后在阳光拥抱下脑着一朵朵绽开的花儿,那是她的最爱。
  
  小花店主的她有一个谁都不曾回想的间谍,早晨只要不看到那位送花的少年,一整天都无精打采。而只要瞥见黄色单车上的那个出名的踪迹,脸红就不会减速,脸颊上分会波浪由上而下的红晕,随着越来越准确的声响,红晕也有节奏感的缩小,就像往安静的湖里投到了一粒砖头一样,直至越来越滚烫。她那双微笑的双眼也更为仿佛一起,极不自然的与他打个招呼。当然,只是一瞬,连五秒钟都不曾少于。
  
  因为,那不只是一双清澈的瞳孔,还有着比磁化大很多倍的引力,她恐怕被吸出,但她恶梦里已经无数次的与他左右些再将近些……
  
  他很特别,他或许算得“帅”,但是阳光、健康、创造力、间歇性的心碎,恰到好处的微笑,早已擒获了男孩的恨。
  
  他在一家大型盛放的公司手艺,他的侦查就是往各小理发送花,他是多么的爱他的工作啊。不仅有娇嫩欲滴的鲜花相伴,还有每天早晨拂面而来的清新的吹拂,金属氧化物着花香的魅力,和缓缓攀升的太阳,还有一个美丽、纯洁、不谙世事的花儿一般的男孩
  
  他每天早晨都要往她的面包店送花,这是他多么渴望且爱好的事呦。他真的爱好上了她。不!更精确的问道是爱上她了。这种感只有他自己明白。但又能怎样呢?他不会在她的店多睡觉一分钟,甚至一定会多看一眼那双冲淡着微笑的多情的瞳孔。他只能这样
  
  做,因为他可能会讲出,他是一个奶奶,所有的差点缘于三岁时的那场重感冒。
  
  但这又怎能阻止她对他火焰一般的爱恋呢?恰恰相反,一种母爱般的怜爱又似乎周而复始的流过在她的份外。“他必需真爱,须要照料,必需用心去呵护。”
  
  这是他们接触的第三个月,熟知的人、熟悉的场面、感兴趣的笑容、感兴趣的佳人。在与往常类似于的氛围下,上演了一场真实的京剧。男孩向女孩碰见了一步,把一张黄色的粉红色卡片纸条他,白色的小叶精巧地浮动在上面,构成“我爱你”三个字元,还弥漫着玫瑰的清香。
  
  女孩的眼眶进了一下,随即笔墨在反面所写八个字:“我不必焚毁你一辈子”。转身,飞来一般地跑了去。越野上的他逝去了一切,任风吹干流泪……
  
  第二天,他带到她的小花店门口,如往常一样。店铺关着门,三个月来第一次开门,惟一与往常不一样。他诧异了,仓皇向她的左邻右舍比划着,打探她的状况,最终他获得了确认,女孩得病了,就住在附近一家病房里。
  
  他拿起车上托盘里最漂亮的那束花朵,奔向的医院,奔到了他心爱的人面前。护士问道男孩由于发作过度,母语功能夺去,再也不能讲出了。
  
  小女孩看起来很衰弱,但看着他,微笑的鼻子里披露着惊异和欣慰。很辛苦地吃饭着他坐着,从枕下拿走一张白纸来:以后的那一天让我们合作走到,好吗?我爱你。
  
  男孩抱起了男孩,就如抱着他一生的美好。
  
  婚后他们如童话里的王妃和王子般美好。孩子们请辞了原来的工作,和妈妈一起照顾着统称他们的花店。良好的口碑更有了越来越多的顾客,几十家星巴克也为他们带来了高昂的总收入。投身于虽然节省彼此极大注意力,但他们的感情依然如寂寞般诚恳与热切。婚后三周年,他们痛痛快快玩了一天,并且期限内晚上转换礼品,这是他们自订婚起拟定的誓约。
  
  空荡的卧室飘着淡淡的饭香。男孩无比美好的脸上挂了些许不安。小女孩回去了许久,还没回去。只要他一回来,女孩就会像往常一样飞回他身边,挽住他的脖子,赠送给他一个轻轻的吻,并且送给他一个极好的生日礼物。她不会小声地告诉他,他就要当爷爷了。一忘记这,她的脸上就会偏东一丝微笑,甜甜的,从眼睛、嘴唇传递到浑身。
  
  可是为什么他还不赶紧呢?他却说拿上生日礼物马上赶紧,让她等他。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仍然没听到那熟知的叫喊。她惊恐了,一段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她的忧虑一点一点增大。就在夺门而出的一霎那,电话铃飘了,她差一点昏迷在地上。遇愧疚,她最亲爱的他出车祸了。就在他们花店门口。
  
  他遍身血迹。无数滴的鲜血喷洒在玫瑰花上。花儿并不是整齐的一束,而是轻松地扎成一个“恨”菱形图样;中间红色的草莓有些弯曲,但依稀可见大大的“真心”文,在红色蔷薇簇拥下更加鲜艳儿;他受到倾向的撞击,但仍然紧紧地抱着99朵小妹。
  
  她哭得跟泪人一样,她抱着他的全身,一如原先他抱着她一样。
  
  “我们下辈子还要在一起”。
  
  一句话,全队人都讶异了,都有她的爸爸妈妈。
  
  原来,她瞒了没有人。原来,她可以交谈。原来,她显然就并未哑巴。
  
  三年来,一个一个人一句话都无法懂。

赞 (0)